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廢材逆天四小姐 > 175-180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計中有計7

    蘇落搶過來一看,頓時有些傻眼了。最新章節閱讀

    老天爺是不是特別眷顧她啊?

    難倒她真是幸運女神的私生女?

    這一刻,就連她自己都有些信了。

    小萌龍嘴里叼著的不是別的,正是金幣,金光閃閃,如假包換,帝國官方鑄造的金幣。

    奇怪的是,這枚金幣還帶著泥土的濕氣。

    哪兒來了?還有沒有?蘇落從床上翻起身來,興致勃勃地抱著小萌龍,戳戳它腦袋。

    這娃簡直太可愛了,每次她陷入困境的時候,它都能住她一臂之力。

    蘇落發現它對于寶貝有著驚人的洞察力。

    簡而言之就是具有本能的尋寶能力。s3();

    在它周身范圍內,但凡珍寶,都別想逃過它那異常靈敏的鼻子。

    在這破壞的小院子,它都能找到金幣,實在是太強大了。

    嗷嗚嗷嗚——小萌龍雙眼發光,咬著蘇落的褲管,示意她跟著它走。

    這枚金幣帶著濕泥土的氣息,很顯然是從地下刨出來的,難道這小破院子竟然還真的埋有金幣不成?

    蘇落心中閃著無數個疑問,腳下卻自動跟著小萌龍,由它在前面引路。

    小東西只跑了一會兒就停下來了,它低頭朝著那小坑嗷嗚嗷嗚直叫喚。

    這里是一棵大槐樹,而且就在蘇落的院子里面。

    蘇落湊上去一看,頓時和小萌龍一樣雙眼放光。

    閃閃發光的金幣,堆滿了一個箱子,目測大概有上萬枚金幣之多。

    這地方怎么會有這么多的金幣?蘇落沒有被財富沖昏腦袋,她不斷地思索著,總覺得似乎有哪里不對勁。

    她謹慎地捻起泥土,放在鼻翼下端仔仔細細地聞過。

    又拿起那一枚枚金幣細細查看過。

    泥土沒有問題,金幣也沒有問題……但是,蘇落看著那金幣后面的年份數字,嘴角卻勾起一抹似有若無的冷笑。

    木箱子很顯然是做舊的,有著淡淡的腐朽氣息,這一切都似乎預示著,這個木箱子埋在地下很久了。

    但是金幣后面的年份……呵呵,竟然是今年剛鑄造出來的,這,可能嗎?

    在她的院子里,出現一堆來歷不明的金幣……為的是什么?

    是誰在布局?又是誰在設計她?

    蘇落看著這些金幣,嘴角勾起一抹危險至極的冷笑。

    這些金幣,不要白不要。

    蘇落原本想將金幣收進空間中,但是她忽然想起上次被鵝黃追殺的事……空間之事還是小心謹慎微為妙,要是不小心被別人知曉,她就沒安生日子過了。

    于是,蘇落故意來回幾趟,慢慢地將金幣分批搬回到自己院子里。

    最后,她拿著鏟子將小坑子填平,恢復成原狀。

    墻垣后面,一雙犀利的眼眸默默地注視著蘇落,看著她發現金幣時候那滿眼發光的貪財樣,看著她一趟趟地將金幣分批次搬走……

    她的眼底閃過一道毒辣的光芒,嘴角浮起陰冷的詭笑。

    然后,她轉身悄然離去。

    只見她的身影迅速閃過,很快便到了一座端莊大氣的院落。

    這里是蘇夫人所居住的正房。

    鐵證如山

    回稟夫人,四小姐果真將金幣都挖回去了,一個金幣都沒剩下。神秘姑娘站在蘇夫人面色,畢恭畢敬地說道。

    很好,繼續監視,絕對不能讓她有機會將金幣運出去。蘇夫人一雙美眸浮現毒辣的陰笑。

    蘇落果然還是上不了臺面,只一點點金幣就能讓她上當。

    呵呵,蘇落啊蘇落,這一萬金幣,你就拿當陪葬吧,反正,你也活不了多久了。

    蘇夫人只要一想到等此事了結后,永遠都不會再見到這兩個庶女,她的心情就特別的好,嘴角漾起一抹愉悅的弧度。

    一連過了幾天,日子都很平靜。

    這一日,書房內。

    蘇子安看著手中的調查結果,劍眉深深皺著,臉色顯得異常難看。

    厚厚的一沓調查報告,上面清清楚楚地寫明了,蘇挽之事與蘇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害人動機,蘇落有。

    因為蘇挽之前針對她,所以她懷恨在心,以至于報復蘇挽。

    而且這調查報告上還附上一個強有力的鐵證!

    蘇落竟然在傭兵工會發布一條任務,這條任務的內容就是讓男人去強奸蘇府三小姐蘇挽!

    看著那落款處那龍飛鳳舞的筆跡,蘇子安神色陡然間陰云密布。

    這是蘇落的字跡,絕對沒錯。

    原本他也不會認出來,只是上次蘇落為他抄寫金剛經,他看過幾眼,發現蘇落的字竟然出奇的遒勁,所以對她的字跡有印象。

    蘇夫人看看蘇大將軍,又看看白紙黑字的調查報告,她皺眉,柔聲道:這調查報告屬實嗎?妾身覺得落兒最算心腸再壞,也做不出這事兒啊,將軍還是不要輕易下決斷吧?

    那是你太善良了,根本就不懂人心險惡啊,夫人。蘇子安安慰了蘇府后,提起蘇落,面色變得鐵青,眼底似有兩簇火苗跳躍,這份調查報告為夫親自監督的,怎么可能有假?

    蘇夫人面上不動聲色,心中卻暗自腹誹,冷笑連連。

    怎么可能不會有假?這份調查報告明明就是她在幕后操縱的。

    她完全可以證明,這份調查報告絕對是假的。

    但是,身后幕后操縱boss,蘇夫人當然不會蠢的說出來了,而且,她還必須添油加醋,讓蘇子安的怒火更盛。

    可是,落兒她……應該不會吧?

    哼!來人,去將蘇落給本將軍綁到大堂去!蘇子安揚起怒道。s3();

    此事必須弄清楚,否則留著這樣一個心思歹毒的丫頭,蘇府別想有好日子過!

    大堂內。

    奢侈華麗的太師椅上,蘇子安凝眉冷肅,威嚴地坐在上首。

    蘇夫人慈眉善目地坐在他身旁,精致的臉上浮現一抹淡淡的憂愁和無奈。

    蘇靖宇站在下首,平靜的面容中看不清神情。

    蘇落被侍衛帶到正堂。

    逆女!還不快跪下!蘇子安冰冷的聲音不含一絲溫度,眼底似乎隱藏著兩簇火苗。

    蘇落細眉微蹙,中規中矩地行禮,繼而掃視了一圈,淡聲問道:爹爹擺出這般陣勢,又用強勢手段請女兒過來,不知道有何教誨?

    百口莫辯1

    蘇子安面色威嚴,不怒自威,眼神冰冷的沒有一絲溫度:臭丫頭,你還有什么話說?

    蘇落面上不動神色,心中卻暗自警惕。能讓蘇子安氣成這樣,當真是不容易,只是她還真不知道到底大聲了何事。

    只見她神色淡然無波,波瀾不驚地問:爹爹,你在生氣什么?

    做出了這等事后,她竟然還用一種完全不知情的眼神望著自己!蘇子安怒聲咆哮道:說!你三姐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原來是蘇挽的事?蘇落心中閃過一絲疑惑,她記得很清楚,當初放火的時候并沒有任何的人證物證可以證明是她所為,那么這位便宜老爹如此信誓旦旦地將罪名加諸到自己身上,莫不是在唬她?

    蘇落閃著一雙迷茫的漆黑瞳眸,一臉疑惑不解:三姐姐的事,怎么會是我干的呢?爹爹,您也未免太看的起我了吧?

    此時她淡然而立,眉宇間看不出一絲心虛和失措,有的只是無辜和迷茫,還有一絲難以置信……她演的不溫不火恰到好處。

    蘇子安重重冷哼,他啪的一聲將一疊紙張朝蘇落劈頭蓋臉甩過去!

    鋒利的澄心堂紙,紙邊鋒利如刀,若不小心,嬌嫩的面頰極容易被割傷。

    蘇落不動聲色地避過,泰然自若地撿起散落一地的紙張,集合在手中,一張一張的翻閱著。

    那怡然自得的神情,旁若無人地翻著書頁……她竟將此地當成書房,而不是審案現場!

    簡直,簡直目中無人!

    蘇子安胸口憋著一口怒氣,不上不下,真真將他憋的是臉紅脖子粗。

    他一雙銅鈴般的雙目死死盯著蘇落。

    一張張地看完后,蘇落將一疊紙拿在手中,抬眸望向蘇子安,眼眸閃耀著一種光芒:爹爹,你相信這上面的話?

    哼!蘇子安重哼一聲,你現在還有何話說?!

    他的意思已經表達的非常明顯了,他就是相信這份調查報告,而且是十萬分的確信。

    蘇靖宇神色冷淡,陰鷙的目光盯著蘇落,臉上是無盡的責備之色:蘇落!你怎么能做出這種心狠手辣之事?就算挽兒再如何不對,她也是你姐姐啊!你這么做,已經將挽兒的下半輩子全部毀掉了,你知不知道?

    蘇落的目光淡淡朝蘇靖宇射去。

    如果他不出聲,她都快忘記這位心完全長偏的哥哥了呢。

    一旁的蘇夫人柔聲嬌叱:靖宇,怎么說話的?一切自有你父親定奪。

    蘇夫人又憂愁地望著蘇落:落落別怕,此事或許是有人造謠生事,你只要將知道的都說出來,你父親不會冤枉你的。

    蘇落面上無波無瀾,心中卻暗暗冷笑。

    蘇夫人一張好會說話的嘴。

    她雖然表面上喝斥蘇靖宇,表面上安撫自己,但字字句句不離她的便宜老爹,故意挑起他本就蓄勢待發的怒火。

    高手,絕對是高手。

    蘇子安果然如她所料,重重一拍扶手:蘇落!你認不認!

    百口莫辯2

    若是認下這個罪名,蘇落知道,她絕對不會是被趕出蘇府這么簡單。最新章節閱讀

    以蘇夫人的手段,怎么可能會讓她活著?

    而且,背著這樣的罪名,好聽嗎?蘇落又不是傻子,她自然不會認。

    她做這件事的時候就將前因后果步步設想清楚了,只是她沒想到的是,蘇夫人會在這里面橫插一杠,以至于讓簡直的事情愣是變得復雜。

    不過沒關系,她倒是想跟蘇夫人好好斗斗,看看她的底細。

    我又沒做過,怎么認?認什么?蘇落不卑不亢,神色淡然。

    還死鴨子嘴硬!蘇子安怒極反笑,好好好!既然你如此嘴硬,那就人證上來,看你如何狡辯!

    來人,帶莫先生上來!蘇子安陰冷的目光盯著蘇落看,眼底殺氣滿的幾乎要溢出來。s3();

    莫先生大約五十歲左右,一身中等的綢布衫,尖嘴猴腮,一雙眼睛滴溜溜地轉著,閃著精明的光芒。

    讓這樣的人來指證?蘇落眼眸閃過一道譏誚的光芒。

    莫先生,當日的事究竟是如何的,你且仔細說來。蘇子安此事為了揪出蘇落這只害群之馬,簡直有些瘋魔了。

    莫先生是傭兵工會的執事,在發布追殺任務這方面,是由他統管的。

    莫先生目不斜視,恭敬地給蘇子安行禮后才朗聲道:回稟將軍大人,按照傭兵工會的規矩,是不可以隨便透露顧客的資料,但既然是大將軍要徹查,傭兵工會也不能不配合。

    嗯,你只管說,本將軍自然會與你們會長打招呼。蘇子安讓揮手示意,讓他放寬心,只管說。

    是。莫先生垂眸,畢恭畢敬道:當日有位姑娘來發布懸賞任務,大將軍也知道,傭兵工會什么任務都可以發布的,只看人敢不敢接了。當時那位姑娘的任務一出來,幾乎沒有人敢接,但最后,被一位極度缺錢的會員接走了。

    那是什么任務?蘇子安淡聲問。

    莫先生猶豫了片刻,他偷眼看去蘇落,一副想說又不敢說的鬼祟模樣,最后,他似乎終于下定了決心,握緊拳頭,神色間一片凝重,語氣也跟著謹慎起來:是……玷污蘇家三小姐!

    那位發布任務的姑娘……是誰?!

    蘇子安咬著后槽牙,一字一頓地問著莫先生,一雙眼眸卻迸發出千年寒冰,利劍般盯著蘇落。

    他暗自猜想,蘇落涉世未深,在這種情況下,就算她再如何會偽裝,也必定會驚慌失措。

    但是,讓他失望的是,蘇落不僅沒有驚慌失措,她的神情一如之前,無波無瀾,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眸竟然、竟然還閃耀著好奇的光芒。

    她、在好奇、什么?

    難道不應該忐忑不安嗎?

    蘇子安無語了。

    蘇靖宇和蘇夫人心中卻暗自警惕。

    原本以為蘇落這臭丫頭很好對付,但現在看來,似乎有點難度呢。

    蘇落眼眸微瞇,心中冷笑連連。

    真是難為他們了,為了對付她,竟然在他們面前演出這樣一場精彩的戲碼。

    百口莫辯3

    只可憐她那便宜老爹,自以為掌控一切,誰只是成為別人手中的刀,被人借刀殺人。他非但不知,還自以為是。當真是可憐。不過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旁人沒注意到,但一向觀察入微的蘇落卻注意到,莫先生在說話的時候,目光偶爾瞥向蘇夫人身邊的趙嬤嬤,兩人之間似乎存在著某種不知名的默契。

    到底是什么默契呢……真是讓人費解啊,費解。

    莫先生,盡管說,當初那位發布任務的姑娘到底是誰!蘇靖宇見莫先生似乎有些猶豫,頓時神色凜然,義正言辭地說道。

    莫先生看看蘇靖宇,又看看蘇子安,不期然間,他與蘇落的視線對上。

    瞬間,他似乎受到驚嚇,下意識地避過去。

    是……是……莫先生一直低著頭,不敢抬眸,聲音也斷斷續續的。

    你放心,一切自有本將軍給你做主!此事,也斷斷不會傳揚出去,對你在傭兵工會里的職務也絕對不會造成任何困擾!蘇子安保證。

    他是大將軍,久居上位,身上自有一種不怒自威的霸氣。

    啪啪啪——大堂門口忽然傳來一道鼓掌的聲音,那聲音一頓一頓,似乎頗有興致。

    蘇子安冷眉豎起,朝外面大聲喝道:誰在外面?!下一句朝守在門邊的子息喝道:怎么回事?不是吩咐了不讓任何人進來的?

    此事,不管怎么說都是蘇府的家丑,蘇子安絕對不會讓這件事傳揚出去。但是現在,竟然來了外人?

    然而,隨著一陣腳步聲傳來,蘇子安的神色卻微微有些變了。

    一群人簇擁著那宛若神明的男子徐徐踏進內堂。

    他習慣性地站在前方,一雙紫眸淡漠無比。

    只見他身姿優雅尊貴,似被一層金光籠罩一般,尊貴非凡,氣勢凜人。

    太子?

    竟然是太子!

    他怎么會在這個時候來這里?

    而且,他的身后還跟了兩位妙齡女子,蘇子安認出來,其中一位是蘇溪,另外一位是……

    只見她一襲淡粉色的荷花抹胸,腰系百花曳地裙,輕靈飄動。

    頭發挽成一個復雜出彩的流云髻,胸前幾縷青絲蕩在白皙無暇的鎖骨處

    膚如凝脂,雪白中透著粉紅,似乎能擰出水來。s3();

    只是雙眸似水,帶著談談的冰冷和孤傲。

    確實,她也有孤傲的資本。

    清兒,你出來了?

    蘇子安還不曾說話,蘇夫人已經激動地站起身來,身子似乎微微有些顫抖,似乎是因為太高興的緣故。

    蘇夫人口中的清兒,就是蘇清,蘇家二小姐,蘇溪的嫡親姐姐。

    她因為天賦絕佳,自小就被藍海大師收為關門弟子,帶在身邊悉心教誨。

    半年前,她到了三階瓶頸之期,便聽藍海大師的話閉關修煉。

    現在她出來,莫不是?

    蘇夫人和蘇子安都期待滿滿地凝望著蘇清。此時,他們已經完全忘記了蘇落的事。

    跟蘇清這天之驕女比起來,蘇落算什么呢?

    父親,母親。蘇清上前拜見父母。

    百口莫辯4

    清兒,你……蘇子安和蘇夫人抿緊下唇,緊張兮兮卻滿含期待地望著蘇清,期待能從她口中得到自己所希冀的信息。最新章節閱讀

    蘇清淺淺一笑,微微頷首道:清兒幸不辱命,這次閉關終于晉級到四階。

    她的話清清淡淡,卻自有一股居高臨下的孤傲。

    確實,能夠在她這個年紀就晉級到四階,前途簡直不可估量。

    要知道,除了晉王殿下那個天賦強大到變態能夠在二十歲之前晉到七階外,放眼整個東陵國,這個年齡段能夠晉到四階的,幾乎寥寥無幾,只有屈指可數的幾位罷了。

    聞言,蘇子安頓時大為驚喜!

    好!好好好!簡直太好了!我蘇子安果真是大輩子積福積德,才盼來這么好的女兒啊!哈哈哈哈哈——蘇子安高興地大笑,神色間非常得意。

    蘇夫人更是高興,她拉著蘇清的手不斷微笑,點頭,贊賞連連。

    蘇清余光瞥到身邊的蘇溪,見她嬌俏的小臉上紅唇嘟起,蘇清的目光投向蘇子安,笑道:恭喜父親母親雙喜臨門了。

    哦?除了你這事兒外,還有別的喜事?蘇子安放柔聲音。

    現在他對蘇清簡直是心疼到骨頭里去了。

    爹爹還不知道吧?溪兒這次的運氣更好,她路上有奇遇,現在已經是三階了。蘇清輕笑道。

    三階?溪兒,這是真的?對于此事,最高興的莫過于蘇夫人了。

    她的兒女個個都很成器,很讓她欣慰。

    嗯!見所有視線都集中到自己身上,蘇溪原本驕傲的表情一時間變得有些羞澀,她做淑女狀,低低點頭。

    好!太好了!簡直是太好了!果真是天佑我蘇家!蘇子安抑制不住,得意地哈哈大笑起來,不愧是我蘇子安的女兒,太會給老子爭臉了!

    他偏頭對蘇夫人柔聲笑道:夫人啊,你生的好女兒啊,個個都成器,本將軍歡喜的很。不像那兩個庶女,一個比一個廢材無用,惹人厭煩。哈哈,古人誠不欺我,嫡出和庶出果真是天壤之別!

    蘇子安此時完全沒有顧慮到蘇落的心情,當著所有人的面,毫不掩飾地表示他對另外兩個女兒的喜愛和偏心。

    蘇落眼底閃過一道似有若無的譏諷。

    三階的蘇溪?

    四階的蘇清?

    果真是好強大呢,修煉速度好快呢,她真真是要羨慕死了啊。

    跟她們比起來,她果斷就是二階的小廢柴,家里頭最低階的那位。

    但是,如若蘇子安知道,蘇落僅僅只用一個月的時間就從零晉級到二階,只怕嚇也要嚇死他了。

    因為,就連他一直奉為天才的蘇溪小天才,她從五歲開始修煉,修煉了整整八年,也不過才二階巔峰而已。若不是此次機緣巧合,還不知道她何時會突破呢。

    但是蘇落達到二階,只用了短短的一個月,三十天時間。

    這樣的修煉速度,不過放眼東陵國,就是放眼整塊大陸,也找不出一個修煉速度能跟她相比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新时时彩软件下载 河北快三和值振幅 中国竞彩玩法介绍 北京pk赛车10官网 炒股配资平台哪个好 快乐12前三直选遗漏号 排列五专家预测号码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统计 炒股六句口诀 甘肃快3遗漏号码 股票分析图 融资融券和股票 后三组选包胆怎么玩 彩票东方6十1开奖结果 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 内蒙十一选五app官方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