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今夜無眠 > 第68章:小潑婦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雖然看不見,但曾經看到過,所以,我的想象力并不差!

    最后,秦姐表情愉悅的離開了。

    我也狠狠的在衛生間來了一發。

    嫂子回來后,我故意告訴嫂子,秦姐發現了那個假貨。

    結果,羞得嫂子無以復加!

    也許是受到了刺激,我們睡覺前,又互動了一次,然后,我直接抱著嫂子就睡了。

    嫂子讓我回房睡,我賴著不走,她沒有辦法,就聽之任之了。

    我想起了秦姐的話。

    給嫂子下點安眠藥,然后——

    可那樣的話,我跟張大龍又有什么區別呢?

    嫂子已經這樣縱容我了,我還能那樣做嗎?

    要做,也要嫂子同意才行。

    所以,我把這個念頭埋在了心里。

    第二天上午,我又在外面閑逛了一圈,快中午的時候,我趕了回來。

    知道街上安裝有攝像頭之后,我現在更加的小心了,主要是轉換身份的時候,我要觀察一下周圍有沒有探頭。

    當我拄著盲棍走進樓道時,我看到一個年輕妹子正在敲我家的門!

    不錯,一個很年輕的妹子,背著雙肩包,烏黑油亮的頭發,穿著一身校服,那裙擺剛好在膝蓋處,整個人很纖弱,還沒有完全發育開,不過也是婷婷玉立了。

    我走近點,側著臉問道:“是誰在敲門啊?”

    那年輕妹子回過頭來,看到我是個盲人,驚訝了一下,然后說道:“管你什么事?”

    這下,我看清了她的臉蛋,長得蠻清秀的,也算是個小美女了。

    不過,她這態度可不好啊!

    現在的學生妹都這樣沒有禮貌嗎?

    “妹子,這是我家的門啊,你說管不管我事?”

    我認為她是敲錯門了。

    “你住在這里?”她又驚訝了一下。

    “對啊,不是2單元101嗎?”我說道。

    她看了一下門牌,又看了一下我,似乎想起了什么,“你,你是不是有個哥哥,叫汪天賜?”

    這下我愣住了,然后點點頭,“是啊,我哥叫汪天賜,你是誰呀?”

    “哼,原來是你!”她一臉的嫌棄,“我姐是林曉慧,我來找她!”

    我恍然大悟,“哦,哦,你是她妹妹林曉娟,對吧?”

    嫂子有個妹妹,我是知道的,當然從來沒有見過。

    這一細看,她和嫂子還真有幾分像。

    她怎么找到這里來了?嫂子告訴她的?

    “我嫂子呢?”她沒好氣的說道。

    “她應該還沒回來吧,在外面找店面呢!”

    “那你還不開門?”她仍然是兇巴巴的樣子。

    看在嫂子的面上,我沒有和她計較。

    我摸出鑰匙來,摸摸索索的上前,然后摸到鎖孔,把門開了。

    “哼,難怪姐姐不回家,原來跟你在一起!”林曉娟哼了一聲,走進屋里。

    “曉娟妹子,你請坐。”我拉上門說道。

    林曉娟打量起這個屋子來,每個房間都看了一遍。

    然后,她走回客廳。

    “我姐什么時候回來?”她的眼中毫不掩飾對我的不屑。

    也許她以為我看不到,也許,作為城里人,在我這個農村人面前高人一等。

    也是,她和她媽本來就反對嫂子嫁給我哥。

    “應該快回來了吧?”

    我不和她計較,免得嫂子難堪。

    可她這樣兇巴巴的,我對她真沒有好感,盡管她是一個小美女。

    可我現在遇到的幾個女人都算漂亮呢。

    都是一個媽生的,這兩姐妹的性格差異這么大呢?

    她大咧咧的坐了下來,“有什么喝的沒有啊?”

    她頤指氣使的樣子,好象她是這里的主人一樣。

    “冰箱里有飲料,我去給你拿!”

    我慢吞吞的往廚房摸去。

    “算了,我自己去,等你拿,我都渴死了。”她站起來,走進廚房。

    然后,她拿了一罐飲料,還有幾袋零食。

    她坐在沙發上,雙腿擱在茶幾上,就‘嘎吧嘎吧’的吃了起來。

    好吧,完全沒有一點淑女的形象,還是嫂子的吃相優雅。

    不過,她那雙腿還是好看,腳指甲還涂了指甲油,銀灰色的。

    “那個、那個曉娟妹子,你找你姐有什么事呀?”我也在沙發上坐下。

    她很嫌棄的挪開了位置。

    “跟你說有用嗎?”她懟了我一句,“你個瞎子,你哥都死了,你還跟著我姐做什么?我姐跟你們汪家已經沒有任何關系了!”

    我嘴角抽動了一下,壓住怒氣,“你姐開按摩店,我在店里當技師,我又不是白吃白喝的。”

    “哼,我姐又不是開盲人按摩店,要你這個瞎子做什么,你要找工作,這城里到處都是盲人按摩店,你可以去應聘啊?你纏著我姐,還是想她照顧你這個廢物!”

    “你說我是廢物,我就是廢物啊?”我的音量提高了,“要不要我,是嫂子的事,關你什么事?”

    “死瞎子,你別一口一個‘嫂子’,你懂不懂法?她現在跟你們汪家沒關系了,她不是你嫂子了!她也不需要你這個累贅!你自己知趣點,回你鄉下去!”

    我‘霍’的一下站了起來,“你也別一口一個‘死瞎子’,是嫂子愿意帶我進城來,你在這里耍什么威風?嫂子回不回去,我也沒有攔著她!”

    她把手中的零食一扔,也站了起來。

    城里的女孩子發育就是快,她只比我微稍矮一點。

    “死瞎子,你還敢跟我兇?要不是你裝可憐,我姐會帶上你這種累贅?我告訴你,你別想纏著我姐,她是要另外嫁人的!”

    “她嫁不嫁人,她自己決定,她要是讓我走,我會走的,不是你說了算!”

    我被這小潑婦給惹火了,聽嫂子說,她才十六歲,剛讀高一呢,簡直像個小太妹。

    “死瞎子,你趁早死了這條心,我和我媽是不允許你和她在一起的!”

    她一副氣勢洶洶的樣子,兩個小饅頭起伏不定。

    “懶得理你!”

    我坐了下來,翹起二郎腿。

    “你——”她氣得無語,抓起茶幾上的零食袋就朝我扔了我過來。

    我正要躲,突然想起秦姐對我的試探,只好不動。

    “砰!”

    袋子直接砸在我臉上。

    “你干嘛扔我?”

    “死瞎子,就扔你,怎么樣,你能躲嗎?”林曉娟得意的一笑,繼續把零食袋扔過來!

    在挨了第二下后,我只好低著頭,用雙手把腦袋護住。

    這也擋住了我自己的視線。

    “砰!”

    我的額頭被重重的一擊!

    我疼得大叫一聲。

    然后,我兩眼一黑,就什么不知道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