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廢材逆天四小姐 > 1003-1008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100六章 救治蘇落4

    煉藥室。全文字閱讀

    室內一顆顆璀璨的夜明珠,絢爛而明亮。

    此時,藥香濃郁,清香撲鼻。

    蘇落進去藥鼎之后,容云又放進去三種草藥。

    這三株草藥,在人世間,每一株都價值連城,有價無市的,但是在容云面前,卻僅僅只是一株草藥罷了。

    藥鼎上雕刻著古樸的繁復紋路,看起來古舊而神秘。

    可正是因為這些古老陣紋,才使得蘇落能夠安穩地呆在藥桶里,而不用擔心被煮熟。

    當然,煙霞仙子銘文刻陣方面自然是比不上容云的,她的藥桶,沒有這方面的技能。

    在藥鼎里呆七日,七日后出來,你的身子會有些好轉。容云大師看著蘇落那張臉,臉上有一瞬間的迷離。

    蘇落虛弱地靠在藥鼎壁上,臉上浮現一抹淺淺的笑:勞煩師父費心了,咳咳——s3();

    別多說,運功療傷,這些靈藥最好都吸收了去。容云皺眉,如果有七步含笑花就完美了,可惜……

    他知道煙霞那里有的,可是他走遍一百零八個訓練基地,找遍了地方,卻找不到那株七步含笑花,實在是遺憾。

    就在容云欲離開之際,蘇落卻喊住了他。

    師父說的……可是這朵……

    蘇落身子羸弱,使用一次空間,都要耗費很多的力氣。

    她手一攤開,一朵青綠色的花出現在她的手掌心。

    蘇落的手干瘦的厲害,看上去只有一層皮包骨頭。

    瘦骨嶙峋的她,看了讓人心生憐惜。

    容云的目光自她手腕轉到手掌心。

    咦?此時,他的眼眸瞬間一亮。

    他緊走兩步來到蘇落面前,取過那朵顏色怪異的花,不由地望向蘇落:這花……

    這花就連他都找不到,落丫頭怎么就拿到手上了?

    蘇落咳嗽兩聲,笑容燦爛而得意:煙霞老巫婆追殺我……因為我偷了她的藥箱……咳咳咳……

    蘇落想起當日煙霞老巫婆假寐之際,自己假裝侍女將藥箱盜走之事。

    她越想越覺得好笑。

    容云大師笑了笑,寵溺地揉揉她腦袋:如此最好不過了。這朵七步含笑花你拿著,每隔一個時辰就食用一片花瓣。

    七步含笑花,能夠提純藥物因子。

    現在的蘇落非常虛弱,提純后的藥物因子她才更容易吸收,不然就是囫圇吞棗。

    即使再好的藥材,卻還是會被她浪費個大半。

    但現在好了,有了這株七步含笑花,這個問題就解決了。

    容云苦笑地搖搖頭。

    即使傷成這樣,落丫頭的運氣還是無人能敵的。

    隨便拿出一株花,便是高階靈草。

    容云離開之際,目光瞥向南宮流云。

    南宮流云視若無睹,他走到距離藥鼎一丈之遠的地方,盤膝而坐,開始修煉。

    容云點點頭,轉身離去。

    有南宮流云在邊上照顧,他也放心地多。

    容云離開煉藥師,身形便消失在原地。

    沒人知道,這位當世唯一的宗師級煉藥師去了何處。

    卻說蘇落這里。

    上次蘇落被關在藥鼎里煮,那情況實在是驚心動魄,驚險萬分。

    不過這次,卻完全沒有一點危險。

    此時,蘇落舒服的靠在藥鼎壁上,悠哉的猶如泡溫泉。

    第1007章 木仙府之行1

    蘇落這一泡,就是七天。最新章節閱讀

    七日時間一到,南宮流云準時睜開雙眸。

    門外傳來輕微的腳步聲。

    容云推門進來,見情況沒有脫離他的掌控,便微微頷首。

    蘇落盤膝坐在藥鼎里,進入物我合一的境界中。

    她保持這個姿勢,已經有足足七日之久了。

    在她周身,不斷地有靈力涌動著,竄動著,一時間,靈氣四溢。

    蘇落的身體雖然嚴重受損,但她的靈魂卻在不斷地修煉。

    也正因為她身體受傷,靈魂剝離后單獨修煉,所以她靈舞步進步的很快。

    可進步的再快也沒用,以她現在的身體,根本承受不住靈舞步的沖擊。

    藥鼎的蓋被容云揭開。

    蘇落緩緩收功,抬眸望去。

    容云那張一慣清冷的容顏此刻含著一抹淺笑,漆黑如墨的眸關切地望著蘇落:把手伸出來。

    蘇落伸手讓師父把脈。

    容云把脈的時候,南宮流云的目光一瞬不瞬地盯著容云的臉,生怕錯過他臉上任何一絲的信息。

    容云臉上神色依舊,半晌后,才略略點頭:還行。

    能讓容云大師說出這兩個字,也是不容易的。

    南宮流云提起來的心略略一松,伸手去抱蘇落。

    蘇落搖搖頭:沒事,我自己來。

    想她也是堂堂六階,難道連路都走不了嗎?

    蘇落扶著銅壁緩緩站起來。

    南宮流云一臉緊張地看著她,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

    不,即使如臨大敵,咱們的晉王殿下也不會如此緊張的。

    蘇落緩緩地站起來,就在幾乎站直的時候——

    忽然,她覺得腿腳松軟,一股無形的壓力自雙腿間傳來。

    蘇落頓時有一種控制不住雙腿的無力感。

    她好不容易站起來的腳直接往下滑去。

    就在蘇落又要坐回藥湯的瞬間,守候子在旁的南宮流云長臂一撈,摟住蘇落那楚楚纖腰。

    在一瞬,濕漉漉的蘇落已經跌到他懷中。

    去洗洗,別著涼了,現在你這身子弱的很。容云看著南宮流云抱著蘇落,微微皺眉。s3();

    看著南宮流云熟稔的把蘇落抱走,容云忽然有一種為人父者看著自家女兒被人搶走的郁悶。

    清洗了一翻之后,蘇落換上干凈的衣裳,被南宮流云珍而重之地放到床上。

    我沒那么弱……因為挪動身子,蘇落有著微微地喘息。

    經過七日的藥浴之后,她的身子比之前確實要好上有些了,至少能夠正常說幾乎話,而不是時時陷入昏迷。

    南宮流云漆黑的眼眸盯著蘇落,就那么深深地凝望著她。

    干嘛?蘇落無辜地眨眨眼。

    此時,她靠在枕墊上,而南宮流云則站在床側,她微微抬眸,疑惑地問著。

    南宮流云忽然上前幾步,頎長的身子子蹲下,就蹲在她身側。

    他的頭,深深埋下,讓人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

    蘇落靜靜地看著他,沒有說話。

    半晌后,南宮流云深吸一口氣,聲音低沉,帶著一絲沙啞,落落……對不起。

    低垂的臉,讓人看不起他臉上的痛苦。

    因為之前的事,此時,他鄭重向她道歉。

    ——

    作者今天要爭氣!!!!!!!!!

    第1008章 木仙府之行2

    終于在她清醒的時候,說出這句讓他這些日子寢室難安的話了。全文字閱讀

    他的落落,終于能夠清楚地停到他內心的歉意了。

    蘇落怔怔地看著南宮流云。

    腦海中浮現當日的畫面。

    南宮流云轉身而去,背影決絕,沒有一絲轉圜的余地。

    滂沱大雨,瘦弱身影,絕望的哭泣……

    蘇落沉吟少許,纖細如玉的手撫摸著他的發絲,聲音柔柔地:當日我也有不好的地方,不全怪你。

    不,是我的錯。南宮流云抬眸,原本淡漠疏離的他,此刻柔情動人。

    蘇落苦笑搖頭:南宮,是我的錯。當日如果不是我猶猶豫豫,吞吞吐吐,也不會讓你誤會了。

    落落——南宮流云的聲音溫潤低沉,骨節分明的手緊緊握住蘇落的手,兩顆孤寂的心緊緊交纏,合二為一。

    我好后悔。南宮流云坐在床沿,輕摟蘇落入懷,下巴擱在她頭頂,緩緩述說著。

    如果當日我能多一分耐心,多克制一下脾氣,你也不會……

    一想起蘇落曾經被煙霞老巫婆傷成那樣,南宮流云細如美瓷的臉上頓時青筋突爆,猙獰暴戾。

    師父已經把煙霞老巫婆殺了。蘇落淡淡一笑,笑容明朗。

    不是我親手殺的。南宮流云不無遺憾。

    蘇落看著眼前一襲錦袍風度翩翩,將雅致和高貴發揮到極致的南宮流云,笑了笑:無妨的,反正她已經死了。

    不過,歐陽云起還沒死呢!南宮流云拳頭微握。

    此時的他目光深邃而冰冷,如刺骨的冷芒,臉上透著不可一世的強勢霸氣。

    蘇落心頭微微一抽。

    看的出來,眼前這名高傲尊貴,王者般的男人,是真惦記上云起了。

    雖然他不問,但不代表他不想知道。

    當日他被氣成那樣,可見他心中有多在乎。只不過現在的自己傷重不起,他才刻意壓制住吧?

    師父曾說過,云起已經入魔道。現在,就連師父都找不到他的下落。

    但有朝一日,云起肯定會王者歸來,到時候……

    蘇落深吸一口氣,拉著南宮流云的手,目光靜靜地凝視著他:你相信我嗎?

    南宮流云毫不猶豫地點頭:信。

    不管落落說什么,他全都信。

    不管落落要什么,只要他有。

    這是上次看到蘇落瀕臨死亡之際,南宮流云對自己發過的誓言。

    蘇落望著眼前的南宮流云。

    此時正是夕陽西下,淡淡的夕陽余暉中,他烏黑秀發如潑墨般傾瀉而下,垂落在他削瘦的肩頭,讓他整個人看起來邪魅陰柔、璀璨奪目。

    如此完美的男人,現在她卻有失去他的可能……

    蘇落抿抿殷紅薄唇,最終下定決心:那么,以前的事,是該說給你知道了。

    與其將來被云起再插一腳,不如現在就將事情和盤托出,到時候南宮流云如果接受不了……那么,長痛不如短痛吧。

    見蘇落一臉凝重的樣子,南宮流云反倒猶豫了:如果為難的話……

    第1009章 木仙府之行3

    不。蘇落搖頭,目光前所未有的堅定,是要告訴你的時候了。知道真相后,是走是留……你自己決定。

    南宮流云目光深邃,邪魅陰柔,深不可測,灼灼地盯著蘇落,一言不發。

    他的目光太亮,仿佛所有的秘密在他面前都無所遁形。

    蘇落下意識地避開他的視線,緩緩說道:你相信世間有輪回嗎?

    輪回?

    如果是旁人說,南宮流云自然是不信的。

    那是何等荒謬的事?

    但是這話出自蘇落之口,一時間,他有些游移不定。s3();

    南宮,相信我,這世上是有輪回的。蘇落定定地看著他,目光雪亮,我清清楚楚地記著前世發生的事,從小到大,每一件事都能說出來。

    南宮流云面色不變,但是握住蘇落的手卻微微一緊。

    蘇落反握回去,堅定地點點頭:那個世界與這個世界完全不同。那是一個科技文明非常先進的星球。

    南宮流云似隱形人般不出聲,卻又讓人忽視不掉他強烈的存在感。

    蘇落看著他,緩緩說道:那個世界,有飛機,有火車,有汽車,有鋼精水泥……

    蘇落將那個世界的情況說了一遍,見南宮流云一頭霧水,不由輕笑出聲。

    我在那個世界,遇見了云起。蘇落斂容,看著南宮流云,神色極為認真。

    南宮流云的神色瞬間張狂陰戾,濃密劍眉緊緊蹙著。

    既然已經說出口,蘇落便一口氣說完:在那個世界,我和云起……確實在一起過。

    南宮流云面色鐵青,薄唇抿成一條直線。

    蘇落咬咬牙,索性一股腦說出口。

    那個孩子的事也是真實存在的,只是最后的時刻,云起的匕首這里。蘇落指著胸口的位置,緩緩說道,為了他的功成名就,他毫不猶豫地犧牲了我們。

    蘇落的語氣輕描淡寫,但是,撕心裂肺的背叛,不是說過去就能過去的。

    蘇落說的這些事,確實難以置信,且匪夷所思。

    南宮流云聽到她和云起的過去,確實嫉妒到瘋狂。

    但是,當蘇落說到那場背叛時候,但她用云淡風輕的語氣描述那副場景時,南宮流云的心緊緊揪在一起。

    夕陽余暉漸漸散去,房內漆黑一片,誰也沒有去點蠟燭。

    南宮流云斜靠在床墊上,光滑如綢的青絲傾瀉而下,黑暗中,他的面容忽明忽暗,陰晴不定,高深莫測,沒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蘇落靜靜地垂眸,等待著他的答案。

    這是她無法湮滅的過去,她已經看開了,卻不知他如何想的。

    如果他介意,那么就到此為止吧。

    如果他不介意,以后她必然以誠待他。

    蘇落垂眸,等待著他的宣判。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房內時間靜止。

    猶如死寂。

    忽然,南宮流云長嘆一聲,他長臂撈過,緊緊摟住蘇落入懷。

    他的下巴擱在她的頭頂,那股與生俱來的驕傲、高貴和霸氣似乎在這一刻消失無蹤。

    落落,我信你。簡單五個字,飽含著無盡的情意。

    第1010章 木仙府之行4

    他說,他信她?

    蘇落眼眸瞬間一亮,蒼白虛弱的臉色,頓時容光煥發。

    南宮……一向堅強的蘇落,眼臉中隱隱有點濕意。

    以他狂邪暴戾的脾氣,不該是暴怒而去,決絕不回頭的么?

    南宮流云松開她,一雙黑眸緊緊盯著蘇落。

    一雙犀利的眸子,精光閃閃,猶如草原上的餓狼,綠幽幽的眼眸,冷冽,銳利,占有欲十足。

    蘇落不緊不慢地直視他。

    南宮流云俯下身,猛然將她纖細的腰身環住,往身前一帶。

    狂熱的吻,鋪天蓋地,霸道而強勢,卻不失醉人的溫柔。

    照顧到蘇落羸弱的身子,南宮流云沒多久就停住。

    他捧著她的面頰,兩張臉靠的很近,雙唇因分開而牽出一條銀絲。

    曖昧的因子在房內彌漫開來,仿佛空氣中都帶著醉人的香甜味道。

    室內,靜的只有彼此的呼吸聲。

    落落。南宮流云的聲音,此刻該死的性感,低沉而邪魅。

    蘇落原本蒼白如紙的面頰上,飛上兩朵醉人紅霞,微微泛著紅暈。

    落落,我喜歡你。南宮流云的目光前所未有的認真和堅定。

    蘇落心頭微微一抽。

    一直以來,我都堅信,站在我身邊的那個人,必須是你。南宮流云靜靜望著她,神色認真而凝重。

    蘇落被他的目光看的有些心底發毛。

    這樣赤果果的表白,讓她很有些吃不消。

    南宮流云似乎也意識到有些不好意思,他清咳一聲,臉色有點不爭氣的赧紅。

    畢竟,一本正經地對姑娘家表白,他也是大姑娘上轎,頭一回啊。

    南宮流云又繼續道:一直以來,我都習慣一個人,并且以為這輩子都會孤獨下去。但是,你就那么突然地出現了,吸引了我全部的目光。

    蘇落沒吭聲,但卻含笑地鼓勵他繼續。

    他繼續表白:你是我第一個決定要追求的姑娘,也是第一個抱的姑娘,第一個親吻的姑娘,很多的第一次,都是你。

    蘇落咬牙。

    想起初見他時,在樹上他那熟稔的動作,她不由的嘴角微抽。

    這廝的第一次,做的當真熟練啊。

    南宮流云單手掩住唇角,干咳一聲,繼續表白:因為感情一片空白,所以沒有經驗可參考,以至于總是做出讓你煩惱的事,真的很抱歉。

    蘇落搖搖頭,正想說話,南宮流云卻以單指封住她的唇。

    因為沒有經驗,所以總是惹你生氣,讓你受傷,但是……這輩子,我南宮流云就是認定了你。s3();

    南宮流云握住蘇落的手,目光堅定,清澈,堅毅:所以落落,你愿意跟我一起走下去嗎?

    他話語平靜,但是,那微微顫抖的雙手泄露了他的緊張。

    蘇落一時間怔在那里。

    她沒想到這個驕傲的一塌糊涂,桀驁的不可一世的男人,有朝一日,竟然會低聲下氣地跟她表白,竟會忐忑不安地等她的答案。

    你……蘇落頓了頓。

    此刻,她的心中猶如陳年釀的酒,酸酸甜甜,又有一股子說不出的溫馨浪漫。

    第1011章 木仙府之行5

    你真的不介意我的過去?蘇落緊緊地盯著他,她可不希望有朝一日被翻出來算舊賬。全文字閱讀

    前世的事前世完,我只認這一世的你。南宮流云堅定地看著她。

    是啊,過去的,就讓它過去吧。

    蘇落靜靜地看著他,忽然福至心靈,說了一句電視里的對白。

    南宮流云,既然這是你的選擇,那么,你給我聽好了。蘇落的眼眸前所未有的認真。

    南宮流云被蘇落唬的心頭劇烈跳動。

    他平靜地看著蘇落,但是緊捏的拳頭泄露了他心頭的忐忑。

    你說。

    不管她的答案是什么,他都窮追猛打死纏爛打到底。

    要他放手?除非他死了。

    蘇落看著南宮流云,一字一頓地說: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

    南宮流云的臉色瞬間僵硬,眼眸瞬間放亮。

    他的身軀僵硬的仿佛冰柱,一動不動,甚至不知該如何反應。

    蘇落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給點反應吧?

    不然她會覺得,自己表白被拒,很丟人的好不好?

    蘇落的聲音喚回南宮流云的神智。

    落落!南宮流云一把抓住蘇落雙手,力道大的驚人。

    蘇落頓時倒抽一口冷氣:放手!

    她的手都快要被捏碎了。

    南宮流云急急放手,但是他眼底的激動卻沒減少半分。

    那難以置信中卻夾帶狂喜的激動,甚至于挺如松的身軀都微微顫抖。

    這些反應,一絲一毫都落盡蘇落眼中。

    你說,不離不棄,生死相依?南宮流云那雙美麗得不象話的眼睛,此刻猶如點燃的火焰,璀璨絢爛。

    蘇落嘴角含笑,微微點頭。

    剛才風太大,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南宮流云難掩嘴角的喜色,卻猶如孩子般固執地要求著。

    蘇落腦海中浮現自己昏迷之際,南宮流云那濃濃的蒼涼和孤寂,心中微微一澀。

    她點點頭,眼眸含著淺笑,望進他深邃眼底,一字一頓,堅定地重復:你若不離不棄,我必生死相依。南宮流云,我們在一起吧。

    南宮流云頓時樂傻了!

    他丟在蘇落,嗖的一聲往外沖去!

    但因為太激動,砰的一聲,那身軀竟撞到門框上。

    南宮流云何等的修為?那門框哪里抵擋的住他全力一撞?

    一時間,門框嘩啦啦倒了一片。

    門框連帶著墻壁,塔羅牌般往后倒去。

    南宮流云嚇了一跳,趕緊飛進去,抱著蘇落就往外跑。

    一連跑出幾百米,這才停住腳步。

    劇烈的房屋倒塌聲將子然都引出來了。

    小師妹,這屋子……子然看著倒塌成瓦礫的屋子,頓時瞠目結舌。

    小師妹這院子,師父可是暗中加固過的,到底是怎樣的攻擊,才會粉碎的這樣徹底?

    此時,蘇落被南宮流云抱在懷里,傻愣愣地看著眼前的一切。

    直到子然的話響起,才將她驚醒,思維回到現實。

    蘇落看看子然,又抬頭看看南宮流云……

    南宮流云光潔如玉的額角有一點點紅腫。

    忽然,蘇落忍不住就捧腹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公告 sg飞艇是哪个国家发行的彩种 股市行情走势600744 如何开股票账户 怎么买股票上证指数 体彩七位数开奖结果 山西十一选五玩法 广西11选五走势图 百度 常州股票配资公司 河南快三号码遗漏图 快乐8中奖规则 22选5最新开奖结果查询 11选5技巧规律 精选三肖三码中特期期准 怎么炒股票入门 一分钟11选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