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青衫萬丈 > 第六十章 亭臺處博弈,雅苑見情敵

第六十章 亭臺處博弈,雅苑見情敵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今日姑城天朗氣清,北鎮夜闌聽風雨,亭臺處。

    韓離墨和蘇扶游兩人博弈,桌上燃起了香草熏香,輕煙繚繞,氣氛悠閑安靜。

    蘇扶游捻起一顆黑子遲遲不見下盤,最后落于盤中,韓離墨笑了笑,執起白棋毫不猶豫地落于中盤。

    蘇扶游突然皺起眉頭,韓離墨哈哈大笑。

    接連三盤,蘇扶游皆落于下風,輸得一點脾氣都沒有了。

    “不來了,不來了!”蘇扶游撇撇嘴,“今日想來是掃把星下凡,真是倒霉透了!”

    韓離墨一顆一顆地收起棋子,只笑不語。

    蘇扶游抬頭看了看涼亭外的天空,說道:“我估摸著白姑娘要來了!”

    韓離墨稍有一愣,最后一顆棋子放進了圓白陶瓷棋盒,隨即端起了一碗茶抿了幾口,一句話也沒有說。

    蘇扶游笑了笑,坐直了身子,直視著對面喝茶的那個年輕人問道:“白姑娘多次邀約,韓大公子皆是毫不猶豫地就答應了,不知道韓大公子在想些什么?”

    年輕人微微起身隨手拿過黑色棋盒,開始撿起黑棋放于盒中,蘇扶游見他仍舊是不說話,嘲笑道:“也不知道是誰躲了某人整整一年,如今莫不是害夠了這相思,想要牽起美人手了?”

    看著韓離墨不說話,只是慢慢地收起了圍棋,蘇扶游又故意調侃,越來越口無遮攔了。

    “盛情難卻,自然前往!”韓離墨正視著蘇扶游那一臉壞笑的樣子,淡淡道。

    “那為何不躲了?”蘇扶游又問道。

    “從未躲過!”韓離墨一本正經道。

    “嘖嘖嘖,韓大公子真是脾性大變啊!”蘇扶游玩笑道。

    不過,話又說回來,如今的韓離墨確實不同以往。

    書生氣里又多了一些江湖氣息,從初見時候的心思單純,再到如今成熟穩重。

    蘇扶游明白他經歷了什么,不過,這樣也好。

    “你看著我做甚?”韓離墨只見蘇扶游盯著自己看。

    “哥哥!”就在兩人說話之際,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響起。

    只看到后院的大門口,有一道白衣倩影,拉著一個小女孩走了進來。

    蘇扶游看了看韓離墨,含笑說道:“你覺得我猜的準不準!”

    小桃子松開白嵐兒的手,跑向涼亭處,從后面環住了哥哥韓離墨的脖子,最后干脆趴在他的后背上。

    白嵐兒行了個福利,微笑道:“見過二位!”

    “請坐!”蘇扶游做了個請入座的手勢。

    白嵐兒笑著輕輕點了下頭,撩起裙角走上涼亭處,坐在了韓離墨的旁邊。

    白嵐兒注意到韓離墨的面前擺放了一副棋子,然后問道:“方才你倆下棋了?”

    韓離墨輕輕地嗯了一聲,“他從來沒有贏過我!”

    白嵐兒愣了下,蘇扶游深呼吸,氣急道:“離墨你怎可說這些!”

    韓離墨看著蘇扶游,“難不成不是?”

    蘇扶游無法反駁這個事實,“就算是如此,你也不能當著白姑娘的面如此說,日后我還怎么混下去?”

    韓離墨看向白嵐兒,問道:“你覺得有何不妥?”

    白嵐兒看著他搖頭,輕輕道:“沒有不妥!”

    白嵐兒看向蘇扶游,微笑道:“輸了,就是輸了!”

    蘇扶游突然咬牙切齒,胸口起伏不定,“好啊你們倆,現在開始同心對付我了嗎?”

    白嵐兒掩嘴笑了,韓離墨假笑。

    蘇扶游眼神幽怨,沒再此事上再浪費口舌,話鋒一轉試問道:“不知道今日白姑娘又要帶我們家韓大公子前往哪里游玩?”

    白嵐兒微微低下頭,突然害羞嘀咕道:“這還得看離墨想去哪!”

    蘇扶游開始對韓離墨擠眉弄眼,你幾個意思?

    韓離墨看向白嵐兒,淡淡說道:“今日就不出去了!”

    白嵐兒抬起頭,可以很明顯地看出有些失落,想說話卻又沒有開口。

    “改日再去!”韓離墨頓了頓,又說道。

    “好!”白嵐兒輕快答應,方才的失落一掃而光。

    “哥哥?”趴在韓離墨背上的小桃子跳了下來,干脆坐在哥哥與嵐兒姐姐中間。

    “怎么了?”韓離墨柔聲問道。

    “你還說你不喜歡嵐兒姐姐!”小桃子哼了一聲。

    韓離墨呆滯了一下。

    白嵐兒也是同樣如此,不過心里卻是樂開了花,看向他的眼神更加濃烈與深情。

    韓離墨眼神躲避。

    “唉,孤家寡人一個,我就不打擾你們咯!”蘇扶游站起身,整理了下衣服。

    “小桃子,咱們去找啊元哥哥玩去!”蘇扶游對小桃子招了招手。

    小桃子看了看哥哥,又看了看嵐兒姐姐,皺了下鼻子,最后也起身跟著扶游哥哥出去了。

    后院涼亭處,只剩下孤男寡女兩人。

    “離墨,不如教我下棋可好?”白嵐兒首先打破了沉默,開口請求道。

    “好!”韓離墨輕聲道。

    白嵐兒聰慧,一點就會,雖然開始有些難以理解,但是到了最后卻能勝韓離墨一招半式的。

    聊的久了,兩人也終于放開了,時不時地還能打鬧打鬧。

    “離墨哥哥,外面有人找你!”啊元急匆匆地跑了進來,有些喘氣。

    “可有說是誰?”韓離墨問道。

    啊元搖搖頭,說道:“不認識。不過也是位漂亮姐姐!”

    “跟嵐兒姐姐一樣!”啊元又補充了句。

    白嵐兒蹙眉,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年輕人,聽語氣像是有些吃醋,她問道:“什么漂亮姐姐?”

    韓離墨放下棋子站起身,并未回答她的話。

    “走吧,看看去!”韓離墨整理了下衣服,出了涼亭處。

    白嵐兒哼了一聲,撿起了韓離墨的幾顆棋子放回棋盒里。

    “看你還輸不輸!”

    “好你個韓離墨,一年不見還認識什么漂亮姐姐了!”

    “看我不…”

    白嵐兒鼓著嘴,氣呼呼的。

    “你怎么還不跟過來?”韓離墨發覺身后沒有跟著白嵐兒,又折了回來喊了一句。

    “哦,好!你等等我!”白嵐兒反應過來,歡喜地站起身,小跑了幾步。

    “什么漂亮姐姐,你是不是還有什么事情瞞著我?”白嵐兒跟在韓離墨的身后,又問道。

    “我也不知道!”韓離墨淡淡道。

    “騙人!”

    “人家都找上門了,你還說沒有!”白嵐兒委屈巴巴。

    額!韓離墨一時語塞。

    大堂里,只看到一位穿著束起秀發的英姿颯爽的年輕女子。

    她一身束身衣,負手站在大堂里四處觀看。

    “啊宣?”韓離墨看著背影有些眼熟,輕聲試問道。

    那名女子轉過身,就看到韓離墨,她興奮道:“離墨,果真是你!”

    “還真的是你啊,你怎么知道我在這里?”韓離墨聽到啊元說漂亮姐姐的時候,也曾想過會不會是啊宣姑娘,不過又不太確定,因為他離開客棧來到夜闌聽風雨的事情并未對外說起過,只是等到看清楚了來人,正是啊宣姑娘。

    “離墨,離墨,叫得可真親密!”白嵐兒聽了撇撇嘴,小聲嘀咕道。

    聲音很小,也只有自己能夠聽得到。

    被喊做啊宣的年輕女子燦燦一笑,灑脫道:“沒想到吧!”

    韓離墨搖搖頭,想問你是如何知道我在這里的,只不過話還沒有問出來,就聽到了啊宣的責怪。

    她語氣責備,眼神幽怨,她說道:“離開了合歡客棧也不知道告訴我一聲,若不是你兄弟小王知道你在這里,恐怕就找不到你了!”

    韓離墨撓撓頭,有些不好意思道:“那個,事情發生得突然,就忘了!”

    “行了行了,我原諒你了!”啊宣揮揮手,含笑道。

    “今日的你似乎有些不一樣!”韓離墨夸了一句。

    一旁被忽視的白嵐兒眉頭更緊,心里苦澀。

    “是吧,我故意挑了這一件!”啊宣轉了一個圈,被韓離墨夸了一句,心里也是樂開了花。

    “咦,她是?”啊宣終于看到了韓離墨旁邊站著的年輕女子。

    韓離墨也終于回過神來,故人相見,光顧著重逢的喜悅,卻忘了身旁還有一個人。

    韓離墨有些不好意思地看向白嵐兒,后者一臉幽怨地看向他。

    白嵐兒別過頭去,哼了一聲。

    “啊宣,啊宣,叫的多親密!”白嵐兒又嘀咕道。

    “你在說什么?”韓離墨沒聽清楚她說了什么。

    “這位是白嵐兒!”

    “這位是啊宣姑娘!”

    韓離墨分別像兩位姑娘介紹了彼此。

    哦,原來是這樣啊!啊宣點點頭。

    “你好,白姑娘,我叫啊宣!”啊宣伸出右手。

    “你好,啊宣姑娘,我叫白嵐兒!”白嵐兒也如此地說。

    兩人握了握手,又快速地收回了。

    在白嵐兒的眼里,啊宣是情敵。

    啊宣尷尬笑笑,瞬間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

    三人尷尬地站著。

    直到蘇扶游走了出來。

    “嗯?家里來客人了?”蘇扶游看到眼前有一位陌生的姑娘。

    蘇扶游看向白嵐兒和韓離墨。

    白嵐兒撇撇嘴,指了指韓離墨。

    韓離墨笑道:“正式介紹一下,這位是啊宣姑娘,我的朋友!”

    “這位是蘇扶游蘇公子,也是我的朋友,這夜闌聽風雨的主人!”韓離墨又向啊宣介紹蘇扶游道。

    “見過蘇公子!”啊宣抱了抱拳。

    蘇扶游一愣,這?

    “啊宣乃是江湖人士,所以這見面禮就有些特殊!”韓離墨呵呵一笑,解釋道。

    蘇扶游恍然,作揖道:“見過啊宣姑娘!”

    蘇扶游把韓離墨來到了一邊,輕聲質問道:“好你個韓離墨,沒想到你還有這一手?”

    “什么?”韓離墨不解其中意。

    “你還給我裝!說,是不是外面沾花惹草了?你看這都找上門了來了!”蘇扶游看了看那個穿著一身束身衣的年輕姑娘,質問道。

    韓離墨突然臉色一沉,“去去去,沒有的事!”

    “你們兩個嘀嘀咕咕什么呢?”白嵐兒問了一句。

    兩人呵呵一笑。

    “不知啊宣姑娘是哪里人?”

    “坐坐坐,都坐,且當作是自己的家!”蘇扶游說道。

    “回蘇公子,西城人!”啊宣回答道。

    “西城人,甚遠!”

    “方才離墨說你是江湖人士,不知道你?”蘇扶游又問道。

    “我與家人皆以江湖賣藝為生!”啊宣回答道。

    “那你豈不是也會這十八般武藝?”蘇扶游似乎是起了興趣,不斷地追問著。

    “哈哈哈!”韓離墨突然大笑起來。

    “離墨,你笑什么?”白嵐兒問道。

    “扶游,你莫不是忘了!”韓離墨對蘇扶游擠了擠眼。

    忘了?忘了什么?蘇扶游一臉茫然。

    “離墨,你在說什么癡話?”白嵐兒再次問道。

    三人一臉奇怪地看向韓離墨。

    只聽到韓離墨解釋道:“扶游,你可還記得一年多以前你我初見時候,在同文樓吃飯看雜耍?”

    “記得!可是有什么關系?”蘇扶游仍然不明白說的什么意思。

    啊宣突然瞪大了眼睛,恍然大悟。

    韓離墨笑道:“她就是那位甩鞭子的豹紋皮衣女子!”

    “什么?”蘇扶游一臉震驚得看向啊宣姑娘,“這…你真的是那位女子,這是在太不可思議!”

    啊宣姑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真的是那位…”蘇扶游依然不敢相信。

    啊宣姑娘重重地點點頭,說道:“那人正是我!”

    蘇扶游震驚臉。

    “哈哈,別說是你了,就算是我,當初也沒有認出來!”韓離墨搖頭笑道。

    蘇扶游仔細端詳著眼前的這位啊宣姑娘,嘖嘖道:“怪不得啊宣姑娘一臉的俠氣!”

    “原來你們早就認識了!”白嵐兒突然道。

    “相差甚大,甚差甚大!”蘇扶游感嘆道。

    “還有更大的呢!”韓離墨一臉笑意道,“你說是吧,啊宣姑娘!”

    啊宣姑娘突然低下頭,輕輕地嗯了一聲。

    蘇扶游奇怪的看著韓離墨,什么意思?

    都說女人都了解女人,白嵐兒看著阿宣低頭害羞的模樣,不用想都知道發生了什么,咬緊下嘴唇生氣地看著身旁的年輕人。

    你最好解釋清楚,不然,本姑娘,哼!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娱乐518电玩城 贵州快3和值中奖规则 浙江体彩6十1中奖规则图 北京时时彩官网首页 贵州11选5规则及奖金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统 p62中几个号算中奖 2019年高送转股票推荐 福建体彩31选7走势图风釆网 12126期博彩老头 股票在线开户ra品牌富成配资a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彩票合买平台 辽宁35选7开奖结果i 天津时时彩几点到几点 北京11选五怎么玩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