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廢材逆天四小姐 > 259-264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晉王府10

    望著南宮流云大步離去的背影,蘇落的手緊握成拳。

    她知道,她瞬間的猶豫傷到他了,但是,她錯了嗎?

    若南宮流云只是南宮流云,以他對她的保護,以她對他的信任,他們之間是沒有這么多隔閡和懷疑的。

    但,事實并不總是那么簡單。

    至少,就她所知,那位瑤池仙子就能夠影響到南宮流云……即使他知道對方追殺自己,他依然能夠面不改色地糊弄自己,這樣的他,如何叫她賭上全部的信任?

    她可以信他,但卻不能保證南宮流云和瑤池仙子之間如何。

    所以,她為了保護自己,堅守秘密,這樣沒有錯……應該沒有錯,對吧?

    大殿中熱氣氤氳,霧氣蒸騰,一如蘇落此刻的心情,迷霧重重,迷惘地找不到出路。

    既然已經被南宮拆穿假身份,她也不必再去扮演卑躬屈膝的小廝,這晉王府她也沒有必要留了。

    蘇落搖搖頭讓自己清醒過來,然后開始整理自己的行裝。s3();

    這里沒有任何女人的衣服,只有南宮流云那寬大的錦袍。

    無法,蘇落只能先套上他的衣服。

    衣服是最上等的天蠶絲制成,滑膩柔軟的一塌糊涂,還有幾分屬于他獨有的溫軟味道。

    蘇落覺得有些不自在,但現如今情況就是這樣,也就只能先如此了。

    套上袍子后,蘇落直接就往外走,但還沒等她走出南宮流云的寢宮,就在門口被人攔下了。

    寢宮門口,一排的鎧甲護衛,一個個面色冷凝肅殺,威懾力十足。

    姑娘,您不能出去。其中一位護衛首領面容嚴肅,聲音冰冷。

    南宮的意思?蘇落皺眉。她怎么就不能出去了?誰訂下的規矩?

    敢直呼晉王殿下的名諱?護衛首領心驚肉跳地盯著蘇落,面色不顯,只攔著路:沒有殿下命令,閑雜人等不能隨意出入寢宮。

    蘇落笑了:我這閑雜人等不就進來了嗎?現在我要出去。

    護衛首領面色嚴肅不容討價還價:沒有殿下的手諭,任何人都不能隨意進出。

    蘇落垂眸,淡聲說:那你請示一下你們家殿下,告訴他,現在我要回家。

    誰知那護衛首領一本正經地回絕:對不起,放您進來是殿下的意思,您的去留沒有殿下的手諭,我們不能擅自做主,還請您回去寢宮。

    蘇落暗暗咬牙!

    她進來時是做小廝打扮,現在出去是換了真容的,如果不是有南宮流云提前打過招呼,護衛首領如何能認出自己?

    還說這不是南宮流云搞的鬼?

    如果我執意要走呢?蘇落冰冷地怒視著他們。

    那就只有得罪了,我們會親自將您劈暈了拖回去。護衛首領垂眸,卻據實以對。

    蘇落氣得握拳!

    木有實力果斷木有□□!就連小小的護衛隊長都能果斷地說出劈暈她這種大逆不道的話來!

    蘇落指著他們,簡直咬牙切齒:你們這群……這群為虎作倀的混帳!哼!

    哼完,蘇四小姐很神氣地轉身,大步朝寢宮走去。

    晉王府11

    南宮流云,這筆賬,咱們得好好算算。蘇落咬著后槽牙,面露薄怒之色。

    問了下人后,知道南宮流云在飯廳里,蘇落徑直就走了過去。

    南宮流云看到蘇落,嘴角洋溢著邪魅笑容,輕快地招手:小落落快過來,來的早不如來的巧,你算是趕上時候了。

    蘇落在他面前站定,淡淡地瞟他一眼。

    南宮流云似乎對蘇落的怒氣毫無所覺,自顧高興地拉著她,將沉默的她摁到紫檀木椅子上,對恭敬立在一邊的下人道:本王的小落落都餓了,還不快上菜?

    對南宮流云的熱情,蘇落表示無語。

    這個男人還真奇怪,之前在浴室里還對她橫眉冷豎,最后兩人不歡而散,他還一副黯然神色的樣子,現在卻似乎完全沒那回事。

    邊上站立的下人們全都難以置信地看著他們家殿下,眼神中的匪夷所思是那樣的明顯,以至于幾乎沒聽到南宮流云的吩咐。

    還不快去?南宮流云聲音清冷平和,但有一種不怒自威的威懾力。

    下人們面面相覷,神色惶恐,緊張兮兮地趕緊退下上菜去。

    也難怪他們會如此失態,畢竟在此之前,他們在晉王府侍奉了殿下十幾年,從未見過殿下會對一個人如此熱情,熱情的幾近低聲下氣。

    而且,還是對一個女人。

    晉王府從來都是女人止步,就連公主殿下都只敢候在王府門口不敢進門半步,可是……現在他們竟眼睜睜地看著一位姑娘與殿下同桌而坐,而且殿下竟然,竟然還在哄她!

    這還是他們那尊貴如九重天上神?的晉王殿下嗎?

    蘇落并不知道她在晉王府的特殊待遇,也不知道那些下人跟看神仙一樣看待她,她只覺得她快要被南宮流云氣死了。

    這個男人是怎么回事?一個勁地往她碗里夾菜?

    好了好了,趕緊吃你自己的吧,我這碗里都快堆成小山了。蘇落無可奈何地護著自己面前的碗,惱怒地瞪向南宮流云,南宮流云,你想胖死我是不是?

    站立在邊上的一圈下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氣……這位姑娘腦抽了吧?竟然敢這樣對殿下說話?

    他們同情地閉上眼,可以預料,接下來餐桌上肯定會變成煉獄,血流滿桌……

    因為殿下絕對絕對不會容忍有人怒斥他。

    猶記得上次在皇宮里,安侯府家的三小姐因為仰慕殿下,在殿下用餐的時候在他面前多說了句話,那位可憐的姑娘直接被一掌拍飛,當場吐血,之后足足養了三個月的內傷。

    然而,讓他們所有人大跌眼鏡的是——s3();

    他們眼中如地獄修羅般冷酷絕情的晉王殿下,他,他竟然笑得邪魅又蕩漾,而且他,他竟然還順勢湊近那姑娘,纖細白皙的手挑起她尖細光潔下顎,眼波中盈滿醉人柔情,媚眼如絲地瞧著她。

    媚,媚眼如絲……雖然用這成語來形容殿下總覺得怪怪的,但事實上,沒有比這詞更適合的了。

    晉王府12

    而且,他們的晉王殿下竟然還用那種誘哄的語氣,細雨輕聲地說:落落乖,你這么瘦,多吃點才會快點長大。全文字閱讀

    天,天,天啊……一圈的下人集體抽風,簡直風中凌亂了。

    這還是那殺伐果決,殺人如切菜,一言不合就喜歡斷人手腳的晉王殿下嗎?他們家殿下這是被誰附體了嗎?

    簡直太、太可怕了!

    然而,眼前的南宮流云對于蘇落來說,反而是最熟悉不過的。

    因為一直以來,在她面前,南宮流云一直都是這種玩世不恭,邪魅妖嬈的狀態,所以她沒有半點適應不良。

    蘇落單手隔開他骨節分明的手指,惱怒地瞪他一眼:吃飯就好好吃飯,少動手動腳的,一點規矩都不懂。

    此話一出,南宮流云還沒什么反應,一圈下人全都嚇傻了。

    他們簡直難以想象,世上竟然還有如眼前姑娘這般上趕著送死的,她竟然敢對殿下說這話?太勇氣可嘉了,太英勇無比了!

    他們對于蘇落即將受到的遭遇深表同情。

    但,但是,他們再一次錯愕了!

    他們家的殿下竟然沒有生氣,他非但沒有生氣,反而還爽朗地大笑起來,笑得前俯后仰。

    笑完了總該執行刑罰了吧?

    不,沒有,他們的殿下非但沒有處罰那姑娘,他甚至還樂不可支地摟著她,一個勁地往她跟前湊,人家姑娘越抗拒,他越是起勁,簡直就是登徒子作風。

    完了完了,殿下肯定是被人附體了……若不然,這姑娘早死上十次八次了,怎么還能好好地坐在餐桌前用膳?

    不管下人們如何震驚如何難以置信如何匪夷所思,南宮流云就是逼著蘇落將大大的一碗飯全給吞了。

    蘇落無奈地放下碗筷,目光冷然地直視南宮流云:好了,現在飯也吃過了,總該讓我回府去了吧?

    她出來有些時候了,要是回去晚了,還不知道府里會發生什么事呢。蘇清和蘇溪可都虎視眈眈地盯著她的院子呢。

    南宮流云氣定神閑地單手支在餐桌上,偏頭似笑非笑地斜睨她:小落落,你真要回去?

    什么意思?蘇落神色一緊。

    南宮流云這泰然自若的眼神看的蘇落心底有些發毛。

    南宮流云眉頭微蹙,然后展顏一笑,朝蘇落招手。

    蘇落狐疑地瞥他一眼,卻忍不住心中好奇,小步走過去,在他面前站定,蹙眉道:有話說話,別鬼鬼祟祟的。

    能用這種語氣這種態度跟晉王殿下說話的,放眼天下,也就唯有蘇落一人。

    只是蘇落不自知罷了。

    南宮流云卻毫不在意蘇落的態度,他伸手一扯將蘇落圈到懷里,待蘇落掙扎時,他卻好整以暇地吐出一句話:小落落,以你的聰明,難道就不曾想過現在的處境?

    處境?蘇落皺眉,不語。

    嗯,你就設身處地想想,假如你是柳家那小子,嗯,然后你會如何做?南宮流云炙熱鼻息噴在蘇落敏感耳畔,弄的蘇落從腳底心開始發癢。

    晉王府13

    處境?蘇落皺眉,不語。

    嗯,你設身處地想想,假如你是柳家那小子,嗯,然后你會如何做?南宮流云炙熱鼻息噴在蘇落敏感耳畔,弄的蘇落從腳底心開始發癢。

    蘇落將他那張俊臉推的遠遠的,低頭沉思起來。

    如果她是柳乘風,既然下了這么大的血本來搜捕,就一定不會輕易放棄。既然明知道對方隨著進了晉王府,那么……

    蘇落倏然間抬頭,卻不料南宮流云正往她跟前湊。

    砰的一聲響。

    蘇落額頭撞到南宮流云鼻子上,酸的他眼眶都有些微紅了。

    蘇落心中歉疚,不好意思地幫著揉他鼻子:你……沒事吧?要不要緊?

    難得看到南宮在她面前吃癟,蘇落面上一副不安的神色,心中卻早已樂翻了。s3();

    要緊,很要緊!嚴重,很嚴重!南宮捂住鼻子,掃了她一眼,神情哀怨。

    蘇落一聽,冷然一笑,沒想到晉王殿下還跟個孩子似的會撒嬌,真好玩。

    她難得好聲好氣地哄他:那怎么辦呢,你說?

    幫我吹吹。南宮流云皺眉,指著紅腫的鼻翼。

    剛才她明明看見沒這么紅的,裝,裝,繼續裝。蘇落十分鄙夷地掃了他一眼,說,晉王殿下還是小孩子嗎?也信這一套?吹吹就能好了?

    真幼稚,就跟小孩子似的,也不怕人笑話。

    果然,那一圈下人一個個都低頭垂眼,臉色憋的通紅。

    晉王殿下冷眸一掃,頓時,猶如三伏天普降霜雪,他們的面色頓時凍僵,一個個眼觀鼻,鼻觀心,僵硬著連動都不敢動,呼吸都不敢吐納。

    霸權主義!強權政策!蘇落在心中腹誹,對他身邊的下人報以最深切的同情。伺候在這撒旦般喜怒無常陰晴不定的殿下,他們真的好辛苦吧?

    誰知,南宮流云轉頭對她時候,糾結著面容,一臉的可憐兮兮,控訴地瞪她:痛!真的很痛!

    好幼稚!蘇落咬著后槽牙,很想將這個裝可愛的閻王殿下給甩開,但一對上那雙水汪汪霧蒙蒙的眼神……她瞬間被打敗了。

    好!幫你吹吹,我幫你吹!蘇落鄙視地瞟了他一眼,一把拉開他的手,俯下身,深吸一口氣就吹過去。

    敷衍地吹了兩口氣,蘇落一把將他推開,干脆地站起來,道:現在可以了吧?

    你不負責任。南宮流云一臉控訴地捂著鼻子,說這話的時候,他幼稚的像個孩子。

    怎么不負責任了?蘇落表示很疑惑。

    南宮流云卻是一下子坐起來,瞧著蘇落:不該是捧著對方的臉,輕聲細語地安慰,然后溫溫柔柔地吹嗎?

    這樣的南宮還真讓人欲哭無淚,蘇落喝了一聲:你的要求還真多!

    南宮流云一臉無辜,半躺在紫檀木椅子上,瞧了瞧蘇落,慢騰騰地說:別的我也就不要求你了,不過,你總得多吹幾下吧?這個最基本的你都沒做到。

    他說這話的時候,竟然還有幾分小委屈。

    晉王府14

    蘇落簡直是額上青筋暴起,她捏緊拳頭,怒瞪著他,心中簡直服了這個妖孽了!

    為什么一定要我來做?你們府上最不缺的就是下人,想必晉王殿下一聲令下,成千上萬的人都匍匐著過來伺候你的!蘇落瞪他一眼,講出事實。

    南宮流云平靜無波地實現掃了一圈周圍眼觀鼻鼻觀心的下人,就那么淡淡的,隨意一掃。

    然而,對于周圍這圈下人來說,晉王殿下淡淡一眼,頓時讓他們有種秋風掃落葉般的肅殺感。

    殿、殿下……我們先、先告退了。一圈下人全都誠惶誠恐地跪地,戰戰兢兢地渾身顫抖。

    嗯。南宮流云單手支額,輕哼一聲,似答非答。

    喂,你們別急著走啊。蘇落干瞪眼,這些下人走了,南宮豈不是更加得寸進尺?

    然而,蘇落的聲音對于這些下人來說猶如催命符,他們一開始還用走,等蘇落一出聲,簡直都用跑的,一瞬間就消失無蹤。

    見此,蘇落簡直欲哭無淚,無語地對南宮流云道:你們家的下人個個都會凌波微步?

    簡直太神速了。

    逃命關頭,潛力自然是無限的。南宮流云輕哼一聲,又轉回話題,過來,給你自己恕罪。

    南宮流云,你別得寸進尺哦。蘇落遠遠站定,不悅地瞪她。

    南宮流云垂了目,半晌后又默默抬眸看了蘇落一眼:別人都說滴水之恩涌泉相報,你就不能滴水報一報?

    最受不了他幽幽嘆息的哀怨模樣了,蘇落認輸,慢慢走到他面前,低聲問:你到底想要怎樣啊?

    其實他說的沒錯,之前她躲進馬車上,確實應該感謝他。若不是有他正好出現,被下了追蹤印記的自己肯定躲不過柳乘風的追捕。

    南宮流云仰頭望他,話語中帶了些許的撒嬌,你今晚留下來陪我。

    這男人還真是得寸進尺,拿一點小恩小惠來脅迫她,還脅迫的天經地義。

    但是,她怎么能答應留下來呢?這一答應,就代表著某種程度的退步。

    她留宿晉王府,若是被人傳揚出去,別人會怎么看?怎么想?怎么還她清白?往后,她怎么理直氣壯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所以,面對他的請求,她一言不發。

    留下來陪我。他又重復了一遍。

    這事,恐怕不行。蘇落低聲回答,目光定定地望著他。

    南宮流云沒有說話,忽然,半晌后,他微扯嘴角,邪魅地笑了:傻落落,簡直笨死了,沒有本王的同意,你出的了這晉王府嗎?

    s3();

    說到底,他剛才低聲下氣裝可憐賣萌地求她不過是策略的一種,他認定的事,認定的人,從來不會放手。

    南宮流云,你無恥。蘇落當然知道這一點。她不是沒有出去過,但是她根本連寢宮的大門都出不了,就被直接攔在門口了。

    無恥嗎?本王還可以再無恥一點呢,要不要見識一下?南宮流云一臉得意,笑看著她。

    晉王府15

    你別太過分了。最新章節閱讀蘇落惱怒地瞪他。

    乖落落,別生氣嘛,其實你也想到了,柳乘風肯定派了無數的人潛伏在晉王府門口候著呢,小落落一出去就是自投羅的,我家小落落才沒那么笨呢,對不對?南宮流云雙手環胸,一臉陰險的笑。

    晉王殿下如果發話,柳乘風敢不將人撤走?蘇落咬牙,冷聲道。

    南宮流云很無辜地攤手,固執地搖搖頭:傻落落,一報還一報,你還沒報恩呢,本王怎么能繼續施恩于你?恩情太多了要肉償的啊,這對你可不公平呢。

    這個沒有下限的男人!蘇落握拳,無語,你說的對,恩情太多了確實不好還。

    南宮流云優雅地點頭,順理成章地回答:嗯,所以今晚先還點利息。

    蘇落無語,說:你想怎么還?

    南宮流云忽然邪魅一笑,笑得魅惑眾生,乖落落,這得問你啊,你預備還多少?還利息?還本金?還是連本帶利一起還了?

    蘇落無語,沒想到他腦子里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她直接瞪他,利息怎么還?本金怎么還?連本帶利又是如何還法?

    南宮流云半垂著眼,慢騰騰地說,這個,講究可多了,不過今晚,本王會一一給你講解的,你別心急,咱們有的是時間。

    誰心急了!蘇落十分鄙夷地掃了他一眼,說:你的想法最好純潔一點!

    其實這句話飽含了很多意思,也表明了她的態度。

    今晚,確實得留下來。

    沒有南宮流云的命令,她確實出不去這晉王府,就算出的晉王府,也不知道晉王府外是怎樣的兇險。

    只是,今晚注定是不平靜的。

    蘇落早有心理準備,但事情的發展最后還是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夜晚。

    天空猶如披了一層黑色輕紗,寂寥的半空掛著幾顆殘星,發出黯淡的光澤。

    蘇落從沉思中回過神來,看一眼天色,發現時間不早了。

    我的房間在哪兒?蘇落拉住一個匆匆路過的侍女,皺眉問道。

    夜已過半,卻沒人來通知她今晚該睡哪兒,蘇落表示不能理解。

    那侍女耳聞這個問題,頓時心驚肉跳,立馬就跪地求饒:姑、姑娘,這事奴婢不知,您還是自己去問殿下吧,求您,求您饒了奴婢吧……

    她長的有這么嚇人嗎?怎么下人看見她就跟看見鬼似的?

    蘇落有些無語地摸自己長的清秀妍麗的臉蛋。這張臉挺漂亮的啊,等長開后,完全是傾國傾城的小美人呢。

    可跪在地上的侍女卻一個勁地求饒,求蘇落放過她。

    蘇落簡直無意了,直截了當道:行了行了,告訴我你們家殿下在哪里吧,我自己去問他。

    殿下,在,寢宮臥房。侍女。

    行了,你去吧。蘇落揮手將侍女打發走了。

    在晉王府短短半天時間,蘇落別的沒發現,倒是發現了這里的下人對于晉王殿下那是從心底最深處發出的敬畏。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股票指数的计算方法 中国福利彩票上海天天彩选4 甘肃11选五前三直最大遗漏号 幸运赛车号码走势 股票行情咨询 pk10一天稳赚几百万 广州十一选五推选计划 宁夏11选5走势图一定牛 云南十一选五100期 炒股入门书单 陕西快乐十分推荐技巧 私募分级基金配资 安徽快三免费计划网 刘伯温四肖选一肖期期准 股票今日开盘 贵州体彩网十一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