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今夜無眠 > 第137章:我抗議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一看是秦姐打來的,我有些猶豫。

    我可知道秦姐的火爆脾氣,特別是那滿滿的正義感!

    雖然,梅子說,她給秦姐解釋了,可我不相信秦姐就會放過我。

    關鍵是,秦姐知道我是假瞎子啊,看得到女人的身體啊,受不了女人的誘惑啊!

    鈴聲持續響著——

    我還是硬著頭皮接了。

    不接的話,后果恐怕更嚴重啊!

    “喂,秦姐?”我小心翼翼的說道。

    “死瞎子,限你三十分鐘來見我!要是不來,后果自負!我把地址發給你!”

    說完,她就掛了電話。

    我嚇了一跳,我草,這是興師問罪的節奏啊?

    為什么她不直接找上門呢,她是知道地址的。

    隨后,短信提示音響起——

    點開一看,正是秦姐發的短信,一個小區的地址。30分鐘啊!

    我不敢多想,趕緊揣上錢,就出了門。

    出門之后,我又得裝一程瞎子,然后,再次現身時,我變成正常人在路邊攔車。

    等了幾分鐘,才等到出租車。

    我趕緊上車,把地址告訴司機,讓他快一點。

    我來到小區門口時,已經過了40分鐘了!

    那是一個看上去就很高檔的小區,還有門禁,我根本進不去!

    我只好向旁邊站立的保安打招呼,說要進去找個人。

    他問了業主的姓名和樓層之后,又到門衛室進行核對,才把我放了進去。

    我一路小跑,進了大樓,等電梯,從電梯出來,然后按了2802房間的門鈴。

    這個時候,一看時間,已經過了50分鐘!

    門開了,秦姐穿著睡衣,虎著臉。

    “秦姐,這時間太短了,我根本趕不過來啊!”我苦著臉說道。

    “進來吧!”秦姐冷冷的說道。

    “砰!”

    門在我身后關上。

    “換鞋!”

    等我把鞋換了,抬起頭來。

    秦姐的手上已經多了一把寒光閃閃的小刀!

    一看就知道那是手術刀!

    “秦姐,你這是干啥?”我強作鎮定,我還不信她真把我給閹了!

    秦姐笑嘻嘻的說道:“死瞎子,信不信我把你宰了?”

    “秦姐,別開玩笑,殺人是要犯法的!”

    我頭皮一陣發麻。

    “違法?”秦姐冷笑一聲,“你這個法盲知道什么?我請你來按摩,你卻裝瞎子,在按摩過程中對我起了色心,我拼命反抗,把你殺了,你說我違不違法?”

    我打了個激靈,嚇得說不出話來!

    “小瞎子,剛才你進小區大門的時候,沒有裝瞎子吧,可你村里人都知道你是瞎子!而只有我知道你是裝的,所以,大家肯定相信你是裝瞎子起歹心!你死得不冤枉吧?”

    我這才明白為什么她讓我來見她,背上冷汗直冒,“秦、秦姐,你別沖動啊,我是清白的,啥也沒做!你聽我解釋啊!”

    “好啊,我給你一個解釋的機會,你說吧!”秦姐冷笑道,把玩著她手里的手術刀。

    終于有個解釋的機會了。

    我松了口氣,“秦姐,電話里跟你說話的那個女的,她、她是我嫂子的親妹妹,她為了捉弄我才那樣說的!”

    “你嫂子還有一個親妹妹?”

    “是啊,是啊,才十六歲,讀高一,她媽出差去了,她就來嫂子這里住了。”

    “人家十六歲的小姑娘為什么要那樣捉弄你?”說到這里,秦姐眉頭一抬,“你小子不會真跟她做那事吧?”

    “沒有,沒有,我怎么可能啊!”

    “有什么不可能的,現在學生都開放得很,十六、七歲打胎的多的是。你這個家伙本來就不是正經東西,你有什么事做不出來?”

    “秦姐,真沒有啊,不信,可以去問她啊!”

    “我問她,我為什么要問她?說,她為什么捉弄你?這樣的玩笑能開嗎?”

    “她、她認為我得罪她了,所以報復我!”

    “說到重點了吧?”秦姐哼道,“你肯定對人家毛手毛腳的,對吧?對了,你在她面前也是裝瞎子呢,是不是偷看了人家,控制不住了,想欺負人家,人家才報復你?”

    “不是的,我沒有欺負她!是之前,我嫂子當著我的面把她斥責了一頓,她認為我看了她的笑話,所以報復我!”

    “就這點小事,她就這樣報復你?”

    “是啊,就是這樣,她那個人心眼小,報復心強!她就是看不得我跟嫂子在一起!”

    “她為什么看不得你跟她姐在一起?”

    “因為,我哥死了,她媽希望嫂子嫁個有錢人,嫂子不愿意,她們倆母女認為是因為嫂子要照顧我才不愿意再嫁人,所以,她就恨我啊!”

    “真的是這樣?”秦姐的眼睛緊緊盯著我。

    “真的,真的,我和這個學生妹第一次見面,她就砸破了我的頭。你看,傷疤還在這里呢!”我捋起前額的頭發,“第一次進城的時候。”

    “你還會被她砸破頭,你說笑話吧?”

    “我在她面前是瞎子啊!當時,我真沒看見她扔東西!”

    我看到秦姐的表情有所緩和,趕緊又說道:“秦姐,我就是再饑渴,大不了去外面找小姐,我也不會打我嫂子妹妹的主意啊!我那不是作死嗎?”

    “哼,你承認你饑渴了?”

    我干笑兩聲,“秦姐,我也是成年人了,什么都懂了,天天又和梅子睡在一起,也是可以理解的嘛!再怎么樣,兔子也不吃窩邊草嘛!”

    “你嫂子有沒有個妹妹還是未知數呢?”

    “當然有了,她叫林曉娟,你問我嫂子不就知道了。”

    “好吧,我先相信你。如果沒有這個人,你就死定了!”

    “不敢,不敢,我騙誰,也不敢騙秦姐。”

    “你少給我貧嘴,反正要是讓我發現你做了對不起梅子的事,我饒不了你!”

    “秦姐,這對我真的不公平呢!”

    “為什么不公平?”

    “你明知道我跟梅子是假夫妻,她也不可能兩年后跟我在一起,我為什么要干陪她兩年?她能忍是她的事,我忍不了!”

    “那倒是,你可以偷看你嫂子的光屁股,也可以偷看梅子的,那的確是讓你難受呢!”

    秦姐笑了起來,“這就是對你的考驗,懂不懂?你要是真喜歡梅子,你就不能干對不起她的事兒!”

    “我抗議!”

    秦姐揚起手中的手術刀。

    我一下就啞火了。

    心里一萬頭草泥馬奔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