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綜系統]九尾狐的幸福 > 15.第十四章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不是他?我院里的小人都看見了,甚至還有好幾個都被阿超給打傷了,難道這都是假的,要不要我將那些下來叫來對峙啊!”

    聽到云翔這么說,展祖望和魏夢嫻也知道,云翔剛剛說的事是真的了。

    “云飛,你是怎么回事,好好的為什么要闖云翔的院子。”

    “爹,你聽我說,我是有十萬火急的事情才會出此下策,我聽天虹說,思雅有一種祛疤的靈藥,我現在非常需要那藥,但是思雅不肯見我,我沒有辦法,才出此下策,讓阿超砸開了門。”

    “什么思雅,那是你弟妹!”

    云翔一聽展云飛竟然叫雅兒的閨名,火就起來了。

    “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竟讓你去砸了自己弟妹的門。”

    展祖望心里還是向著展云飛的。

    展云飛又將蕭家小五的事情說了一遍,說著說著就又扯上了記天堯,最后自然是跟展祖望吵了起來。

    而云翔、思雅、孩子們,早就被展祖望拋到了腦后。

    雖說死心了,雖說已經想到了,看到展祖望那個樣子心里也有果然如此的感覺,但是那可是他的親孫子,是長孫啊。

    云翔沒有再理會在那里爭吵的展祖望和展云飛,轉身離開了。

    阿超之前早被一心想要報仇的紀天堯抽的暈過去了好幾次,自己也算是報仇了,而展云飛——

    自己在展家動不了,日后總有機會報仇的。

    回到自己的小院時,思雅早已收拾好了東西,而三個孩子也哭累了睡了過去。

    云翔走過去拉著思雅的手,輕輕的擁著她。

    “沒事了,我們回自己的家吧!”

    云翔之前置辦的那個院子什么都有,他們只需要帶著自己日常要用的東西就可以了,剩下的可以慢慢的搬。

    直到云翔和思雅已經搬走了,展祖望和展云飛還沒有吵完。

    品慧回來后就知道了今天她不再時發生的事情,知道自己的兒子、兒媳、孫子、孫女都被展云飛給逼走了,氣得收拾了東西也要跟著搬走。

    可惜她現在是展祖望的平妻,而不是原本那個可有可無的妾室,展祖望還活著,她根本就不能走。

    而且展祖望在知道云翔和思雅搬走時就立刻找人去叫他們回來,可卻被云翔以孩子被展云飛給驚著了,現在不宜再讓孩子見到展云飛和阿超,所以他們要先在外面住一段時間。

    至于什么時候回去?

    那就要看幾個孩子什么時候好了。

    因此在見無法叫回云翔和思雅后,展祖望只能留下品慧,起碼有品慧在,也可以牽制一下云翔和思雅。

    這幾年云翔對他的不同,展祖望不是感覺不出來,只是在他的心里,一直以來都是云飛要比云翔優秀,云翔作為庶子,他早就習慣了忽視云翔。

    可是后來云翔的發展超出了他的想象。

    云飛對生意上的事從不上心,所以一直以來展祖望想要留下云翔幫著云飛,可是云翔現在對他早已不想之前那樣言聽計從。

    再加上現在又白家幫扶著云翔,展家除了品慧已經沒有可以牽制云翔的了,所以他才抬了品慧為平妻。

    現在云翔和思雅搬走了,可是品慧他必須要留下。

    思雅和云翔搬了出去后,展家的生意越來越難做了。

    原本展祖望的年齡大了,精力不夠,可身邊也沒有一個可以幫扶著的人,全靠白家看在思雅的面子上照顧一二,現在展云飛竟然敢硬闖人家女兒的院子,驚著人家的寶貝外孫和外孫女,不活剝了他已經是看在人家女婿的面子上了。

    不過這些跟展云飛都沒有關系。

    因為沒有要到可以去疤的藥膏展云飛覺得非常慚愧,再加上阿超的傷,因此這段時間展云飛就沒有再去待月樓捧蕭家姐妹的場。

    這天鄭士達約了云翔在酒樓談生意,蕭家姐妹唱完了歌就被鄭老板叫來作陪。

    現在已經在酒樓唱了這么久歌的蕭家姐妹已經沒有原來那什么不陪酒的清高傲氣,尤其是蕭雨娟,被稱為小金銀花,交際的手段可是學了不少。

    而蕭雨鳳雖然不如蕭雨娟,但是一身溫柔的氣質,只是坐在那里就是不說話但看著也讓人覺得很舒服。

    云翔看著這樣的蕭雨鳳,難怪能迷的展云飛連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雨娟、雨鳳,過來這邊坐,陪我們展二少爺喝幾杯。”

    “展家的人!”

    一聽到鄭老板的話,蕭雨娟立刻就從凳子上跳了起來。

    “好了,雨娟。快坐好!展二少可跟你們家的事情沒有關系。整個桐城的人都知道展家八年前就分了家產,錢莊什么的可都是展家大少爺的產業。”

    “鄭老板這是在往我心頭的傷口撒鹽,誰不知道我不過是個庶子,自小就不得我爹的喜歡,分產的時候我不過就得了幾間快倒了的雜貨鋪子什么的,那還是因為我沒有成親,日后聘禮要自己辦才有哪些東西,不然——呵!”

    “英雄不問出身,庶出怎么了,現在二少自己闖出了一份家業,上海、香港那里沒有二少的產業,現在二少的產業可比展家多多了,而那位展大少,不說也罷!”

    “呵呵——鄭老板這話可不能讓我爹聽見,不然可不饒你,誰不知道我爹最疼云飛。”

    之后的一頓飯也不知道蕭雨娟是怎么想的,對云翔殷勤的不得了,陪著云翔喝酒時,整個人都快掛在云翔身上了。

    等蕭家姐妹回到自己住的小院時,蕭雨鳳立刻拉住了蕭雨娟。

    “雨娟,你今天怎么了,對著展家那個二少爺那么的殷勤,你別忘了,他姓展!”

    “我沒有忘,就因為他姓展我才會那樣的,雨鳳你聽到鄭老板和剛剛說的那些話了嗎?他是展家庶出,他爹不疼他,但是他自己卻有本事,我們正好可以利用這一點報仇。以我們現在是沒法跟展家斗的,就是鄭老板也不一定會為了我們跟展家斗的,所以我們只能靠自己。”

    “可是這跟展家那個二少爺有什么關系?”

    “他跟害我們的那個展大少關系不好,如果我們好好利用這一點,挑撥的他們展家內斗,那么我們就可以報仇了。”

    蕭雨娟想好了,展云翔因為出身、家產原應該就跟那個展云飛不和,只要自己挑撥一下,他們肯定就能斗起來,到時候自己只要看著,時不時的加把火就可以了。

    蕭雨鳳不知道要怎么說,雨娟現在每天想著報仇,不管自己說什么,雨娟都不會在意的。

    突然,蕭雨鳳好想蘇慕白,如果他在,應該會告訴自己要怎么辦吧?

    他今天沒有來,是有什么事吧?或是身體不舒服嗎?

    這時的展云飛已經沒有心思去想什么蕭雨鳳了。

    這段時間他越跟蕭雨鳳相處就越愛她,而越愛她,他心里就越愧疚。

    這種愧疚無處宣泄,快要將他壓垮了。

    再加上阿超受了傷,爹也不讓自己再去找雨鳳,還好有紀天虹陪他說說話。

    這天覺得心里亂極了的展云飛又去找紀天虹求安慰。

    很高興和她心愛的大少爺相處的紀天虹做了滿滿一桌子的菜。喝多了的兩個人最后犯了跟當年展祖望一樣的錯誤。

    展云飛醒過來后就覺得自己的頭疼的好像要裂開了一樣,用手敲了敲自己的頭。

    “阿超,阿超——”

    “唔——”

    身邊傳來的聲響一下子驚醒了展云飛,他往自己的身邊一看,就看到一身□□的天虹側身躺在自己的身邊。

    一掀身上的輩子,床上的一切都相信他說明之前發生了什么事。

    “這是怎么回事?怎么會這樣?”

    這是紀天虹也被展云飛弄出的聲響吵醒了,醒來一看到更自己躺在一張床上的展云飛,紀天虹立刻尖叫了起來。

    雖然她是愛大少爺的,可是怎么說紀天虹也是一個受傳統教育的女孩,突然面對這樣的情況,她還是會害怕、恐慌。

    之后展家又是一片混亂,但是最終不管魏夢嫻怎么苦惱,展祖望還是做主,讓展云飛納了紀天虹為妾。

    而同時紀總管也提出了離開的要求,但是他的話說的倒是好聽,畢竟現在他的女兒成了展家的妾,他這個做爹的為了避嫌,總不能再霸者總管的位子了。

    “爹——我們現在離開,天虹怎么辦啊?就算要走,也要等天虹在展家坐穩了位子再走啊!展云飛那個偽君子,看著是個憐香惜玉的,但是卻最是冷心冷情了,天虹一心撲在他的身上,日后早晚會受傷的。我們怎么不等天虹有了個孩子再走,起碼日后還有個依靠。”

    紀總管也知道天堯說的對,可是如果他不抓住再次的機會,日后在想走,可就不能嗎容易了。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配资炒股绩差股 安徽11选5前3直选遗漏 网投现金平台 玩三分pk拾有没有技巧 中兴通讯股票 甘肃快三今日开奖号码 基金配资比例两种模式 百度知道今晚两码中特 今日股市行情大盘走 股票涨停 排列五走势图综合版 浙江11选5 极速赛车计划软件 嵊州期货配资 黑龙江11选五一定牛电脑版 陕西十一选五预测任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