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唯我魔道 > 第六十七章;雷再現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葉辰很是憤怒,在這一天多的時間里,他都在刻意的控制著自己。否則,以靖州城的所作所為,他早就大發雷霆,提刀與李鑫等人干了起來。

    “小子,別動怒了!實力不行,發怒是沒有用的。單單發怒,是解決不了事情的根本。現在的你,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趕快悟通煉氣篇的十八式。另外我還可告訴你,道家煉氣篇第二決,乃煉氣期最后的基本功法。但是在其中,則可悟通一招,足可堪比神通。只要有一定的悟性,悟通的一招足夠強,就算是斬殺一名筑基初期修士,也不是沒有可能的事情。”

    “什么?煉氣篇就有神通術可修煉?”

    此事,器靈還是第一次告訴葉辰!此刻葉辰心里是激動的。因只要他有一招神通,那就代表著,他可與筑基期存在抗衡。

    “對的!只不過以練氣修為,想要悟通神通,那可是一件很艱難的事情。”

    “啊!不過要相信自己,前輩,我一定行的。”

    “好,本尊就是喜歡你這股不服輸的狠勁!”

    “只不過前輩,是什么招式,可以與筑基期存在抗衡?”

    “不知道,因根本就沒有人悟通過!但是,本尊則是知道,這是真的有。并且,如果本尊沒有猜錯,練氣期悟出那一招,就算有三四個人一起悟出。但招式,也不一定一樣。”

    “啊!”

    聽聞葉辰終于明白,器靈所說,都是虛無縹緲的事情!只不過哪怕只有一絲機會,葉辰也要嘗試悟通那一招。因雖筑基后,就可修煉神通。

    但是,想要筑基,那還不知需要多久!甚至,很有可能,他這一輩子根本就不能筑基。

    “對了前輩,難道只要悟出這一招,就可無視意?”

    “對,只要悟出這一招,你的修為就可再進一步,成為假基修士……。”

    假基,就是悟通意境,修為還沒有提升到下一個境界。如果是筑基后期,悟通了金丹期意境,而修為還沒有突破。

    這等修仙者,就被稱之為假丹期!如果是金丹后期巔峰,悟通元嬰意境,就被稱之為假嬰,后面就是以此類推了。

    片刻,器靈回歸葉辰身體!而葉辰,卻是離開了房屋,來到董媛媛所在的房屋外,敲響了石門。下一瞬,石門打開,顯然董媛媛一直都在等候葉辰。

    “跟我來!”

    “是!”

    董媛媛來到葉辰房間!可就在此刻,忽然葉辰大袖一甩,一個詭異復雜的符文,就破空而出,直接就映入進了四周的墻壁。

    符文剛一涌入,突然詭異的一幕發生了,四周墻壁五彩光芒炸顯。而這些五彩光芒,也是一閃即過,下一瞬就如是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般。

    “禁制!”

    當董媛媛見此,一眼認出,這就是禁制一道!因禁制一道,她見過,他爺爺董偉,作為筑基期修士,雖在禁制一道上的造詣不深,但還是略懂皮毛,簡單的禁制,還是可以隨手布置。

    而禁制一道,葉辰雖還沒有時間深度研究!但在長生塔中的后面一個多月,也就是從東吳塔離開之后,起來就教了葉辰幾種好領悟,簡單的禁制。

    就此刻他所施展的,此名為隔音禁制!也是禁制一道上,最為基本的。不過當董媛媛看清楚葉辰的眼神時,董媛媛那曼妙的嬌軀,則是猛然一顫。

    因現在的葉辰,雙目血紅,看上去嚇人無比。

    “主人!”

    “董媛媛,你告訴我,數天前,我們在面對歐陽石時,你是不是很希望我死。如果我師尊不出現,我死了,你就好擺脫主人我的控制了。”

    “回稟主人,小奴沒有!”

    可就在此刻,突然葉辰一把抓過董媛媛,咔嚓一口, 直接就咬在了她的香肩上。

    “啊……!”

    董媛媛慘叫,葉辰就真如屬狗般,動不動就咬你!雖董媛媛是在慘叫,只是,她的聲音極為的勾人心魄,就如是那個啥的尖叫般。

    這一切,也不知他是有意為之,還是本身就這樣。只不過,若看清楚她鳳眼,就會明白,這一切不是她有意為之。

    因那一滴滴晶瑩剔透的淚珠,已經滾出了她的眼眶!同時,在她的鳳眼中,全都是痛苦之色。片刻,鮮紅的紅色液體,便從葉辰嘴角處溢出。

    “哈哈哈!血的味道。”

    良久之后,葉辰這才放開董媛媛,仰著脖子,陶醉般的喃喃自語道。看上去此刻的他,就真如乃那等十惡不赦的大魔頭般。

    “主人!”

    “你告訴我,是否就真如我所說那樣?董媛媛,你別再來挑戰主人我的耐力。主人我告訴你,如你再不說實話,現在我就讓你去見閻王。”

    “主人恕罪,小奴錯了!”

    董媛媛聽聞,沒有否認,而是直接雙膝跪地,認錯道。只不過,此刻的董媛媛,頭都不敢抬。可就在此刻,葉辰猛地伸出手,一把就捏住了董媛媛的下巴,一用力,便四目相對了。

    “七日之后,你就立馬趕回冀州城!你回去告訴你那該死的爺爺,說是我讓你回去的。其原因,就說前任潮汐邊疆統領張帆已回到了長生宗,并且他還稟報,說冀州城城主府,與三大家族與魔族有勾結,讓它們早做打算。否則,后果不堪設想,我葉某人也救不了它們。”

    “主人!”

    “董媛媛!”

    “主人,小奴知道了……!”

    顯然,對付冀州城的事宜,葉辰已經開始了!而這***,那就是張帆這廝。對于對峙,這個根本沒有必要,因張帆已回到了長生宗。

    而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冀州城派人前往長生宗去澄清自己!但在葉辰看來,冀州城絕對不會這樣子做。因若真如那樣子做了,冀州城所派去的人,也是有去無回。

    因如冀州城這等勢力,在長生宗的眼里,也是可有可無!你沒有了,我再培養一個不就得了。就算將冀州城盡數滅掉,長生宗一股魔族奸細的帽子扣上,就絕對不會再有人追究。

    所以,此事,只要冀州城極為大佬不是腦子生銹了,就不會這樣子做。當然就算冀州城這樣子做了,那長生宗的袁繼風,也會作手處理。

    一切安排妥當后,董媛媛這才離開!第二天,葉辰起床,便開始修煉練氣篇第二決。只不過第二決的難度,與第一訣對比起來,起碼也是翻倍。

    一天的時間,葉辰就連第一式都沒有完成!不過這修煉,可急不得,需要一步步來。飯要一口口吃,路需要一步步的走,更何況這還是道家仙法。

    這一天的時間,長生宗與魔族,也沒有兵戎相見!

    “前輩,這道門金身第二重,需要的材料,你說在冀州城能不能購買到?”

    “哈哈哈,小子,此地來戰場,就算收集到了,你也不能修煉。并且,以現在你的修為,根本就不能修煉道門金身。”

    這一次,葉辰卻是在與器靈聊道門金身的問題!葉辰明白,道門金身第二重,需要他修為達到筑基后才可修煉。而如今的器靈,也將道門金身九重修煉之法都交給了葉辰。

    道門金身第二重,名為黃凡體!后面七重,玄凡體,法凡體,地凡體,天凡體,仙祖,神祖,道祖。一樣就是,每提升一個境界,就可修煉下一個境界。

    而修煉黃凡體的前提,就是修為突破到筑基!然后需要一批足有三百余種藥材。最后,通過侵泡,運轉黃凡體心法修煉。

    “這個我知道,不過什么事情,都得提前做好準備是不?”

    “嗯,這想法是對的,本尊贊成……!”

    與器靈閑聊片刻,葉辰修煉了一會,就開始入睡了。只不過此地天地靈氣的濃度,作實稀薄,與冀州城對比起來,也只是不分上下。

    但是,如葉辰這等職位,在長生宗,那也是搶手貨。因當鎮守潮汐邊疆的將士們,它們斬殺一名魔族修士,它們就會得到一個貢獻點。

    這些貢獻點,可以拿到長生宗換作靈石!十個貢獻點就可換取一塊下品開始。而一名普通士兵斬殺一名魔修,小隊長就可獲得零點二貢獻點,中隊長也可獲得零點二的貢獻點。

    同樣的就是,大隊長也可獲取零點二貢獻點!然而統領,則是直接獲得零點四。小隊長斬殺一名魔修,中,大隊長,各自獲得零點二。

    但統領,則是直接可獲得零點六的貢獻點!如果是中隊長,除開他自己所獲得的一點貢獻點外,余下的一點,吧就是大隊長獲得零點二,統領所獲得零點八。

    但如果是大隊長,統領直接可獲得一點貢獻點!總之一點,那就是官越大,這收獲就越多。所以,只要潮汐邊疆發生大規模戰斗,這統領都是賺得盆滿缽滿。

    而它們用于紀錄貢獻點的方法,那就是一塊令牌!那塊令牌之中有數字,每當增加一點貢獻點,上方就都有顯示。

    就如現在葉辰手上的令牌,上方為零!當然雖有收獲,那也有罰扣。在統領任職期間,鎮守潮汐邊疆的將士,每當死掉一人,它們都會被扣貢獻點的。

    一名大頭兵,統領口零點四,小,大,中三隊長,各自扣除六,八,一點的貢獻點。當然大頭兵,你都死了,那就是一死百了。

    一晃眼三天過去了!足足三天的時間,葉辰也才悟通第一式!

    清晨,葉辰站在城主府內院,仰望著虛空中,看著晨陽東方起,天地黃砂飛,非秋似如秋,枯葉黃百草。從這一點,就足矣證明,此地的惡劣天氣。

    可就在此刻,忽然葉辰面色猛然一變!因就在此刻,那剛升起的烈陽,瞬間消失,天地之間,既然剎那間黑暗了下來。

    轟!下一瞬,雷電交加,轟鳴聲響起。見到這一幕,葉辰先是錯愕,緊接著就變成了大喜。因他知道,這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

    因他很是喜愛雷電,因雷電也愛他,喜歡劈他!雖不好受,但可以讓他修為增長。看著趨勢,葉辰明白,今日自己又很榮幸的會被劈了。

    果不其然,一道雷電直接朝著他劈來!

    啪!剎那間,一聲炸雷在城主府內院響起。聲音剛落,先前葉辰所站之地,黑煙寥寥升起。見到這一幕,內院的十余名美女,也都紛紛走出房屋。

    等到黑煙散去后,映入進它們眼簾中的,來一個人,一動不動的站在那里,頭發已經被燒卷。全身上下,黑如鍋底,并且在他等口中,還在不斷的冒著青煙。

    “啊……。”

    下一瞬,冀州城的十余凡塵女子,直接尖叫出聲!因那黑人,既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而這黑人不是別人,他正是葉辰。

    但此刻的董媛媛,卻是一副面色大喜的樣子!她與葉辰的距離大約有二十余丈。可就在此刻,忽然董媛媛一把拍在了儲存袋上。

    下一瞬,一柄飛劍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中!董媛媛目光環繞四周,嘴角上露出殘忍之色,心中喃喃自語道;

    “等我殺了葉辰,在將你們這些賤婢滅掉!到時候,此事就不會有人知道了。然后,她在自殘一下,說有魔族賊子偷襲,賊子葉辰遇害,那本仙子就不解脫了么?而這一切,禍水就都交給魔族賊子得了。”

    董媛媛心中的如意算盤,那是打得嘩啦啦的響!當然如果真如她心意。那么此事,袁繼風是絕對不會相信的!因此事,只要有半點腦子的,都不會相信,魔修能夠神不知鬼不覺的來到此地。

    也許,也許這也只有董媛媛才會相信了!胸da無腦,也許就是如此了。

    “懂,懂仙子,你要干嘛?”

    董媛媛的舉動,幾女都看在眼里!于是,最先開口的,正是葉喵。原本葉喵是沒有這個勇氣,但此刻的她,也不知從哪來的勇氣,喊出了聲來。

    其余的幾女也都看向了董媛媛,表示不解!董媛媛緩緩停下腳步,目光再次在十余女身上一一掃過后,這才低聲道;

    “爾等先等著,若干逃跑,本仙子第一時間殺了她!”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