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廢材逆天四小姐 > 229-234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當場石化2

    不,不是,您老人家怎么會……到底是怎么看出來的啊?蘇落拎起小家伙上下打量,以她的肉眼看,這分明就是一只純白色的小奶狗啊,哪里有小神龍的樣子?

    老陳但笑不語,只深深地望了蘇落和小神龍一眼,繼而將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到那塊被尿液淋濕的原石上。

    老陳一開始就沒有選擇用切石刀,而是用磨石刀,從外圍慢慢往里面擦。

    在整個過程中,他的神色認真而凝重,小心而謹慎,生怕因為動作粗魯而磨損了極品晶石。

    而此時,除了蘇落外,還有一人站在老陳邊上觀看。

    這人不是別人,而是剛才還樂此不彼的柳乘風。

    他一開始確實樂的找不著北,但是,他眼見著老陳竟然接過蘇落的手親自解石后,他就有些不淡定了,急忙站起來自動跑過去。

    老陳解石的那雙手如行云流水,非常富有美感。

    只不過,隨著原石越磨越小,最后小到只有鵝蛋般大小時,依然沒有看到一絲晶石的樣子。

    柳乘風那屏住的一口氣頓時就松了,他見蘇落一臉期待的模樣,頓時就笑得樂不可支:嘿嘿,你不會以為這里邊真有晶石吧?真是笑死人了,都說了是廢料了,哪里還會有晶石?你看看,白白害的老陳替你辛苦。s3();

    蘇落雙手環臂,冷淡地掃了他一眼:怎么?你覺得里邊沒有晶石嗎?要不要賭一局?

    蘇落的視線停留在柳乘風腰際掛著的那個錢袋上。

    一千金幣也是不小的數額呢,花費在原石上本無可厚非,但若是讓柳乘風得了意,蘇落心中肯定是有一點不爽的。

    賭就賭,誰怕誰?柳乘風恨不得多從蘇落身上扒拉出金幣來呢。因為他看蘇落很不爽,只到她倒霉,他就會由衷的高興。

    那行啊,就賭剛才那袋金幣吧。蘇落揚手,隨意說道,若是那塊鵝蛋般大小的原石里什么東西都沒有,就算你贏,反之,就算我贏,如何?

    好!柳乘風將那袋金幣丟到桌上。

    蘇落也不落于人后,她隨手一揚也是一袋金幣出現在桌上。

    然后,兩人的視線全都轉到老陳那廂,目光緊緊盯著老陳那雙橘皮般皺紋卻靈活的巧手上。

    隨著那原石逐漸變小,再變小,最后,就只剩下雞蛋那么大了……

    柳乘風的嘴角噙著得意的燦爛笑容,他輕蔑地掃了蘇落一眼,你輸定了。

    勝負還未分曉,且耐心等待吧。蘇落看著那小塊原石,嘴里虛虛地應著。

    能夠讓小神龍激動的晶石,必然不是低檔次的晶石,極有可能是在綠色晶石之上吧?蘇落掂量著下巴,默默地思考著。

    哼,死鴨子嘴硬,等下有你好看的!柳乘風冷哼一聲。那么小的石頭里還會有晶石?騙誰呢?他才不會信。

    然而很快,事實就抽了柳乘風一記響亮的耳光。

    柳乘風再也笑不出來了,他嘴角的那縷來不及褪去的笑容瞬間僵硬在嘴角。

    當場石化3

    因為他竟然看到,就在那雞蛋般大小的原石邊緣,竟然出現一抹淡淡的青色……

    綠色還是青色?有些分不清楚,但是,絕對是有顏色就對了!

    而此時,老陳的目光也帶了幾分凝重,他可以放慢了磨石的速度,小心翼翼地擦著邊邊角角。

    很快,被灰白顏色掩蓋的晶石展現在眾人面前——

    晶石,青中帶綠的晶石?

    這這這……簡直太恐怖了!

    原本綠色晶石就已經非常難得了,在大陸上簡直是萬金難求,但眼前這顆不僅是綠色,它還帶了濃濃的青色。

    青中帶綠,一般都可以當做青色晶石來賣的,這可是價值五萬金啊!

    柳乘風只覺得腳底一軟,雙眼發黑,幾乎要暈厥過去了。

    這怎么可能呢!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太讓人匪夷所思了!這明明就是他丟棄不要的廢料了!

    天啊,他竟然將價值五萬金的青中帶綠的原石以一千金幣的價賤賣給了別人……此刻的柳乘風真的是后悔的腸子都要青了,他恨不得撲過去將那塊晶石搶回自己懷里來。

    陳伯伯好巧的手,好強大的運氣,若不是您出手,這晶石由我來切的話,肯定就破壞掉了。蘇落神色淡定,笑容如初,一點也沒有因為出了高檔晶石而忘形。

    老陳見蘇落這般從容淡定的模樣,又對比柳乘風那捶足頓胸的樣子,眼眸微瞇:收好了。

    嗯。蘇落將這塊晶石結果手,細細欣賞起來。

    這枚青中帶綠的晶石只有鴿子蛋大小,躺在白皙的手心,陽光照射下看起來流光溢彩,而且能夠清晰地感覺到上面流淌著濃郁的靈氣。

    柳乘風死死地盯著蘇落,那雙原本幸災樂禍的眼睛如今卻布滿森冷陰霾的寒意。

    蘇落抬眸,冷淡地看了他一眼,也不說話,只當著他的面徑直將桌上的兩個錢袋都收起來,輕描淡寫地說了句:你輸了。

    柳乘風的臉色愈加難看了!

    好不容易贏回來的一千金幣,就這么輕易地又被這臭丫頭收了回去。

    更何況……柳乘風的視線死死盯著那枚青中帶綠的晶石,恨不得一把搶過來,將其據為己有。

    這原是他的……不,本來就是他的!

    柳乘風咬牙切齒道:姑娘,這塊晶石你出價吧。

    干嘛?蘇落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

    賣給我,不管你出多少價,賣給我!柳乘風咬著后槽牙,一字一頓地吐出這句話,那雙蘊含著熊熊烈火的赤紅雙眼死死盯著蘇落,似乎一旦蘇落拒絕,他就會毫不猶豫地撲上去將其掐死。

    蘇落無奈嘆息一聲,無語地望著柳乘風:我說柳二公子,你這人怎么回事啊?怎么老想從我身上買東西?s3();

    蘇落掰著手指數落著:先是逼我將赤色晶石賣你,再是逼我將靈寵賣你,現在倒好嘛,又威脅我將這青色晶石賣你。我說柳二公子,你好歹也是丞相府的嫡子吧,怎么這么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呢?

    當場石化4

    蘇落的話一向言簡意賅卻犀利地直指重點。最新章節閱讀

    這一席話,奚落中帶著戲謔,語氣不見得多嚴厲,卻將柳乘風從頭數落到腳,頓時讓他面紅耳赤,喘著粗氣,氣得幾乎跳腳。

    柳乘風顫抖著手指,指向蘇落:臭丫頭,胡說八道什么?!

    誰知,蘇落還嫌氣不夠他似的,抱著小神龍,慢條斯理地說道:哦,原來剛才我那些都在胡說八道啊?原來你柳二公子沒有威逼我將青色晶石賣于你啊?那是我聽錯了,真是抱歉的很啊。

    說著,蘇落抱著小神龍轉身就走。

    她身后的柳乘風氣得半死,一口氣憋在喉嚨里上上下下,不知道該咆哮出來,還是該咽下去。

    蘇落身后的蘇小源簡直用崇拜到極點的目光凝望著蘇落,一雙眼睛閃閃發光,似乎在望著自己最崇拜的偶像。

    帥!簡直是太帥了!

    那可是柳丞相府的二公子耶,小姐竟然毫不留情劈頭蓋臉就是一頓訓,不僅將對方訓的灰頭土臉,還讓對方有苦說不出,這才是罵人的最高境界啊。

    蘇小源簡直佩服地都要跪地膜拜了。

    蘇小源,想什么呢?快前面帶路,今日的原石還沒選呢。蘇落拍拍小家伙的腦袋。剛才還見到陳老,但自從解出晶石后他就無聲無息的消失了,現在她就只能靠她的小向導了。

    啊,哦,哦!蘇小源這才回過神,一雙眼睛卻依舊閃閃發亮地崇拜地凝望著蘇落。

    蘇小源似乎對這里很熟悉,他熟門熟路地帶領蘇落七拐八拐地往里走,很快就到了一個破舊的側院。

    側院里光禿禿空蕩蕩的,里面連最基本的家具都沒有,有的只是成堆成堆的原石。

    原石分門別類碼好,每一堆都有相應的價碼明確標示,而在這邊上就有一抬抬的解石機供客人免費解石。

    就在蘇落和蘇小源離去后,柳乘風忽然像抽風似地回過神來。

    他的目光陰沉地盯著地上的石屑,腦中漸漸變得清明起來。

    今日他總共見了那臭丫頭兩面,而兩次,她都解出晶石來……這說明什么?

    這說明了不是她運氣好,就是她身上懷有異寶,一個能夠分辨出原石里邊是否有晶石的異寶!是的,一定是這樣,沒錯!

    不行!必須跟著她。

    就算她吃肉,自己怎么也要撿點湯喝喝。便宜決不能讓她一個人占了。

    想至此,柳乘風恢復了神色,帶著手下朝蘇落所去的側院大步而走。

    當柳乘風到的時候,蘇落正蹲在地上細細地觀察原石,一顆顆地看過去。

    當然,她這不過是做做樣子的,真正知道原石里是否含有晶石的是小神龍而不是她。

    但是,她決不能將小神龍暴露出來,不然的話,以她現在弱小的實力,非但保護不了它,反而還會害了它。

    忽然,蘇落感覺到一道炙熱而又陰毒的視線匯聚在自己后背。

    蘇落不用回頭也能猜到,這雙飽含憤恨的目光絕對是柳乘風的。

    當場石化5

    他又跟來這里干嘛?

    還想強買自己手中的青色晶石?蘇落想了想,卻搖搖頭否定了,至少在這陳府中,他柳乘風不敢明目張膽地亂來。

    那么,現在他又跟來做什么呢?

    蘇落的視線掃過在原石上蹦蹦跳跳打滾的小神龍,忽然目光冷凝,是了,他必定是猜到了一點端倪,跑來給自己添堵的,既然如此,那不如……

    蘇落嘴角勾起一抹邪惡冷笑:柳乘風啊柳乘風,既然你還不死心地要玩,那本姑娘就玩死你。

    蘇落裝作非常認真地觀察著她面前那塊上百公斤的原石,她一寸一寸地看著,摸著,敲著,忽然,她的臉上似乎閃過一道驚喜。

    但是,她又怕被人看見似的,嘴角用力抿著,一副強自按捺住興奮的表情。

    一會兒后,她又偷偷地抬頭眼睛轉了一圈,發現沒人注意到自己后,這才輕輕舒了一口氣。

    以上場景,全都映入柳乘風的視線。

    蘇落取過一塊墨錠,正想在原石上落款,卻忽然橫斜里伸出一只手,迅速在那塊近百公斤的原石上寫下自己的姓氏。

    老陳的規矩,誰先在原石上落款,這塊原石就歸誰。s3();

    蘇落回頭望去,發現來人竟然是柳乘風,不由的勃然大怒:你怎么回事?從哪來冒出來的?明明是我先看中的!別人看石料的時候,旁人不許插手,這樣簡單的規矩你也不懂嗎?

    誰知,柳乘風卻冷冷地掃了她一眼,趾高氣揚道:這塊原石本公子先前就看中了,只是急著解石,這才暫時放到一邊的,要說早,那也是我比你早。

    你——蘇落似乎氣得不輕,小臉漲紅,恨不得沖上去將對方掐死的架勢。

    你什么你,有本事你抓緊點啊,動作這么慢,怪誰?柳乘風鄙夷地白了蘇落一眼,卻興奮地指揮著手下將原石搬走。

    好好好,這塊石頭讓你,不過你可看清楚了,這塊原石可是三千金幣的,你可別后悔。蘇落似乎很憤怒,跺跺腳,很不高興地走了。

    三千金幣?柳乘風這才看清楚上面的標價,頓時只覺得心頭一跳。

    這么貴的原石?

    不過沒關系,既然那臭丫頭這么想買這塊原石,那就說明里面肯定有晶石,一定是這樣!那臭丫頭一定是在虛張聲勢,想讓自己將原石轉讓給她。

    柳乘風冷哼一聲,他才不上當呢。

    之后。

    蘇落依舊全神貫注地,仔仔細細地在原石上敲敲打打,然后每次都在幾乎快選定的時候被柳乘風趁機搶走。

    最后,蘇落怒了:柳乘風,你什么意思?!

    柳乘風得意洋洋道:這些原石又不是你家,本公子想買就買,關你何事?

    行行行!那些你都買去吧,虧不死你!蘇落氣呼呼地跺腳。

    見蘇落被氣得跳腳,柳乘風越發興致高揚了。若那些原石里真的什么都沒有,這臭丫頭會氣成這樣?很明顯這臭丫頭是在惱羞成怒嘛。

    柳乘風慢條斯理地搖著扇子,卻亦步亦趨地跟在蘇落身后。

    當場石化六

    那七塊原石已經夠你賺的了,還跟著我干嘛?蘇落不悅地瞪他一眼,放開喉嚨朝外喊道:陳伯伯,柳乘風不守賭石規矩,您快過來管管!

    柳乘風被氣得脖子都差點歪了。這臭丫頭還真當老陳當她親伯伯呢,還喊人?

    然而,神出鬼沒的老陳這次竟然真的出現了,一雙陰沉沉的目光死寂般射向柳乘風,聲音肅殺陰冷:不守規矩,滾。

    然后,在柳乘風難以置信的目光中,老陳又悄然無息地消失了。

    ……柳乘風張張嘴,艱難地咽咽口水,目光慢慢移到蘇落臉上。這臭丫頭和老陳難道真的有關系?

    哼。蘇落淡淡掃了他一眼,搬起幾塊原石,付過金幣后,就拿到切石機前就開始解石。

    此時天色尚早,不過老陳家又來了幾個熟客,漸漸的氛圍有些熱鬧起來。

    蘇落自伙計手中取過切石機,然后將毛料固定住,沒花多少力氣就已經將表皮的一層擦開了。四周是白花花的一片,根本就沒有出晶石的跡象。

    蘇落卻神色如初,不緊不慢地解著。

    在老陳這里很少有當場解石的,蘇落來了這一手,頓時將人群都給吸引過來,慢慢的,周圍竟圍滿了人。

    柳乘風的注意力也被蘇落這邊的解石吸引住了,不由自主地走進人群,暗中觀察著。

    他覺得這臭丫頭運氣好極了,說不定這次又能解出高檔晶石來呢。

    蘇落眼角余光看到柳乘風的身影,眼眸低垂,誰也沒注意到她眼底那抹讓人捉摸不透的深意。

    靠皮晶石。蘇落手中的這塊原石里確實蘊含著晶石,但卻是最最差勁的靠皮晶石。

    靠皮晶石,顧名思義就是,這里面的晶石只有靠著表皮的薄薄一層,內里是全空的。這種靠皮晶石其實就是用來坑人的。

    之前蘇落本來看中這塊,但是了靠皮晶石四個字,就這四個字立即讓蘇落轉了主意。既然是用來坑人的靠皮晶石,不坑柳乘風這個冤大頭,還留著坑誰?

    所以,蘇落當下就決定要在這里將這塊靠譜晶石解開。

    根據小神龍提供的線條,蘇落按住切石機的手柄緩緩地切了下去,一刀,又一刀。

    這價值五千金的原石在她面前卻似乎只是再普通不過的石頭,只見她的雙手穩健如磐石,快速如疾風,動作柔美如行云流水,沒有一絲一毫地抖動。

    蘇落纖細白皙的手指掀開那切開的一塊薄皮。

    眾人順著她的視線往那原石望去,一見之下,下一瞬間,幾乎所有的人全都倒抽一口冷氣——

    天啊!!!

    這是什么情況?s3();

    出晶石了,這是毫無疑問的,但是,竟然,竟然是青色晶石!

    這位姑娘的運氣也未免太好了吧?青色晶石啊!這是何等的珍貴?帝都已經有好一陣子不曾傳出切出青色晶石的消息了吧?

    一時間,眾人的嘴巴都張得大大的,那看著蘇落的眼睛就跟看鬼似的,久久難以回神。

    當場石化7

    柳乘風此時望著蘇落的那雙眼睛幾乎噴出血來。

    這、這臭丫頭怎么就這么厲害!她剛剛就解出一塊青色晶石來,現在又是一顆青色晶石,她、她、她……在她面前,難道這些晶石就是地里的大白菜,隨便撿都能撿到的?

    柳乘風此時嫉妒的簡直快要吐血了。

    就連一向行蹤詭秘的老陳,此時也悄無聲息地出現在蘇落身后,他望著蘇落的身影,眼底閃過一絲復雜的光芒。

    這塊切面并不大,準確地說,只露出了嬰兒巴掌那么小一塊,但是那抹喜人的青色光彩卻似噴薄而出,晶瑩剔透,濃郁的靈氣沁人心脾。

    三萬金!人群中不知是誰先喊了一句。

    那人一邊說一邊拼命往里面擠,頭上的冠帽都有些被擠歪了,這才終于擠到蘇落身邊,他二話不說蹲下去就細細觀察起那塊原石來。

    是的,沒錯,這沁人心脾的靈氣怎么都做不了假,就是青色晶石無疑。

    現在蘇落還只切出了那么一小塊,后面隱藏在原石里的是什么,誰都不知道。所以,這位李老趕緊就出價了,因為一旦蘇落切出一塊完整的晶石,那么其價值根本就難以估量的。

    但是,在場的誰都不是傻子。

    既然李老能看出來,他們又豈會看不出來?更何況像青色晶石這種高檔晶石,在大陸上一向都是緊俏貨,可遇不可求的,有價無市的。

    四萬金!又有一個人拼命朝里面擠過來,大聲開價,小姑娘,老夫出四萬金,你可要出手?

    四萬四千金!還未等蘇落回話,又有一人緊跟著價了。

    五萬五千金!立馬就有人搶著出價。

    四萬六千金!

    五萬金!李老大掌一拍,大喝一聲,諸位,切出來的一塊青色晶石,市場價也就是五萬金,這還是沒切出來呢,誰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諸位還是不要太意氣用事的好。

    蘇落余光瞥到柳乘風神色激動地站在一邊,她嘴角微勾。

    柳乘風,就等你出價了呢。蘇落這般想著,她順著那條切口又往邊上切了一刀。

    一刀落下,掀開那小小的皮層,果然,還是青色晶石。

    一時間,大家全都激動了,沸騰了,轟動了。

    是的,就是青色晶石!絕對沒有錯!既然這一刀能切出青色晶石,那么下一刀自然還會有!

    蘇落見柳乘風雙眼冒出紅色光芒,一雙手緊握成拳,激動連連,心中頓時樂開了。

    好,很好,柳乘風,坑的不是別人,就是你,快來吧。

    不出蘇落所料,柳乘風大步朝蘇落走來,他看了那青色晶石一眼,直接就開口道:八萬金幣!

    原本青色晶石的市場價只有五萬金,但是現在柳乘風卻硬生生增加到八萬,一時間讓人面面相覷。

    李老皺眉,細細觀察過那切口后,咬牙又報了價:九萬金幣。

    柳乘風傲慢地揚著下巴,青色晶石可遇不可求,我柳乘風代表柳丞相府,出十萬金!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股票配资 开奖结果记录 今晚广东36选7开什么码 重庆时时是不是重庆开奖 山东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下载急速赛车 斗地主玩法教程 子基金配资 吉林十一选五出什么号 江西十一选五骗局 黑龙江22选5中奖情况 原油期货交易技巧 一分11选5网站 时时彩龙虎和计划app 十一选五任三稳赚技巧 北京快乐8全额提现能到账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