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綜系統]九尾狐的幸福 > 205.第二十八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香妃自一進宮就獨得皇上寵愛, 乾隆更是表現出一種恨不得拿著香妃的寶月樓當自己的寢宮住的樣子。

    這樣一來, 香妃可以說是瞬間將后宮所有嬪妃都得罪了個遍。

    小燕子對之前她認識的那個朋友——簫劍非常的感興趣。

    一個不會武功的人卻隨身帶著那么好的一把劍, 小燕子想想就覺得有趣。

    所以每過幾天,小燕子就又想要出宮去見簫劍去了。

    夏紫薇對小燕子一直都非常的放縱, 或許她心里也明白,自己的五哥和皇阿瑪更加的喜歡小燕子。

    而因為小燕子先封的“格格”, 而她是以宮女的身份進宮, 就算現在被封了“明珠格格”,但是大家很多時候, 還是會下意識的無視她, 或是仍然將她放在一個宮女的位子上。

    她不傻, 她明白是怎么回事。

    每到這個時候,她就嫉妒小燕子, 怨小燕子。

    但是以她現在的情況, 她除了繼續更在小燕子的身邊給她收拾殘局完, 竟然什么也做不了。

    她跟小燕子早就是一個繩子上的螞蚱了,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小燕子出宮的事情,舒貴妃早在稟告過乾隆之后, 交給了令妃處理了。

    令妃不是一直都想要幫她分擔嗎?令妃不是跟五阿哥關系好嗎?令妃不是還珠格格心里的仙子娘娘嗎?令妃不是那位福大爺的姨母嗎?

    正好, 那就由令妃來負責還珠格格她們的事情好了。

    小燕子來到令妃的延禧宮后, 令妃演了一出好戲給她們看, 然后——小燕子打鬧寶月樓, 被打了。

    是的, 是被打,而不是掌摑。

    現在的乾隆對小燕子她們可早就失去了耐心,打小燕子耳光,他手還疼呢!

    小燕子被打了十板子,(這是在紫薇的求情下)就被人給送回了漱芳齋。

    含香原本還在矯情的拿架子,現在一看乾隆連自己的“女兒”都讓人打了板子,心里有些害怕了,但是卻也更加的思念蒙丹,覺得乾隆是一個非常兇殘的男人。

    因為害怕,在之后的日子里,香妃乖順了不少,反倒將乾隆迷得更加不要不要的。

    而小燕子在又挨了板子之后,倒是難得的在漱芳齋里宅了起來。

    當然鬧騰是少不了的,尤其是在五阿哥來看她的時候,更是鬧騰的差點將屋頂都掀了。

    連摔帶砸的,鬧騰的不當格格,不要成親,逼得五阿哥好話說盡,才將她哄好。

    因為小燕子挨打,沒能出宮去,幾人錯過了跟蒙丹的相遇。

    只是沒有了五阿哥幾人,蒙丹還是遇到了一個好朋友,那就是現在的和碩和晴公主未來的額駙——皓禎“貝勒”。

    富察·皓禎和蒙丹也是非常俗套的“不打不相識”,不過在之后的交往中,兩人慢慢的熟悉了起來,發現他們竟然有那么相似的命運。

    他們都有著真心相愛的女子,但是卻都因為各自的原因不能相守。

    不過富察·皓禎還要幸運點,因為他所愛的女子現在還在她的身邊,他們還有機會,但是自己——蒙丹想到被困在皇宮那個“金絲籠”中的含香,又開始對月咆哮了。

    乾隆對香妃的迷戀終于讓太后不能忍受了。

    她雖然貴為太后,但是她所有的榮耀都是來自她的兒子對她的“孝順”,她必須要在她兒子心里占據重要的位子,才能保證自己在后宮的地位。

    可是現在看皇帝對那個香妃的迷戀,日后還不得讓那個女兒爬到自己頭上去。

    一想到有這種可能,太后就不能忍受。

    在再次在御花園見到一身回疆衣裙的香妃,太后終于想到了整治香妃的辦法了。

    只是派誰去,倒成了一個問題。

    原本,管著后宮的舒貴妃和純貴妃都是很好的選擇,兩人位份比香妃高,又有宮權,最合適不過。

    可是——純貴妃跟皇后一樣,被太醫診斷為“熬日子”,床都起不來,所以太后也不指望她了。

    而舒貴妃——性子強勢,本來是非常合適的。可惜因為之前在忙著晴兒、和嘉、還有民間來的那兩個臭丫頭的婚事,太過勞累,前幾天晚上不過是受了點涼,竟然得了“風寒”,病倒了!病倒了!病倒了!

    對裝病,舒貴妃表示沒有任何心理障礙,在接到了“皇后娘娘”的通知后,當晚就病了。

    很明顯,他們的皇上現在被那個香妃迷得又抽風了。

    她是驕傲,她是看不上香妃,但是她不傻。

    明知香妃現在是皇上的心頭寶,心肝肉,她還沖上去,那她早就就是有坑了。

    看看高位上的三位都病歪歪的樣子,太后都有些懷疑是不是她兒子的命格太硬了,怎么每一個身居高位的宮妃,不管之前身體多好,只要位份升上來后,身體就都不好了。

    看看之前的孝賢和慧賢、淑嘉,再看看現在皇后,純貴妃和舒貴妃。

    再往下數,手握宮權的婉妃和慶妃。

    平嬪懷孕了,婉妃現在正奉命照顧平嬪的胎,根本就沒有時間,也沒那個心思管別的事情。

    因為要照顧平嬪,現在婉妃連自己手里的那份宮權都上交了,一門心思的照顧平嬪的肚子。

    而慶妃——太后一看她那風一吹就倒的身子,那未語淚先流的樣子,擺擺手,還是算了吧!

    就她那樣子,去了寶月樓還說不定是誰教訓誰呢!

    最后,太后老佛爺將注意打到了令妃的身上。

    兩人都是妃子,而且都有寵,都是她最討厭的那種嬌柔的狐媚子樣,最后不管誰倒了,她都高興。

    而且雖然現在看起來是香妃更加的得寵些,但是令妃現在還懷著身孕呢!

    最后誰輸誰贏,還不一定呢?

    這么想著,太后也開始好奇起來,最后的結果是什么了?

    令妃在接到太后的懿旨,讓她去給香妃換裝的時候,雖然面上笑的和善,但心里早就恨不得將太后給撕了。

    現在香妃多得寵啊!

    皇上每天都去寶月樓,看那個樣子,都恨不得直接長在寶月樓了,整個后宮,就是她面對香妃都不得不避其鋒芒。

    太后那老妖婆竟然讓她去寶月樓給香妃換旗裝,這不是明擺著是要推她出去跟香妃打擂臺嗎!

    香妃要是肯換裝,現在就不會一身回疆的衣服在后宮里來回晃悠了。

    不錯,之前她是斗倒了不少剛剛進宮的鮮嫩的花骨朵,但是香妃跟那些小丫頭可是明顯的不同。

    只可惜現在太后的懿旨都已經下了,她接了旨,就必須要去寶月樓,“幫”香妃換裝。

    令妃在送走了來桂嬤嬤后,就立刻讓身邊的人去漱芳齋,給都快住在漱芳齋了的福爾康送消息,讓他想辦法將皇上帶去寶月樓。

    到時候只要有皇上在,皇上護著香妃,那么她自然也就“沒有辦法”了。

    到時候,就算她完不成太后的旨意,想來太后也不會怪她的。

    而其他的——例如事后會不會自己的對頭們嘲笑,這些令妃一點都不在乎。

    她能從一個宮女一步一步爬到現在寵妃的位子上,靠的從來都不只是腦子,最重要的,更多的是她能忍。

    她自從爬上了龍床之后就一直在忍,先后熬死了孝賢先皇后,慧賢皇貴妃,還有后來的淑嘉皇貴妃才慢慢的出頭,她的忍耐力才是自己最自豪的。

    那些曾經瞧不起她,打壓她,嘲笑她的不是死了,就是被她踩在了腳下,她相信這次的香妃也不會例外的。

    只是一時的算不上失敗的失敗,她能忍!

    這么想著,令妃讓人捧了衣服,帶著人就去了寶月樓。

    寶月樓是乾隆特意讓人建來給香妃的,完全是按照回疆的建筑風格建造的,那異族的風情看的令妃嫉妒的恨不得毀了這里。

    但是在面對一身回疆的衣裙,美得不似凡人的香妃時,令妃還是表現非常溫柔親切。

    只可惜,只要她是來讓香妃換衣服的,香妃就不可能對她親近的起來。

    令妃剛剛提起換衣服的事情,香妃就表現的非常激動,好像那不是換身衣服,而是要要了她的命一樣。

    “香妃,你要知道你現在已經是皇上的妃子了。女子出嫁從夫,你自然也要換了旗裝才可以。”

    令妃一邊說著,一邊讓人將她帶來的旗裝拿來。

    “這些衣服都是‘太后娘娘特意’讓人給你準備的,你看看喜不喜歡,喜歡那件,就換上吧!”

    令妃給自己身邊的宮女使了眼色,立刻就有兩人上前,一左一右的“扶住”了香妃。

    另一邊也有連個老嬤嬤,很湊巧的擋在了香妃身邊的那個回疆的侍女。

    香妃激烈的掙扎著。

    “我不換,皇上答應過我的,我可以不用遵守大清的規矩,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可是信奉真神阿拉。我不要換衣服!”

    香妃的話,讓令妃更加的嫉妒了起來。

    “香妃,這是太后娘娘的意思,便是皇上知道了,以皇上的孝心,也是會贊同的。所以——你還是從了吧!乖乖的將衣服換了,對大家都好!”

    令妃擺弄著自己手上的護甲,連都不看香妃一樣,她怕自己一時忍不住,刮花了香妃那嬌媚的臉蛋。

    “你們還愣著干什么?還不快幫香妃娘娘將衣服換了。”

    宮女接到令妃的命令,也不管香妃的身份,直接上手扒起了香妃的衣服。

    香妃借著這個機會,竟然掙脫了那兩個宮女,一下子沖到了窗戶旁邊,就跳了下去。

    令妃看到這一幕也被嚇的傻了,她怎么也想不到不過是換個衣服而已,香妃竟然會想不開的去跳樓。

    乾隆帶著善保和海蘭察還有小燕子、五阿哥幾人趕到寶月樓的時候,正好看到香妃跳樓。

    善保想到之前思雅跟他說過,香妃是搬到五阿哥他們的關鍵,不能出事,想也不想的,本能的飛身上前,抱住了跳樓的香妃。

    只是在看到自己懷里,衣衫不整的香妃時,善保傻了!

    他竟然抱了別的女兒,還是在皇上的面前,抱著的還是皇上的寵妃,他是不是傻啊!

    乾隆這時候可沒有想過自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被別的男人——還是自己的女婿抱著的問題,他只想到自己的女人竟然被人給欺負了,還被欺負的活不下去了。

    在看到緊跟著下樓的令妃的時候,乾隆想也不想的就上去,給了令妃一個耳光。

    “令妃,今天你拔了香妃的衣服,朕要拔了你的皮!”

    令妃雖然想過今天她來這里絕對討不到好,但是怎么也沒有想到她竟然會當著眾小輩的面,被皇上給打耳光。

    一時間恥辱、害怕、嫉妒、不甘等等情緒淹沒了她,在她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覺得下·身一濕,肚子疼的厲害。

    “娘娘——娘娘——太醫,快叫太醫!娘娘小產了!娘娘——”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2019公司股票分析报告范文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选号技巧 贵州快三和值推荐号码 湖北11选5前三走势图 天津体彩十一选五 天津11选五玩法技巧 广西股票行情 河北11选5中奖金额表 股票交易群微信群大全 北京赛车官方开奖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工具 河北快3跨度总和走势 向上360理财平台 平特一肖加6计算公式 向投资者分配股票股 江西快3里边~sh1。vi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