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綜系統]九尾狐的幸福 > 21.第二十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等到第二天,蕭雨鵑終于求得鄭老板出手,將蕭雨鳳接了出來。

    可是等到蕭雨鵑見到蕭雨鳳后,看到蕭雨鳳那已經不成人形的樣子,而且明顯的已經神志不清了,眼淚立刻就出來了。

    鄭士達也沒想到展祖望竟然是打的這樣的主意,真是心狠的可怕。

    原本他是真的以為展祖望只不過是想要打蕭雨鳳一頓,給他的寶貝兒子出出氣。

    而且有自己發了話了,鎮長也已經表示會將蕭雨鳳交給自己,所以最多也不過是被打個半死。

    可是誰能想到展祖望竟然是打的這樣的主意,只是可惜了這個蕭雨鳳了,怎么說也是個大美人。

    蕭雨鵑也顧不得蕭雨鳳那一身的腥臭,抱著蕭雨鳳就哭了起來。

    一邊哭著,還一邊指著牢頭們大罵。

    只是也不看看那些牢頭們都是干什么的,他們平日里看守的那些可犯人又有那一個簡單的,整日里面跟他們打交道,早就練了一張利嘴,說起罵人來,蕭雨鵑那里是他們的對手。

    說道最后,反倒是蕭雨鵑差點被他們說的給噎死。

    最后開始鄭士達出面,才說道正事。

    只是這事是上面發了話的,他們也早就想好了應對的辦法,最后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倒了那些犯人的身上,給他們判了一個“終身監禁”。

    鄭士達也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早以“心照不宣”,現在他出面問問,真的就只是問問而已,也不過是為了讓自己面子上能過得去。

    那兩個牢頭看著鄭士達和蕭雨鵑帶走了蕭雨鵑后,嘿嘿一笑。

    “終身監禁?我怎么記得那個牢房里管的都是重刑犯,里面好像還有兩個是死罪,其他的最輕也是終身監禁啊!”

    “管那么多干什么,反正我們不過是聽命行事,這些事情,那里是我們這兩個小人物可是做的了主的。”

    蕭雨鵑帶著蕭雨鳳回到他們住的小院后,蕭家的人看到蕭雨鳳那個樣子,有時一番哭天搶地。

    蕭雨鵑安慰了爹和弟妹后,又去給蕭雨鳳燒水洗澡、上藥,等一切都忙完了后,早已到了晚上。

    累的躲在凳子上不想動的蕭雨鵑,想著自己未來,第一次感覺到了害怕。

    蕭雨鵑自從鄭老板將自己從牢里帶出來后,就已經知道了鄭老板的那點心思了。

    只是蕭雨鵑總還是覺得不甘心。

    鄭老板的年紀都可以當她的爹了,而且鄭老板家里可是有著好幾房的妻妾,外面還有一個可以幫著他打理生意的女中豪杰——金銀花,那里還有自己發揮的余地。

    尤其是在見到了各方面都更好些的云翔后,蕭雨鵑自然是更加不看好鄭老板,更加的覺得不甘心了。

    可是現在見到蕭雨鳳那個樣子后,蕭雨鵑猶豫了,她覺得害怕了。

    她不停的想著,如果當日沒有鄭老板喜歡她,接了她出來,她現在是不是也已經變的跟雨鳳一樣了。

    越是這么想著,她就越覺得害怕。

    被嚇到的蕭雨鵑開始認真的考慮起了鄭老板的提議。

    現在的蕭雨鵑瘋狂的想要報仇,尤其是在看到蕭雨鳳后,她現在已經顧不了那么多了。

    只要在搬到了展家后,蕭雨鵑才會覺得自己是安全的。

    因蕭雨鳳變成了那個樣子,只剩下蕭雨鵑一個人,也沒法去待月樓唱曲了,而且現在蕭雨鳳那個樣子,總要有人在家里照顧她才可以。

    好在之前她們唱曲,得了不少的賞錢,家里還有些余錢,一時間倒也不怕。

    可是他們家里花錢的地方也是格外的多,小四要上學,蕭老爹的腿沒到陰天下雨就疼得很,需要保養,蕭雨鳳也需要治傷。

    一來二去的,蕭家賺得多,錢花的也快。

    蕭雨鵑因為要留在家里照顧蕭雨鳳,所以出去買菜買藥的事情就交給了小三。

    小三原本就是個臉皮薄的,當日因為蕭雨鵑跟兩個牢頭爭吵,將附近不少的人都引了過來。

    那些人看著蕭雨鳳的樣子,在聽到蕭雨鵑跟那牢頭爭吵的話,那里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現在蕭雨鳳的那點破事,早就傳遍了整個桐城了。

    所以小三出門后,沒走幾步就被人圍著指指點點的,羞的小三只想找條地縫鉆進去。

    好不容易買好了東西后,小三就跑回家里去了,一進門看到蕭雨鵑,抱著蕭雨鵑哭開始哭了起來。

    蕭雨鵑雖說更疼小五一些,但是小三也是她的妹妹,看到小三哭的上氣不接下氣的樣子,蕭雨鵑也是心疼的很。

    可是還沒等著蕭雨鵑從小三這里問出什么來,小五就哭著回來了,借著就是小四一身的傷,衣服也被撕破了,臉上更是有著不少的擦傷的進來了。

    借著就是姐弟四人包頭痛哭。

    之后在問清楚了發生了什么事情后,蕭雨鵑原本想要去跟他們報仇的,可是家里的事情太多,她也是在是走不開,最后也只能讓弟妹們在家里先不要出門了。

    可是誰曾想,日后的事情越鬧越大,最后竟然鬧到他們蕭家的人根本就出不來門的地步。

    家里沒了收入,一家人在家里坐吃山空,每天都只能窩在家里,慢慢的蕭雨鵑也冷靜了下來。

    在將自己關在房間里一天一夜后,蕭雨鵑終于出了房門,再將自己好好的打扮了一下后,蕭雨鵑去了蕭雨鳳的房間,雖然現在蕭雨鳳還是不動不說話的,但是蕭雨鵑卻沒怎么在意,還是說著自己想要說的。

    蕭雨鵑跟蕭雨鵑整整說了一下午的話,沒人知道她們說了什么,然后蕭雨鵑就離開去了鄭家。

    只是蕭雨鵑沒有看到,在她離開之后,蕭雨鳳流下了一滴淚,而在當天晚上,蕭雨鳳也終于坐了起來,自己吃飯了。

    蕭雨鵑終于還是成了鄭老板的妾室,而她在成為鄭老板妾室時也求了鄭老板將她的家人遠遠的送走了。

    只是在鄭老板要派人將蕭家人送走時,蕭雨鳳卻要求留了下來。

    而在知道蕭雨鵑成了鄭老板的妾室,蕭家人離開,蕭雨鳳卻留了下來的事情后,思雅和云翔知道,蕭家人的復仇開始了。

    不愿參與其中的思雅和云翔決定提前回香港去,就算想要看戲,可他們還有三個可愛的孩子,誰知道蕭家那對瘋子姐妹,會不會發起瘋來對孩子動手。

    在思雅和云翔收拾東西的事情,也派人去了白家通知了一聲,原本白家也是要離開去香港的,之前也不過是不放心思雅,想要等著她一起,現在思雅覺得提前出發了,他們自然也是一起。

    展家那里,是在他們出發前時才通知,因為早就知道展祖望不會放品慧離開,所以思雅和云翔在桐城還是留了人的,只等著日后亂起來時,將品慧接走。

    思雅看著一旁有些一臉擔心的云翔,上前握住了他的手。

    “放心吧!不是已經留了人,都準備好了嗎?到時候一定能夠安全的將婆婆接出來的。而且還有翠羽在一旁幫扶著,婆婆不會有事的。”

    “我知道,這是我倒不是很擔心,只是突然間有些可惜展家百年的基業。”

    展云翔知道,這次他們一離開,再加上紀總管一家早就走了,單靠展祖望一人,在加上一個拖后腿的展云飛,和一心復仇的蕭家姐妹,展家的基業是保不住了。

    蕭雨鵑本來就是鄭老板心心念念想要的美人,所以在剛進鄭家的時候,很是受寵了一段時間。

    或許是覺得進了鄭家就安全了,也或許是真的被復仇給逼的沒有理智了,蕭雨鵑總是讓鄭老板對付展家。

    原本鄭老板對她新鮮著,也還有些耐心哄著她,可是那新鮮勁一過,鄭老板又被蕭雨鵑給煩的不行,也就將她給丟開了。

    蕭雨鵑本來就是一個囂張的個性,在剛進門時,因為得寵,她可是將鄭家后院的那些女人基本都給得罪了個遍,現在鄭老板將她給丟到了一邊,自然是有不少的人上趕著來落井下石。

    蕭雨鳳在等著自己爹和弟妹被送走后,也開始好好養傷,同時想著要怎么復仇。

    原本她確實對展云飛有好感,甚至在捅了他一刀后,展云飛一邊留著血一邊安慰著她沒事時,她真的就想要放下報仇跟他好好的在一起,可是誰能想到之后的事情將她徹底的毀了。

    雨鵑已經為了這個家,為了爹和弟妹去做了鄭老板的妾室,現在她也必須要振作起來,她要報仇,她不能讓雨鵑白白的犧牲了。

    蕭雨鳳養好了傷后,就開始偷偷的打聽起了展家的事情,這一次她是不會再心軟。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广东11选五预测号码 精选二四六天天资料 快乐8登录 2007年上证指数 湖北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大乐透中奖规则及奖金 江西11选爱彩乐走势图 股票分析报告范文摘要 贵州快三最大遗漏 天津11选5遗漏 河南快三一定牛遗漏 体育彩票61开奖结果 网上股票如何开户 江西快3开奖号 三分赛车是赌博吗 仙游股票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