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廢材逆天四小姐 > 7-12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那就親本王一口

    但是他的眼底,隨性慵懶的同時,又有一種掩飾不住的絕世鋒芒睥睨天下,舉手投足間強勢霸道,氣勢逼人,流露出渾然天成的王者霸氣。

    好。好半晌,蘇落才緩緩答道。

    這條件,怎么說都是她占便宜。親一口而已,又不會少塊肉?前世的她逢場作戲又不是沒經歷過。

    她現在是什么都缺,正需要送上門來的冤大頭。

    于是,兩個各懷鬼胎的陰險男女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交鋒。

    蘇靖宇一行人匆匆而來。

    蘇靖宇是蘇家長子,夫人所出,天賦很不錯,才二十歲,就已經是三階高手,這是很多年青一代難以望其項背的。

    他并不是一個人來的,而是帶了一群人過來,浩浩蕩蕩,場面甚是威武。

    蘇溪氣的不行,但是又無可奈何,她將自己整個人藏身在荷花之后,生怕露出一絲端倪,心里已經將蘇挽給罵的半死了。

    她怎么都沒想到,她蘇溪會有如此狼狽的一天!s3();

    如果來的人單單只有蘇靖宇那也就罷了,偏偏他的身邊跟著的是太子殿下和世家公子。現在如果再出去,這般模樣被他們看到,保準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傳遍整個帝都,到時候她蘇溪還怎么在帝都混?

    蘇溪惡狠狠地瞪了蘇挽一眼,她發誓,等她出去后,絕對不會放過蘇挽這個賤人!

    蘇挽也氣的半死,她也沒想到,自己運氣會這么糟糕。

    這眼看著場面是越來越糟糕了,來的人也越來越多了,這要是被發現了……難道說她們姐妹倆下水游泳?

    這是春天啊,又不是夏天。

    蘇落看著那群錦衣少年,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

    這倒是意外之下呢,沒想到這群人會過來,看蘇溪和蘇挽悄悄地垂下腦袋縮在荷花后,蘇落就明白,那些人的身份應該很了不得。

    為首那人應該是太子,只見他一襲淡黃色淺色錦袍,腰系騰龍束腰,刻意修整過的眉毛,高挑的鼻梁,淺淡薄唇,勾起的唇角里透出高貴不可一世的傲氣,帶著囂張傲慢的味道,整個人看起來殘暴陰柔,一看性子就不好。

    孫靖宇一襲墨綠色錦袍,腰系水晶玉帶,面容俊朗,劍眉星目,此刻他正緊蹙眉宇,神情似乎不悅。

    太子看著這場小火,哈哈大笑起來:靖宇,你們府上這是干嘛呢?這是燒著玩兒呢?

    不止太子,太子身后的世家子弟也都跟著笑起來。

    因為擺在他們面前的事實確實值得玩味,而且一看明顯就是故意而為。

    這哪里失火了?分明就是戲弄人嘛。

    此刻,在他們眼前的是一個不大不小的火堆。底下是干枯易燃的草堆,而上面則覆蓋了一層鮮活的綠葉。眾所周知,柴沒曬干,燃燒的時候煙霧特別大,而對方明顯就是以此引誘他們過來。

    蘇靖宇此刻心中也有些狐疑,他好看的眉宇展顏一笑,對太子道,既然沒事,那便回去吧?今日老師教的功課靖宇還有點不明白,正好請教太子殿下。

    炙熱的氣息縈繞

    蘇靖宇心中有一種不太好的預感,此事蹊蹺,他預感再在這里呆下去,鐵定會發生一些他不愿意看見的事。最新章節閱讀

    他和太子都在帝都高級學院里,而且還是同系,兩人都是風系元素,再加上蘇靖宇刻意巴結,所以他與太子走的極近,儼然已經是太子的嫡系。

    太子陰冷一笑:這惡作劇竟敢在大將軍府里作弄,當真是膽大包天,靖宇,你可要好生查查。

    五人合抱的高高樹椏上,繁茂綠葉將蘇落和南宮流云的身影遮掩住,兩人呼吸都放的極輕,所以誰也沒發現。

    忽然,蘇落感覺到后頸一熱,炙熱的氣息頓時縈繞在她敏感的耳垂邊上。

    不待她反應過來,南宮流云邪魅低沉的聲音戲謔道:想不想看更精彩的畫面?

    哦?蘇落將身子往前挪,離他遠遠的,回頭望著他,一眼便望進他那雙光澤流動中閃耀著璀璨如星光芒的眼眸。

    此刻,他的鳳眸像海水一樣清潤,平靜安詳,面容上肌膚細如美瓷,仿若世外桃源中的謫仙,可遠觀而不可褻玩。

    南宮流云近距離打量著眼前的丫頭。

    明眸皓齒,膚如凝脂,口如含丹,小臉上素面朝天,卻遠勝濃妝艷抹,看起來如春暉朝露,清新可人。特別是那一雙眼睛,眸含春水清波流盼,美目流轉間,水靈動人。

    美目清澈淡然,神情卻更顯淡漠,她嘴角勾成一抹清冷的弧度,如同白云般飄渺虛無,又似寧靜的海水般無波無瀾。

    南宮流云腦海中忽然閃過一個念頭,將她眼眸深處的冷靜徹底打破,該是很有趣的事吧?

    忽然,他強而有力的修長手臂一撈,另一只白皙潤澤的手指抬起蘇落尖尖下顎,濃重的陰影朝蘇落覆蓋而下。

    就在這緊要關頭,蘇落一只手掌隔開了他與她的唇。

    游戲還未分勝負呢,你急什么?蘇落似笑非笑斜睨,壓低聲線。

    勝負么?不過一念之間罷了。南宮流云粉色唇畔揚起一抹玩味笑意,他濃濃的劍眉微挑,也不見他怎么動,忽然,不遠處傳來一道尖叫聲。

    此時,太子和蘇靖宇已經轉身而去,這才剛走了幾步,就聽見荷花池里傳到一道尖銳的痛呼聲,一時間,大家都停住了腳步。

    蘇落原是不解,待她居高遠望,清晰地看到蘇挽額頭那抹鮮血時,不由愣住,繼而惡狠狠地瞪向南宮流云,咬牙切齒,一字一頓道:你、作、弊!

    有規定不能作弊嗎?南宮流云這廝開始耍賴了。

    蘇落無奈白了南宮流云一眼,后者男子臉上卻綻放出璀璨輕笑,那原就俊美無比的臉上猶如盛開怒放的曇花,美艷不可方物。

    被石子投中,蘇挽下意識地便大叫起來,她捂著流血的腦袋,整個人差點跳起來。

    簡直是只豬!還是最蠢的那只!s3();

    蘇溪氣得恨不得一掌拍死這個給她惹來無數麻煩的三姐。她原本以為今天已經夠倒霉的了,沒想到霉運大神竟然還如此眷顧她!

    誰?!蘇靖宇對著空空的荷花池大聲喝道。

    游戲還未分勝負

    太子臉上露出一抹驚奇之色,似乎對這件事極為有興致,他一瞬不瞬地盯著荷花池,目光閃閃。

    滾出來!再不出來就別怪我動手了!蘇靖宇護在太子身前,隨時準備為他沖鋒陷陣。

    這樣的舉動果然博得了太子好感,他拍拍蘇靖宇的肩,示意他自己可以應付。

    荷花池內。

    蘇溪此刻內心是極為糾結的。如果這時候出去的話,在太子面前就丟臉丟大發了,她可是覬覦太子妃之位很久了,如果現在出去就什么都沒有了。

    算了,既然禍是三姐惹出來的,那就讓她自己出面擺平好。

    等人散了記得拿披風給我!不然我揍死你!在水里待久了,蘇溪的嘴唇有些發抖。說完這句話,她就提起蘇挽的腰帶,將她整個人朝岸上擲去。

    蘇挽啊——一聲尖叫,猶如被殺的豬一樣慘叫,帶著水珠的身子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最后嘭一聲落地,玉體橫陳倒在岸上,沾了滿地的黃泥。

    而且更倒霉的是,她的腰帶被蘇溪一提,本來就夠松泛的了,現在又經過這么一丟,落到地上的時候,她腰帶散落,衣襟直接裂開,頓時現出里面大紅色的肚兜以及修長的。

    肚兜的口開的很大,胸前的玉峰若隱若現,誘人犯罪。

    蘇靖宇眼睛瞪的很大,簡直難以置信!嘴巴張的能塞下一個雞蛋。

    他無論如何都不會想到,為何三妹會如此突兀地出現在岸上,而且還是以這么丟臉的方式,更何況現在還有太子在場。

    難道她是在以這種方式表示對太子的愛慕之情?

    這簡直是……簡直是……無恥!

    蘇靖宇腦門上青筋暴起,他脫下外丟到蘇挽身上,蓋上了那具令人羞恥的身子,冷聲吼道:還不快起來?

    在太子面前,他覺得自己從來不曾如此丟臉過,此刻他覺得自己的臉都在燃燒。

    但是很不幸的是,蘇挽沒有回答他的話,她依舊直直地躺在眾人面前,讓人圍觀,因為此刻的蘇挽已經被摔暈過去了。

    太子殿下,府中妹妹調皮搗蛋,惹事生非,不小心沖撞了您,您千萬莫見怪。蘇靖宇咬著后槽牙,臉上笑容僵硬地打著圓場。

    他一邊說話,一邊打著手勢,讓下人趕緊將三小姐抬下去。

    太子哈哈一笑,似乎心情很是愉悅,他哥倆好地拍拍蘇靖宇的肩膀,笑道,這就是你家那天賦驚人的妹妹?這出場的方式倒是……嗯,特別?

    太子其實是見過蘇溪的,但問題是蘇挽剛被拋上來的時候臉上發絲凌亂,如同剛爬出來的水鬼,太子還沒看清楚容貌,蘇靖宇已經用外袍將蘇挽臉給蓋住了。

    所以太子根本沒認出來眼前這位到底是蘇府的哪位小姐。

    不過太子說這句話,倒是有他自己的用意在。

    太子此話一出,荷花池里的蘇溪別提有多郁悶糾結上火了!她急得在水里直跺腳。

    太子這什么眼神啊,那明明是三姐好不好?怎么可能是她蘇溪啊!雖然對于太子記住她這件事她心中暗自高興,但是被誤會那狼狽狼藉的模樣是她,這就不可饒恕了。

    好給力的哥哥!

    蘇溪好想跳出來大聲宣布,那個不是她,不是她……但是,現在這種情況下她能做的只能是躲在蓮花后面不出來。最新章節閱讀

    不過,還有她有一個給力的哥哥。

    蘇靖宇見自己最寶貝的妹妹被誤會,忙笑著解釋道,太子殿下誤會了,剛才那個可不是五妹妹,五妹妹溫柔嫻淑,天賦卓絕,修煉都來不及,哪里會調皮搗蛋。

    太子眼底閃過一絲異樣光明:哦?那不知是府上的哪一位?

    蘇靖宇糾結了,他暗罵自己是傻x,剛才他干嘛沒事說自家妹妹,隨便誣賴個奴婢就好了,現在太子細究起來,他要如何回答?

    父親對三妹一向器重,而且三妹與母親和妹妹的關系一向和緩,能不犧牲的話盡量不要犧牲了。

    忽然,蘇靖宇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一個兩全其美的好計來,他因為激動而略略提高聲音:其實……不瞞太子殿下,那丫頭其實是……是……

    你吞吞吐吐不肯說實話,難道那丫頭竟是……太子眼眸深處忽明忽暗,聲音低沉,似乎又帶著某種暗示。

    是,太子殿下英明,那丫頭其實正是我那不成器的四妹妹!蘇靖宇說出這句話后,頓時松了口氣,只覺得整個天空都明朗起來,吹來的徐風也清新好聞了。

    四妹妹?s3();

    坐在樹椏上的蘇落簡直要爆粗口了。

    她丫丫的,這位道貌岸然的大哥真特么太無恥了,竟然將她這個無辜清白的人拉出來頂缸!竟說那出丑的人是她!

    她總算知道自己那惡名昭著的名聲是哪里來的了。原來只要姐妹中有人做錯了事,對外面的傳言,帽子鐵定扣在她蘇落頭上。

    蘇落眼底寒光閃閃,泛著幽冷的光芒。好,很好,蘇靖宇你給姑娘我記住了,姑娘我小氣的很,這個仇,你就等著吧。

    南宮流云玩味地看著身前臉色忽明忽暗的小丫頭,紅潤朱唇揚起笑意,聲音邪魅低沉,帶了一絲暗啞性感的味道:丫頭,還不快出去澄清?

    如果我現在出去,我那大哥鐵定大吃一驚,然后將我當掃地丫頭給打發了,你信不信?蘇落笑得嬌艷如花,露出的白牙卻泛著森森寒光。

    可你不出去的話,你這太子妃就做不成咯,信不信?南宮流云紅唇似血,鮮艷奪目,一雙俊眸宛若清泓,直透人心。

    太子妃?蘇落凝神一想,從原身的記憶角落里終于找到了真相。

    還真沒錯,因為當初這個蘇落神鳥附體,所以她剛一出生,皇后就將她訂給太子,這么多年來,雖然她名聲不堪,這婚約搖搖欲墜,但還沒正式廢除。

    那么,孫靖宇當著太子的面扯謊誣陷他,一來是為蘇溪和蘇挽洗刷嫌疑,二來,他是在為太子解決難題,三來嘛,自然是為他那寶貝妹妹開路了。

    因為只有她蘇落讓路了,蘇溪才有機會做太子妃。

    蘇靖宇啊蘇靖宇……你說,我該拿你怎么辦呢?

    晉王殿下就是他?!

    雖然你做事的手段我很討厭,但是引發的后果還挺讓人滿意的。最新章節閱讀這太子妃她真心是一點都沒興趣。

    真要論起來的話,眼前這位自稱王爺的,雖然邪魅、強勢、霸道、無禮、愛占便宜……但是給蘇落的感覺比那太子要好多了。

    可憐的丫頭,要被犧牲了呢。南宮流云故作憐惜地點點蘇落嬌俏粉鼻,雖然沒表示什么,但是他眼底眸光卻閃過一絲滿意的笑。

    需不需要友情提醒一句?蘇落似笑非笑地微扯嘴角,你現在抱著的,是你未來的嫂子呢。

    錯!南宮流云一雙明眸如善睞,皓齒潔白微微露,本王現在抱著的,是本王未來的王妃。

    蘇落無語望天:好冷的笑話,一點都不好笑。她可是傳說中的廢柴,又是庶出,更何況是太子即將休棄的未婚妻,他一個小小的王爺敢娶?

    到現在為止,蘇落還不知道,抱著她的男人究竟是怎樣強大的存在,她還以為南宮流云真的是一個小小的王爺呢。

    不提兩人你來我往爭鋒相對,卻說荷花池前,太子在得到蘇落就是那不知羞恥的女人這個真相后,整個人神色一亮,眼底流光溢彩。

    有這個真相就夠了,其他的都不重要。

    太子帶著令他滿意的消息高興而去,揮一揮袖,不帶走一片云彩。

    荷花池畔,曲終人散。

    徐風吹皺一池春水。

    水里還有位姑娘在抱臂瑟瑟發抖。

    從中午等到傍晚,又從傍晚等到夜幕降臨,蘇溪等著臉色發白,嘴唇發紫,卻怎么都等不來她那位好三姐給她送衣服。

    可憐的她還不知道,當時她那一手用力過猛,直接將蘇挽給摔暈過去了。

    蘇溪在荷花池里氣的差點跳腳,心里更是將蘇挽給恨上了,她暗暗發誓,等她回去后,她一定不會放過她,一定!

    等天色完全黑下來,借著夜色的掩護,蘇溪這才跳出荷花池,跳到岸上。

    忽然,不遠處傳來一聲慘烈尖叫聲:鬼啊!!!!

    伴隨著這句慘叫聲,蘇溪緩緩回過頭,面容猙獰而扭曲,眼中更是閃著赤紅的怒火。

    今天她的窩囊氣真是受夠了!

    她正想回頭找這個倒霉的男仆算賬,卻發現對方早已自己將自己嚇暈了,沒有出成氣的蘇溪恨恨地收回目光,在夜色的掩護下,飛快地朝自己的院子飆飛而去。

    蘇府最偏遠的小院。

    蘇落嘴里叼著一根稻草,雙手枕在腦后,整個人躺在屋頂,二郎腿翹起,神色間頗為悠閑自在。

    她慢慢地回想著白天的事,想到蘇溪和蘇挽各自吃癟,她就心情大好,更想到往后這兩姐妹內斗互掐,她的心情就更加愉悅了。

    想著想著,蘇落的腦海中忽然跳進來一張邪魅妖嬈的俊顏。s3();

    特別是那雙眼睛,瞳眸漆黑似點墨,如黑曜石般淺淺發光,透出傲然絕世的鋒芒。

    他談笑間隨性慵懶,但隱隱中的強者威儀卻宛若黑夜中的鷹,氣勢逼人,孑然獨立間散發的是傲視天地霸氣。

    她將那人的情況說給綠蘿聽,當時把這丫頭給激動,手里的碗都端不穩了。

    她激動地說:小姐,如果沒猜錯的話,您遇到的是晉王殿下!不,絕對是晉王殿下!

    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晉王殿下很牛掰嗎?蘇落表示,她的前身對晉王殿下的了解也不多。

    晉王殿下當然牛啊,這世上還有誰比晉王殿下更牛的嗎?據說晉王殿下的天賦測試是整個大陸第一,五千年來歷史第二,呢?

    ……五千年來歷史第二?這也太夸張了吧?

    當然還不止這個啦。據說晉王殿下是三系法師,三系啊!有多少人連一系都沒有,可是晉王三系同修!綠蘿滿臉崇拜,滿眼星星眼,據說三系同修的法師有很多的機會可以成神呢。當年天賦歷史第一的強者,就是早早成神永生了。

    晉王南宮流云竟那么厲害?如果真是如此,那勝者為王,敗者為后這句話他還真不是隨便說說的,以他的天賦,要得到那個皇位應該不是很難才對。

    蘇落正想著,忽然發現自己眼前突然出現一張放大的臉。

    這張臉上狹長的眉飛入鬢發,一雙黑瞳耀了深色的暗芒,五官立體,好似出自名家之手雕刻出來的一般。

    這張臉她下午才剛見過,應該不會認錯才對……難道是錯覺?

    蘇落剛想伸手揉揉眼,一雙嬌嫩?Y夷卻被他寬大的手掌握住。南宮流云一雙黑瞳帶著了一絲神色暗芒,似笑非笑,怎么,不認識本王了?

    南宮流云?

    你的心里果然有本王啊,不然也不會迫不及待地調查本王了,你覺得呢?南宮流云一張清淺淡薄的唇若含丹,嘴角彎起好看弧度。

    蘇落一瞬不瞬地望著他,一字一頓地說:據說晉王南宮流云冰冷倨傲,冷酷殘暴,不茍言笑,生性潔癖。若有人碰觸到他的手,不管是誰,剁手;若有人碰觸到他的身體,不管是誰,剁碎……你真的是這位晉王殿下?

    蘇落清麗的眼,一瞬不瞬地盯著那雙緊握她?Y夷的大掌,聲音云淡風輕,嘴角的笑,漫不經心。

    南宮流云慵懶隨意的望向蘇落,一雙犀利的眸子,閃閃精光,好似草原上狼的眼睛,冷冽,銳利。

    此刻的他,不似下午那般漫不經心,隨性慵懶,而是帶著一種認真,謹慎的意味。

    此時,屋頂上空周圍流過陣陣冷氣,似乎連空氣都凝結成冰,讓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難了。

    他的冷帶著壓抑殺戮,嗜血妖嬈,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強者霸氣。似乎他跺一跺腳,整個東陵國都要震三震的強勢。

    在他咄咄逼人的深眸下,蘇落的美眸卻依舊清淡如水,宛若冰上琉璃,波瀾不驚,淡定自若。

    忽然,他的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弧度,頓時,天氣似乎頓時從陰霾風雪轉到晴空萬里,似乎凝結的冰霜頓時化為汩汩春水,開出了絢爛的花朵。

    笑起來的南宮流云宛若三月櫻花,溫柔醉人。

    他蔥白潤澤的手握住她嬌嫩?Y夷,清淺而笑:丫頭,你在擔心什么?本王又不會吃了你。

    在這場眼神與眼神,氣勢與氣勢的較量中,他們竟沒分出勝負。對此,南宮流云有些意外的驚喜。他想,或許他無意中發現了一顆蒙塵的珍珠,石頭里的翡翠。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云南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股票配资推荐ˉ杨方配资靠谱 安装够力排列五 黑龙江36选7前100期开奖号码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号码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青海 炒股开户 河北体彩11选五中奖金额 重庆时时开奖分析软件 宁夏11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最大股票论坛 股票分析师简介 龙江风采22选五开奖 大乐透开奖结果 新基金认购好还是申购好 河南彩票快三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