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廢材逆天四小姐 > 271-276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第271章:王府旖旎7

    第271章:王府旖旎

    言情最新最快發布站

    南宮流云瞧見蘇落看他,挑挑眉,邪魅地勾起嘴角,懶洋洋地說:要女上位?行啊,本王給你這個機會,來吧。

    無恥!無下限的男人!不在言語上占她便宜會死嗎?

    蘇落恨恨瞪他一眼,但是此時的南宮流云卻忽然閉了閉眼眼,額上似沁著一層汗珠。

    南宮,你是不是——蘇落感覺到不對勁,她卷開被子,朝南宮流云的放心挪去。

    南宮流云擺擺手,展顏一笑,輕描淡寫地寫:沒事,有一點舊疾,時候到了,會疼了一會兒。

    舊疾?能讓南宮流云稱之為舊疾的,該是怎樣的舊傷?

    時候到了會疼一會兒,時候到了,難道說,隔一段時間就會間歇性地疼?

    蘇落心中閃過一抹疼惜,她想不到,能讓南宮流云疼的變了臉色的痛,該有多么痛……一時間,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該如何是好。s3();

    南宮流云側身,單手支著,笑看著她。

    但是,蘇落分明看到他額上的冷汗成滴成滴的涌出,前胸后背都被冷汗浸濕了,他一如以往的笑著,卻感覺笑得那樣蒼白。

    你——蘇落想問他有沒有止疼藥之類的東西,但轉念一想,以南宮的實力都克制不住這種痛,止疼藥又能有什么用?

    南宮流云忽然閉了眼,他翻身拉住被子將自己蒙上,好了,天色不晚了,你要是不想睡這里,出去找凌風,他會為安排好一切。

    他的語氣有些急促,有些隱忍,用被子將整個人蓋起來,發出悶悶的聲音。

    蘇落看不清他的神色,但是見他蜷曲著身子,弓著背,被子有些顫抖的樣子,看起來似乎很痛苦。

    蘇落有些愣神,心中一陣陣的不安。

    南宮流云到底是怎么了?那么強勢霸道不可一世的男人,怎么會痛成這樣?

    而且看他的樣子,似乎這舊疾一直困擾著他,周期性地發作?

    蘇落一直沒有走,她坐起身,雙手環膝抱住,側著臉,一直看著南宮流云。

    南宮流云沉沉睡去,蒙住臉的被子滑落到一旁,露出那張汗水密布的蒼白俊臉。

    外面狂風大作,這樣的天下,不將汗水擦干很容易著涼的。

    蘇落想了想,躡手躡腳地下床,出去外面。

    門口一直有下人候著,在蘇落的吩咐下,很快就打來一盆熱水,還有一塊疊好的雪白錦帕。

    我自己進去就行了,你繼續守著吧。蘇落一句話打發了那下人,親手端著熱水進了內室。

    南宮流云這種要強的男人,一定不想讓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的。

    蘇落將玉盆擱置在桌案上,擰干了帕子,輕柔地擦拭著南宮流云那汗水密布的臉。

    南宮流云一張臉,眉頭擰得緊,臉色蒼白的可怕。

    雖然之前恨不得將他拍死,但是現在看到他這樣子,蘇落心中卻劃過一抹疼惜,手指不由自主地撫上他的容顏,輕輕地滑向他的眉心。

    他似乎舒展了一些。

    能為他做點力所能及的事,蘇落覺得很高興。

    第272章:王府旖旎8

    第272章:王府旖旎

    言情最新最快發布站

    然而,還來不及高興,她的手卻被睡夢中的他一把拉過。即使是在疼痛中,即使是在睡夢中,他的力氣依舊大的驚人。

    蘇落根本來不及反應,整個人已經跌進他懷里,重重壓在他身上。

    南宮流云被她撞的一聲悶哼,但又牢牢抱住她,翻身沉沉睡過去了。

    這次,南宮流云只是抱著她,緊緊地抱著,沒有別的動作。

    他的手臂強而有力,像鐵鉗一般堅硬,蘇落幾次想掰開他的手指,卻都徒勞無功,完全無法撼動絲毫。

    南宮流云似乎睡的很沉,呼吸綿長,只眉宇間還是微微擰著。

    蘇落停止掙扎,望著他的視線閃過一絲連她自己都不曾察覺的柔情。

    這個男人痛成這樣,難得能睡過去,她又怎么忍心將他鬧醒?

    蘇落扯起被子,將他嚴嚴實實蓋起來,然后,在他懷里找了個舒服的位置,抬頭看著他的臉。

    長長的濃密睫毛,俊挺的鼻子,□□的薄唇,五官精致的如大師級雕刻師精雕細琢,俊美的一塌糊涂。

    只是他即使睡著了,卻依然不安寧,眉間蹙成川字,想起他那無與倫比的實力和高不可攀的是身份地位,蘇落最靠近心臟的位置劃過一抹疼惜。

    忽然,蘇落靈光一閃。

    她忽然想起,她遺忘了一件很重要的東西。

    還記得當初小神龍為何巴望著她不放,生生被她騙了來嗎?沒錯,天靈水。

    既然天靈水對小神龍有莫大的吸引力,那就足以說明這是絕頂好的寶貝,只不知對南宮流云的痛楚有沒有幫助。

    不過,情況總歸不會比現在更壞就是了。

    蘇落自空間中取出小小一杯天靈水,小心翼翼地端著,然后,她很小聲很小聲地喊:南宮,醒醒。

    嗯。南宮流云摟緊了她,迷迷糊糊中低低應了一聲。

    蘇落又很小心很小心地推他:來,喝點水,說不定會舒服點的呢。

    南宮流云半睡半醒中,乖巧聽話地張開。

    蘇落小心謹慎地將小半杯天靈水都喂給他喝下。

    蘇落不敢一次性喂的太多,怕出問題。

    喝完水后,南宮流云又沉沉睡去,只是他依然抱住蘇落不撒手。s3();

    蘇落輕柔地用衣袖一下一下擦拭他嘴角水漬,又細細觀察他的神色。

    不知過了多久,他擰著的眉終于舒展開來,神色間似乎不那么痛了。

    見此,蘇落很高興,單手支著下顎,笑逐顏開地望著他。

    外面的雨下的越發大了。

    雷聲轟鳴不斷。

    在這個男人的懷里,不知不覺中,蘇落沉沉地睡了過去。

    這一覺,蘇落睡的很沉,等她醒來的時候,已經日上三竿了。

    睜開眼,靜靜地看著天花板,昨晚的記憶便如潮水般涌進來。

    南宮的挑逗,南宮的暴怒,南宮的疼痛……一樁樁一件件,紛至沓來,將她清醒的腦袋塞的滿滿的。

    最后的記憶是他那張舒展開來的俊顏。

    蘇落猛然間坐起,側頭望去時,外邊的床榻上已經沒有了那個男人的身影。

    第273章:王府旖旎9

    第273章:王府旖旎

    言情最新最快發布站

    這個男人身居高位,武道修為無可匹敵,權勢幾乎滔天,卻全身都是謎團,讓人費解,卻也讓人心生好奇。最新章節閱讀

    蘇落伸伸懶腰,磨磨蹭蹭好一會兒才起身下床。

    問了下人,南宮流云今天竟早早地出去了,只交代讓她好好呆在王府里。

    一大早就出去了?不知道他身上還痛不痛……蘇落一邊想一邊用著早膳。

    早膳完畢后,凌風就自動出現在她面前。

    凌風看到蘇落,嘴角微微一抽,不冷不熱地瞥了她一眼,抱劍靜默地站在一邊。

    凌風沒想到昨日那小廝洗干凈后竟然會是蘇落,此時有些無語地望天。他就說那小廝鬼鬼祟祟的,讓他有種奇異的感覺,原來他的感覺并沒有出錯。

    南宮去哪兒了?什么時候回來?蘇落一邊走一邊側身問凌風。

    殿下行蹤一向保密,蘇小姐還是不要問了。問了也白問。一慣淡漠的凌風在心中補上一句。

    蘇落正要翻白眼的時候,凌風又適時補上一句,殿下說了,蘇四小姐早上醒來若是想他想的緊,不妨去西林院坐坐,那里有殿下的畫像。

    蘇落一口氣憋在咽喉里。

    這個南宮流云!誰想他了?不過是隨口問問罷了!

    蘇落沒好氣地瞪了凌風一眼:驕傲自大的家伙,真以為自己是孔雀開屏萬人迷啊,還想他想的緊,真是無語,不去。

    凌風嘴角抽抽,最終還是沒搭腔。

    能夠如此評價他家殿下而沒有生命危險的,也就只有眼前這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蘇四姑娘了。

    凌風神色依舊淡定:蘇姑娘既然不去書房,便將這些賬冊處理了吧。

    凌風手一揮,頓時,一排下人魚貫而入,每個人雙手都捧著厚厚的賬冊,賬冊疊的高高的,將他們視線都擋住了,步子顫顫巍巍,看起來分外危險。

    蘇落看看那些賬冊,又抬眸狐疑地看著凌風,吶吶開口:什么叫把這些賬冊處理了?說人話。

    凌風雙手抱劍,一臉淡然無波,輕描淡寫地說:殿下交代,這些事都是未來王妃要做的,既然你現在無事可做,便都處理了吧。

    蘇落似笑非笑地瞟他一眼,慢騰騰地道:你也說了是未來王妃要處理的事,憑什么要本姑娘操勞啊?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凌風那張面癱臉上難得勾起一抹淡笑,朝抱賬冊抱的左搖右晃的仆人冷哼道:殿下離開之前吩咐了什么,還記得嗎?

    一排六個仆人全都異口同聲:記得,殿下說,蘇姑娘已經是殿下的人了,就是未來的晉王妃,如假包換,童叟無欺!

    凌風滿意地點點頭,輕飄飄的視線落到蘇落臉上,只挑眉,不說話。

    蘇落一口氣悶在胸口。

    那個壞她名譽的家伙!

    什么叫她已經是他的人了?明明他們什么都沒做過好不好!

    虧她昨晚還擔心他的病痛擔心的要死,半夜都睡不著覺,后來還取了天靈水給他飲下,他就是這樣報答他的嗎?

    第274章:王府旖旎10

    第274章:王府旖旎

    言情最新最快發布站

    王妃,這些賬冊……賬冊很多,很重,六個奴仆抱的氣喘吁吁,手腳打擺,但是沒有蘇落的吩咐他們根本不敢將賬冊放下。全文字閱讀

    蘇落重重哼了一聲:什么王妃,不要亂叫,會毀人清白的知不知道?

    是,沒有殿下的吩咐,我們不敢亂叫的。六位下人異口同聲地應答,但是……王妃娘娘,這些賬冊……

    蘇落簡直無語。剛答應了不亂叫,這口中又叫的什么?s3();

    這些賬冊全都搬出去,誰愛看誰看去,反正我是不會看的。蘇落不耐煩地揮揮手,她又不是晉王妃,憑什么替他管府邸的雜事?

    六名下人目光齊齊望向凌風。

    凌風擺擺手,示意他們離開。

    六名下人齊齊彎腰,異口同聲對蘇落道:謹遵王妃之命,小的們告退。

    蘇落簡直要瞪眼了。

    還未等她發作,六名下人抱著半人高的賬冊溜的飛快,哪里還有之前那顫顫巍巍隨時會摔倒的羸弱感?

    蘇落不免無語。這晉王府,這一個個下人都練過凌波微步嗎?逃命的功夫怎么就這么強?

    王妃……凌風剛說一句,就被蘇落揮手打斷。

    蘇落沒好氣地瞪他:怎么?連你都來打趣我?

    不敢。凌風雖然自稱不敢,但神色淡然,沒有一絲護衛該有的謙卑。

    蘇落眉角微微挑起,她似笑非笑地瞟了凌風一眼,好整以暇道:對了,凌風,還記得我們上次打過的賭嗎?

    她就不信,這都嚇不走凌風。

    果然,凌風神色瞬間一變,焦急地朝蘇落道:蘇四小姐在府里好好玩,我忽然想起殿下離去前曾吩咐過一些急需處理的事情,這就先告退了。

    喂,上次的賭約可是說——蘇落話音未落,凌風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房內,速度快如閃電,轉眼即逝。

    看著凌風落荒而逃的背影,蘇落噗嗤一聲笑出來。

    上次因為急需綠色晶石救南宮流云,情急之下凌風與她打一次賭,若是她能湊齊五十顆綠色晶石,凌風就給她做貼身護衛去。

    結果自然是她贏了,不過凌風這廝就好像完全忘記了這個賭約,依舊繃著一張臉我行我素,來去自如。

    房內人都逃光了,就留下蘇落一人。

    這里是南宮流云的內書房,平日里不得允許,旁人不得入內,也只有蘇落沒有受這限制。

    書架上有一排排的書籍。

    深感無趣的蘇落隨手挑起一本,掃了封面一眼,竟是《初級煉藥師典籍》。

    一瞬間,蘇落眼睛頓時大亮。

    猶記得之前在紫火老人的洞府里,她得到那本天下煉藥師夢寐以求的《無名丹方》。

    這本《無名丹方》是紫火老人的手跡,記錄他一生在丹藥方面的認識和經驗,里面還附錄一些失傳已經的上古丹方。

    只可惜,《無名丹方》雖好,但卻落到了蘇落手中。

    紫火老人當年是大陸唯一的一位宗師級煉藥師,水平高到讓人高山仰止,難以望其項背。

    第275章:王府旖旎11

    第275章:王府旖旎

    言情最新最快發布站

    他老人家留下的《無名丹方》窮其他畢生所學,但因為他實在太厲害的,以至于留下的這本書,很深奧,至少需要中級煉藥師才能稍稍看懂。

    奈何蘇落是個連門檻都還沒踏進的煉藥小白,現在的她擁有寶山,卻怎么都找不到進去的鑰匙,這種空中樓閣的滋味真真難受。

    但是,現在這本《初級煉藥師典籍》卻正好解決蘇落眼前所面臨的困境。

    想起南宮流云昨夜痛成那樣,蘇落心中忽然想過一道想法……若是自己提升煉藥師等階,說不定能將南宮流云的舊疾治好呢。

    想至此,蘇落便專心致志地翻閱起那本《初級煉藥師典籍》來。

    這類初級書籍更多的是注重系統的講解和理論分析,蘇落本就聰明,幾乎過目不忘,再加上專心致志的態度,時間一晃就過去了。

    等蘇落揉揉發澀的眼睛,站起身伸伸懶腰時,發現門口站了一個男人。

    今日的南宮流云一襲黑色錦袍,身段修長,淺淺的鳳眸微瞇著,幽暗如墨,深邃如潭,似霸氣又似貴氣十足。朱唇殷紅潤澤,且邪魅勾起,一如赤色彼岸花,妖嬈魅惑。

    他靜靜地站在門口,陽光灑落在他周身,閃耀著點點光圈,即使他只是沉默地看著她,那股與生俱來的驕傲、高貴和霸氣,讓人根本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他只是和顏悅色云淡風輕地看著蘇落,但無形中就有一種壓迫感,碰觸到那雙妖魅眾生的美眸,蘇落發現自己的心失控地跳動起來。

    妖孽,不愧是妖孽!

    甫一出現,就奪取周圍所有光彩,似乎時間所有光華都匯聚他于一身。

    南宮流云一襲繾綣飄逸的墨色錦袍,緩緩朝蘇落走近。

    最后,他頎長的身子停在蘇落面前,那雙美眸泛起妖邪般的光芒,炫麗而邪魅,靜靜地凝望著蘇落,嘴角始終勾著一抹邪笑,看傻眼了?你就這么喜歡本王嗎?

    蘇落驀然回神,沒好氣地翻了個白眼:胡說八道什么呢,誰喜歡你了?

    這個男人不打趣她會死是不是?每次都來這一招。

    南宮流云淺淺笑著,目光瞟了她手中的書籍一眼,初級煉藥師典籍?是了,我們家落丫頭可是天才煉藥師的體質呢,不修煉可惜了。

    說起這個,蘇落忽然心中一動,靜靜地凝望著南宮流云,聲音清冷道:你昨晚是怎么回事?舊疾……很嚴重嗎?s3();

    南宮流云長臂一撈將蘇落圈在懷中,低頭笑看著她:本王的小落落心疼了?是不是?

    蘇落瞥過臉去,嘟噥一聲:誰心疼了?只是原先不知道,被你嚇了一跳罷了。你倒是說啊,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是晉王嗎?就不能找煉藥師給你治治?

    南宮流云抿唇笑看著蘇落,那一縷明媚的陽光射到他明亮的眼眸上,仿若一道光影在眼前潺潺流動,璀璨華麗。

    說啊,看什么呢。蘇落氣惱地推推他強如鐵壁的身子。

    第27六章:初級煉藥師1

    第27六章:初級煉藥師

    言情最新最快發布站

    南宮流云笑出了聲:嘴硬的丫頭,還說不關心本王呢,瞧你一急,就說了一大堆的話,平日里想叫你跟本王說話話都難。

    蘇落也意識到自己竟然為他而焦急,面上閃過一絲赧色,故作鎮定地偏過頭去,裝作什么都沒聽見。

    南宮流云卻愛死了她這份羞澀,他眼眸如三月桃花,絢爛璀璨,深邃魅惑地凝望著她,嘴角含著淺淺笑意。他的落丫頭就是這樣倔強可愛,真是越來越喜歡了呢。

    兩道身影互相依偎,靜靜而立,時間仿佛在這一刻靜止。

    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這般曖昧,似乎他們之間真的有某種關系一樣。

    蘇落心頭閃過一絲慌亂,她下意識地將南宮流云推開,視線落到掉在地上的那本《初級煉藥師典籍》上,眼眸微微一動,決定轉移南宮流云的注意力。

    南宮流云,你的傷真的不能治嗎?蘇落低聲問。

    南宮流云深邃魅惑地看著她,輕描淡寫地說,也不是不能治,只這些庸醫太差勁了,我家小落落可是立志要為本王治這舊疾?

    少東拉西扯,要怎樣程度的煉藥師才能治好你?蘇落知道他素來沒個正經,即便在說他舊疾,他依舊可以笑得云淡風輕。

    這個嘛……怎么也得宗師級吧?南宮流云有些不確定了。

    宗、宗師級?蘇落頓時有種高山仰止的感覺。

    要知道煉藥師分為初級煉藥師、中級煉藥師、高級煉藥師、超級煉藥師,大師級煉藥師,再接著才是宗師級煉藥師。

    煉藥師等級森嚴,每升一級都非常不容易。現在她還是連門檻都沒摸到,要想升級到宗師級煉藥師……天啊,來到雷劈了她還比較干脆。

    南宮流云顯然也沒將希望寄托在蘇落身上,只是,卻纏著蘇落,硬將責任交到她身上:嗯,宗師級煉藥師,本王的落丫頭可要努力咯,爭取早點治好本王的病,說起來,每個月都要發作這么一次,本王都不耐煩的很。

    蘇落簡直無語了:還是別期望我了,這輩子我都未必能達到那個高度。

    要知道,整個大陸,當年也就只有紫火老人晉升到宗師級煉藥師罷了。雖然她得到了他老人家的傳承,但是這條路能走多遠,她是真的不知道。

    不行,你必須要治好本王。南宮流云卻執拗地非要賴上蘇落不可,除了你,本王誰也不給治,就等你了,落丫頭,為了本王,你可一定要努力煉藥升級哦。

    哪有這樣任性的人,看病挑醫生也就算了,并挑中她這個現在還是零級的小菜鳥。真真是讓她鴨梨很大。

    不許這么任性!蘇落沒好氣地瞪他,這個男人在外面面前強勢的無可匹敵,在她面前卻像個無理取鬧的任性小孩,讓她倍感無語。

    南宮流云嘟噥著紅唇,水汪汪霧蒙蒙的大眼睛可憐兮兮控訴地望著她……

    蘇落簡直要被這樣的南宮流云打敗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重庆三分彩是不是正规的 上海11选5第一位数走势 香港开奖结果开奖直播 新疆11选5时时彩网 重庆快乐十分投注技巧 河北快3开将结果和 七乐彩胆拖投注金额表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老时时彩基本走势图 青海体彩11选5走势图 幸运快三是干什么的 七星彩近1000期走 短期投资理财 北京11选5排五走势 上海快3豹子号遗漏值 广东11选五杀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