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唯我魔道 > 第六十一章;冀州城一游

第六十一章;冀州城一游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但此刻的他,心中卻如排山倒海般翻滾著!面對殺父之仇,就算表面上可以表現出形同陌路。但是心中,可沒有誰能夠做到若無其事。

    “在下冀州城城主李鑫,拜見葉道友。”

    “董偉,苗云華,葉鏗,拜見葉道友!”

    葉辰乃袁繼風的弟子,李鑫等人,那是不敢稱呼葉辰為晚輩。所以,它們便與葉辰平輩論交。葉辰聽聞,抬頭望天,嘴角上仰,長袖一甩后這才抱拳道;

    “啊!幾位道友好。”

    雖葉辰言語不著調的客氣,但樣子卻是高高在上!可就在此刻,李鑫再次一禮道;

    “葉道友,你們從長生宗風塵仆仆趕往潮汐邊疆,一路走來,作實辛苦。竟然從我冀州城路過,不如就到寒舍去喝杯茶,也好讓在下盡一番地主之誼。”

    “啊!這個有些不好吧?李道友,這樣會很麻煩的。”

    “哈哈哈!葉道友,我苗云華是個直性子,有什么說什么。我們相見既是有緣,有什么不好的?葉道友能夠駕臨我冀州城,來我冀州城蓬蓽生輝啊!我苗云華真心的邀請葉道友,到我冀州城坐坐,也好讓我等,向葉道友請教一番修煉上的難題。名師出高徒,葉道友在袁前輩的高徒,絕對可以為我等排憂解難。”

    這話說得,就如葉辰是那得道的大仙般!就算臉皮比城墻還要厚的葉辰,聽聞這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苗道友太謙虛了,我葉某初來乍到,還望諸位道友多多關照。再有,在下也想向諸位**一番修煉心得,只不過這一切,我還得詢問一番我長生宗眾人。”

    話音剛落,葉辰就扭過頭,看向身后的百名長生宗弟子!

    “葉師叔,居然李城主如此厚請,如果我們不去,這顯得有些不好吧?”

    “是啊葉師叔,我長生宗與冀州城原本就是一家,我們下去,也好向冀州城的諸位道友,溝通溝通感情。”

    “對,師侄也想前往冀州城一游。”

    這些長生宗弟子,在長生宗待久了,也想出去走走,也想在世人面前,威風威風。長生宗就如一個籠子,長生宗的眾弟子,那就是一只只小小鳥。

    所以,它們也想飛出籠子,看看外面的世界!竟然眾弟子的意思都一致,葉辰這才再次一甩長袖道:

    “好!竟然這些師侄都想下去看看,那我這做師叔的,也唯有成人之美。既然如此,我們冀州城一游。”

    葉辰話很明白,下去,那都是眾長生宗弟子的意思!與自己無關。李鑫等人聽聞,也是大喜,四人對視一眼,點了點頭后李鑫這才微微躬身,揮手道:

    “葉道友請!”

    “多謝!打擾了。”

    與此同時,長生宗一行百零一人,在李鑫四位靖州城大佬的帶領下,就朝著靖州城緩緩降落。原本眾人只是懸空三十四丈,但一時半會,居然不能落到

    而此番緣由,雖有裝B,擺酷的成分。但是,也不完全是為了裝,因它們人數較多,要降落到靖州城,起碼也需要一處寬廣地帶。

    “快走開,長生宗的上仙們,要降落在此地。”

    “快走開,還站著干嘛?想挨揍啊?”

    “滾開!再不滾,老子打爆你的頭……。”

    與此同時,在靖州城一處較為偏僻處,那里是一處兩百余丈寬的廣場。原本前一刻,廣場上還人山人海!而就在此刻,忽然從四周沖來幾對人馬,便開始驅逐廣場的玩耍的人。

    而這一切,就如是事先商議好的,李鑫等人,也正帶著葉辰等人,朝著那里飛去。而就在葉辰等人來到廣場上空十余丈時,廣場上的人就已被驅逐干凈。

    就算是驅逐者,此刻也沒有站在廣場上,而是站在了廣場邊緣處!廣場上無一人,但在四周,卻站滿了人山人海,也有少數修仙者混在其中。

    不一會,葉辰等人就飄落在了廣場上!

    “參見上仙!”

    而就在此刻,四周成千上萬的靖州城人士,都齊齊下拜。葉辰見此,目光環繞四周。而映入進眼簾中的,有熟面孔,也有生面孔。

    但葉辰容貌被毀,就別說是認識他了,就連他的喜怒哀樂,都難以觀察到。也許,也許這就是變丑的好處!

    “葉道友,請!”

    李鑫揮手到!葉辰見此,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背著手,沒有理會四周靖州城人。而是長袖一甩,跟著李鑫前進。

    “好!”

    “道友好……!”

    雖葉辰沒有理睬四周靖州城人,而其它長生宗弟子,則是與四周靖州城人打招呼。不一會,足足百人,就離開了廣場。

    當然今日接待葉辰等人的主角,是李鑫!而苗云華三人,不過只陪臣罷了。就在葉辰一行人離開廣場,就有四隊人馬,朝著四個方向趕往廣場。

    為首者,既然都是修仙者!不一會,它們便將百零一頭仙鶴,圍在了中間。一切井井有序,一看便知,這些人馬,那都是經過特殊訓練的。

    “葉道友,我李某已吩咐下去,府中已擺好酒席。眾長生宗道友遠道而來,不如就讓我李某先行為大家接風洗塵?”

    “哈哈哈,多謝李道友了,那在下就替我長生宗這些小崽子們,先行謝過李道友了。”

    小崽子字眼一出,頓時就讓在場的百名長生宗弟子擠眉弄眼了。但是,葉辰的身份擺在那里,它們也是敢怒不敢言。

    “哈哈哈葉道友嚴重了,這些都是我李某該做的……。”

    二人閑聊著,就朝著冀州城城中心處走去!不過走著走著,葉辰卻是納悶了。因冀州城的路線,他雖不敢說,自己閉著眼,也能想到何地就可到達何地。

    但是,睜著眼時,還是可以說成是輕車熟路!但是李鑫這廝,既然帶著葉辰,在冀州城里兜圈子。它們所過之處,原版半刻鐘就可完成的,但在李鑫的帶領下,居然整整用了一刻鐘。

    “葉魔!我打你。”

    “葉魔,我砸死你。”

    “葉魔,我咬死你……。”

    走著走著,忽然陣陣小孩與大人一起的哄鬧聲響起!葉辰聽聞,也是一愣,不解的問道;

    “李道友,葉魔是何人?”

    “啊!哈哈哈,葉道友,不如我們邊走邊聊。葉魔那里,我們剛好要往那地路過,到時候我為你解釋。”

    “好!”

    葉辰聽聞,點頭應是!不過在他等瞳孔中,卻出現了一道陰霾。這道陰霾,也是一閃即過,剎那間就消失了,眾人都沒有發現。

    因現在的葉辰,終于明白,李鑫為何帶著他兜圈子了。因就在前方不遠處,他爹娘的雕像就在那里,李鑫等人此番,那就是在試探自己,到底是A葉辰,還是B葉辰。

    而此番,也是葉辰預料中的事情!因這一切,都在葉辰的計劃中。在葉辰的計劃中,若李鑫等人不試探葉辰,那葉辰只能說,這些老家伙都白活了百把年。

    片刻,在李鑫的帶領下,葉辰等人就路過一個轉角。而映入進眾人眼簾中的,則是一處三十余丈寬的廣場。

    廣場正中心處,那里居然有一座祭壇!祭壇上,一男一女的雕像,被鐵鏈捆綁著。而這一男一女,葉辰看去,卻很是面熟,因就是他爹娘的雕像。

    不過此刻在祭壇上,卻是一片狼藉!什么大白菜,黃瓜等等,還有雞蛋,那是應有盡有。就算此刻雙方相隔三十余丈,但是那腐臭味,還是撲鼻而來。

    甚至,有些愛干凈的女性傳送陣弟子,已經捂住了鼻孔。只不過可以看出,這不是祭拜的,而是扔,砸的。

    而此刻在祭壇的四周,還有一群小孩,與幾位大人正在拿著手中物品雕像朝著雕像扔去。并且它們在扔東西時,口中還在怒罵什么葉魔等等字眼。

    見到這一幕,頓時葉辰心中就大怒了起來!此刻的他,真的很想沖上去,將這些家伙一一的殘忍殺掉。但是,他表明上卻是一副云淡風輕的樣子!

    因報仇,此刻還不是時候!他身為長生宗弟子,身為長生宗副宗主袁繼風的親傳弟子。什么事情,都不能胡來。

    也許這就是一個勢力弟子的悲哀,往往什么事情,都要考慮到身后的勢力,不能任性而為。

    “李道友,幾位道友,這二位是什么十惡不赦之徒?既然被如此對待?”

    “啊!葉道友,此事說來話長,這也是我葉家家門不幸。不過就算如此,此事竟然葉道友想要知道,那我們也得如實相告。事情是這樣子的……!”

    如實相告,那就是一個屁!葉家家主所說,就是葉辰親爹是魔族奸細。而他娘,明智葉浩的身份,還與其結為道侶,共同危害正道人士。

    在葉家家主的口中,那是將葉浩夫婦二人,說得極為的邪惡。說得也是有鼻子有眼,跟真的沒有什么區別。葉辰聽聞,咬了咬牙道;

    “該死!”

    他這句話,在外人聽上去,是說葉浩夫婦二人該死!但實際上,葉辰卻是在怒罵身旁幾人,與冀州城所有人。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