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綜系統]九尾狐的幸福 > 248.番外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說實話, 作為一個男人——我是真的很看不上金南允的所作所為的。因此鄭女士可以相信我,我是真心的想要幫你‘報仇’。嗯——讓‘帝國集體’改個姓氏怎么樣?不知道鄭女士對我的提議可還滿意。”

    李載京想要得到的東西從來就沒有不成功過,這“帝國高中”自然也是一樣。

    而在李載京真正的得到了“帝國高中”后,卻還是交給鄭遲淑打理。

    他的最終目的是“帝國集團”,自然不會在這個時候讓金南允那只老狐貍發現什么, 提前有所準備。

    不過——既然已經成功拿下了“帝國高中”, 那么他也不會浪費這么好的機會。

    自從車恩尚的身份被曝光了之后, 金嘆為了保護她, 自然是不敢放車恩尚自己一個人。

    而車恩尚雖然裝作一副非常堅強的樣子,但是心里卻非常的高興可以跟金嘆在一起。

    兩人在學校里很有些破罐子破摔的膩歪在一起, 現在幾乎全校的人都知道了金嘆在跟劉Rachel有婚約的情況下找了一個貧民小三。

    雖說一開始有人暗地里嘲笑劉Rachel輸給了貧民,但是在劉Rachel教訓了幾個不知死活的, 李載京在聽說有人欺負了劉Rachel,下狠手對付了他們家的產業后, 也就沒有哪個人干那么不開眼的找劉Rachel的麻煩了。

    畢竟劉Rachel曾經不止一次的表示想要跟金嘆解除婚約。

    反倒是最后大家都討論起了金嘆和車恩尚在一起的事,感嘆了一下金嘆的品味。

    劉Rachel將自己的課本放好后,拿出手機一邊跟自己的手下商討這之后的計劃,一邊等著上課的時候,突然聽到教室變得吵雜了起來。

    “請問您是劉Rachel小姐嗎?”

    劉Rachel抬起頭來,看著她身邊的人。

    是一個不認識的人,不過能夠進出“帝國高中”——應該不會是什么奇怪的人吧!

    “是的!”

    “您好,劉Rachel小姐。這是我家先生讓我帶來的, 送給劉Rachel小姐的禮物。”

    說著將手里的鮮花和一個小盒子交給了劉Rachel, 然后鞠躬離開了。

    劉Rachel拿著手里的花和禮物有些奇怪誰會將禮物和花送來學校給她——而且, 她也不知道誰會送這些給她。

    放下手里的花,劉Rachel拿下花束里的卡片,在看到里面的內容后,笑了出來。

    “我親愛的sister真是魅力無限,這是你的追求者送的嗎?”

    崔英道在看到有人給劉Rachel送花和禮物后,就不自覺的走了過來,拿起了一旁的小盒子打開。

    里面是一枚鉆石戒指,那枚戒指就算是崔英道這樣并日里并不怎么注意女人的首飾的男人也能看出它價值不菲。

    劉Rachel在看到里面的戒指后,也愣住了。

    那是她在夢里見到的,李載京在自己跟金嘆的訂婚典禮上送給自己的那枚戒指。

    不自覺的,劉Rachel將它拿起來,戴在了自己的手上。

    也就是這時候,幾乎全班的同學都看到了劉Rachel手上的戒指。

    “天啊!竟然是‘星戀’!”

    “‘星戀’?就是那顆價值足夠買下好幾家公司的天價鉆石——‘星戀’!你沒有看錯?”

    “絕對錯不了,除了‘星戀’,還有那顆鉆石能夠這樣像里面鑲嵌著星星一樣的漂亮。”

    “是誰這么有魄力,竟然會送劉Rachel這么貴重的鉆石戒指?”

    “我那里知道,不過我知道這次金嘆的臉算是被打腫了。”

    “就是,自己看上了一個貧民,但劉Rachel的追求者卻送給劉Rachel這么貴重的禮物。”

    “誰知道呢?不過似乎會有好戲看了。”

    金嘆自然也聽到了其他人的議論。

    這段時間他跟車恩尚發展的非常的順利,這樣自由快樂的日子讓金嘆忘卻了所有的煩惱,但是金嘆的事情,卻如一盆涼水從他的頭上澆下,讓他一下子清醒了不少。

    劉Rachel雖然曝光了車恩尚的身份,但是之后卻沒有再做什么。

    這樣的劉Rachel在總是找他和車恩尚麻煩的崔英道的對比之下,讓金嘆對她的態度好了不少。

    所以——在從小就看著自己父親的所作所為長得金嘆眼中,他并不想放棄劉Rachel和車恩尚中的任何一個。

    畢竟有她母親那樣的案例在,不是嗎?

    金嘆走到劉Rachel身邊,伸手就要奪劉Rachel手上的戒指,被劉Rachel躲了過去。

    “我覺得我們需要談談。”

    “不——我們之間從來就沒有什么好談的。”

    “別忘了,我們之間還有婚約!”

    “呵呵——金嘆,早在你跟車恩尚在美國同居那一刻開始,我們之間的婚約就已經作廢了。你懂嗎?現在只差我們兩家找個時間公布這個消息而已了。”

    金嘆上前一步想要去拉劉Rachel,可是卻被一直在劉Rachel身邊的崔英道給攔住了。

    “金嘆,你想對我sister做什么?跟女孩子動手的男人,可都是很差勁的。”

    金嘆看著崔英道,推了他一下。咬牙切齒的說道:“我跟我的未婚妻說什么不用你來管!”

    “金嘆,你確定你要跟我說話嗎?我勸你先看看你的真愛,再來思考這個問題的好。”

    金嘆聽到劉Rachel的話后,不自覺的轉頭看了一下車恩尚,果然見到車恩尚壓著嘴唇,眼中滿含淚水,但是卻強忍著的樣子,心理有些動搖了。

    這段時間他跟車恩尚相處,真的非常的開心。

    同時他也自己的思考過他們的未來。

    有了自己母親的案例——金嘆其實真的舍不得車恩尚也跟自己的母親那樣,每天躲在家里,見不到人。

    但是——劉Rachel是自己父親給自己找來的保險,雖然自己真的很不喜歡這個設定,但自己的出身注定了自己需要劉Rachel。

    而且現在劉Rachel也知道了恩尚的存在,那么有沒有可能——

    就在金嘆思考的時候,老師進來了。

    一直都是好學生的劉Rachel,這次難得的在課堂上走起了神來。

    看著自己手上的戒指,劉Rachel一邊用手指摩擦著,一邊不自覺的勾起了嘴角。

    有這枚戒指在,她是不是可以認為,這個李載京就是她夢里的李載京,或者是這個李載京也曾經跟她做過一樣的夢。

    他送自己戒指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自哪天之后,“帝國高中”所有的學生都知道了,劉Rachel有了一個“神秘”的追求者。

    說對方神秘,是因為所有人都沒有見過他。

    但是看他天天給劉Rachel送那些貴重的禮物,想來也是圈里人。

    這是——在他們這個圈子里,有誰有那個能力每天給劉Rachel送那么多貴重的禮物。

    像他們這樣的繼承者,想要買這些——怕是沒有哪個家里的大人會同意。

    難道——

    不過介于之前劉Rachel的表現出來的威懾力和李載京表現出來的財力,這次沒有誰敢在劉Rachel背后亂說什么。

    劉Rachel踩著自己的高跟鞋,噠噠——噠噠——的越過人群,來到了里面,就看到金嘆跟崔英道兩人滿身菜湯的在地上滾成了一團。

    那樣子——還真是讓人覺得惡心極了。

    一旁的車恩尚雙眼滿含淚水的看著正跟崔英道扭打在一起的金嘆,在注意到劉Rachel來了之后,車恩尚跑了過來,伸手就要拉劉Rachel的衣袖,卻不想被劉Rachel躲了過去,撲了個空。

    車恩尚低下頭,遮住了自己憤恨的眼神,再次抬頭后,又變成了那個楚楚可憐的車恩尚。

    “劉Rachel——我求求你了,你去勸勸崔英道和金嘆吧!讓他們不要再打了,再打下去,嘆——會受傷的。”

    “受傷?那不正好嗎!金嘆確實非常的欠收拾。”

    “我知道你還在怪我和金嘆,但是我們是真的真心相愛的。在最初我們在一起的時候,我并不知道你跟金嘆有著婚約,但之后在我知道了的時候,我已經再也離不開金嘆了。我求求你體諒一下我們,真愛是無罪的。”

    “你們是不是真愛跟我沒有關系,我也不在意你們之前的感情,只要讓金嘆跟我解除婚約就可以了。”

    說完,劉Rachel也不再理會還想要再說什么的車恩尚和另一邊還在地下滾來滾去的崔英道和金嘆,準備離開去吃飯飯。

    只是她沒有想到在她準備從車恩尚身邊經過的時候,車恩尚突然向后面倒去,自己摔倒在地上。

    而另一邊原本正跟崔英道打著架的金嘆,在聽到車恩尚倒地后的痛呼后,也不去管崔英道的,直接跑到了車恩尚的身邊,將她扶了起來。

    “嘆——我沒有事,沒有受傷。你不要怪劉Rachel,她沒有推我。都是我不好,我不應該攔住她,擋了她的路。”

    金嘆一聽車恩尚的話,立刻就認為是劉Rachel太過霸道,只因為車恩尚擋的她的路,就將車恩尚給推倒了。

    再加上之前幾次想要跟劉Rachel說話,劉Rachel都不理他,讓他在同學面前丟了面子,金嘆決定這次一定要好好的教訓一下劉Rachel。

    想到這里,金嘆放開了車恩尚,過去就要拉劉Rachel。

    卻沒想到這次劉Rachel自己還沒有躲開,就被她身后的人給拉到了一邊。

    李載京在拿到他目前所能拿到的“帝國集團”的所有的股份后,就決定去找他的Rachel。

    至于“帝國集團”的那只老狐貍——他現在自然有辦法對付他。

    只是他沒有想到,他剛剛找到他的Rachel,就看到有人竟然敢欺負他的Rachel。

    在將劉Rachel拉到自己的懷里后,李載京抬起腳,就將想要過來拉劉Rachel的金嘆給一腳踹飛了出去。

    “這就是‘帝國集團’的家教,隨便跟女孩子動手?果然,出身決定了一切。”

    鄭遲淑在聽到李載京的話后,也覺得丟臉死了。

    雖然她自己知道李載京說的話是什么意思,但是其他人不知道,要知道現在金嘆可是記在她的名下,所有人都認為金嘆是自己的兒子。

    “我非常抱歉,回家后,我一定會好好的教訓他的。”

    金嘆被李載京一腳踹的躺在地上半天沒有爬起來,要知道李載京這一腳可是含怒踹出去的,跟平日里他跟崔英道的打架可是完全不同的。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网上真钱的棋牌哪家好 股票指数英文 融易富配资 股票策略交易平台 排列三走势图下载 配资好吗到佳永配资不错 河南快3和值中奖金额 排列5走势图综合版 360配资 pk10技巧冠亚和稳赚 广东十一选五技巧 山东11选5在线计划 股票行情上证指数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开奖结果 下载旺彩双色球专业版 安徽快3预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