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三國高校傳 > 第二百七十二章:宮變(上)

第二百七十二章:宮變(上)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內閣的密室里,何皇后聽完何進的話后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大哥,你的手下未免也太無用了!居然先被劉備發覺,然后還傻乎乎的跑回你的府里!

    什么一路上沒有被人發現,以劉備那子的實力,恐怕是故意放他離開,就是為了查出來你這幕后之人!”

    見自己妹妹生氣,何進立刻滿臉堆笑的道:“是,妹妹教訓的是!所以大哥我已經讓人把他給咔嚓了。”

    見何進這滿臉賠笑的樣子,何皇后頓感一陣無奈,繼續道:“如今曹仁帶人離開,恐怕也是那個叫劉備的察覺出了什么。不然不會這么快就帶人去找曹操他們!

    看來他和曹操一樣,應該都參與到了劉宏秘密謀劃的事情里。

    如今的咱們已經給丁原去了書信,想來他們此刻已經在趕往河東高校的途中了。此刻在想取消計劃,已經有些晚了。”

    “那妹妹,咱們應該怎么做啊?丁原的隊伍對上現在的曹操董卓還可以應付的來,可是如果再加上曹仁那支生力軍,恐怕就有些不夠看了!

    萬一到時候丁原兵敗,將你我供出,那等他們回來的時候就是你我的死期了!”

    “哼!瞧你這沒出息的樣子,凡是都要靠我一個婦道人家,還有沒有一點男子漢的風范了?”

    何進聞言一囧:“額~!妹妹,大哥這不是從聽你的話聽習慣了嘛!有妹妹你在,哪里還輪得到大哥動腦筋啊!”

    “唉!事到如今,恐怕咱們的計劃要提前了!畢竟劉宏活著才能對你我治罪,如果他死了,誰還能管制的了你我兄妹二人呢?”

    聽到這話,何進的眼睛一瞇,做了一個抹喉的動作道:“妹妹你是想~,那大哥就先在這里預祝妹妹你成功了!

    我哥我這就回去聯系本部兵力,等你這邊一有消息傳出,我就立刻以封鎖消息為由帶兵將內閣包圍起來。”

    “嗯,大哥你快去準備一下吧。我也要去好好看看盟主這最后一面了!”

    將何進送走,就見何皇后突然傳令一名婢女,讓她熬制好一碗人參湯等候自己給盟主送去。

    等參湯熬好,何皇后將婢女譴退,默默的從懷里掏出一包藥粉輕輕撒進湯里。然后一臉淡然的端著參湯來到書房求見劉宏。

    而此時的劉宏正在和身邊的心腹太監張讓,一起商量著如何讓他的皇子劉協繼任大統。

    在聽到門口太監傳喚何皇后求見后,劉宏頓時停止了話,然后眉頭一皺。他因為王美人被何皇后用計害死,一直對她懷恨在心。

    要不是有自己的亞父等宦官出面,他早就將何皇后廢黜。而這之后,他也一直對何皇后不加臉色。

    此刻見何皇后來找自己,他當即就想不見。只是一旁的張讓卻道:“盟主,您與何皇后之間就算有些過節,但事情已經過去這么久了,正所謂一日夫妻百日恩,在盟主您臨別之際,難道就不想化解了這段恩怨嗎?

    而且劉協皇子要想登基,必然繞不開何皇后這一關,您也不想劉協皇子將來被何皇后處處針對吧?”

    聽完張讓的話,劉宏覺得也有些在理,于是擺擺手道:“罷了,那就讓她進來吧!朕正好也想聽聽她這突然找我來究竟有什么事。”

    于是張讓打開房門,恭敬的將何皇后迎進屋里。

    就見何皇后一臉諂媚的道:“盟主,臣妾聽您今日身體不適,所以特意熬制了一碗參湯,給您補補身子。”

    只是何皇后的暖心,但劉宏依舊一臉冷淡的點零頭道:“嗯,知道了,你放在一旁吧。等朕什么時候有空了在喝!”

    而見劉宏如此,一旁的張讓突然一陣咳嗽,提醒劉宏注意一下自己的語氣。

    劉宏無奈,突然聲音柔和了一點道:“有勞何皇后了,如果你沒什么事了,那朕就繼續處理公務了。”

    言下之意卻還是要趕何皇后走。

    張讓的咳聲不由得更大了,劉宏見此強忍著心頭的不適,突然一臉微笑道:“只是如果皇后想陪朕話,那也可以。朕的公務等下處理也是可以的!”

    看到這里,張讓這才平復了一下呼吸,給自己順了順氣。心自己的年紀真是大了,連憋出幾聲咳嗽都已經有些受不了了!

    而一旁的何皇后看著劉宏這一連數次轉換語氣,心里不知道他這是有什么打算。不過卻也不在意,畢竟只要等劉宏喝下這碗參湯,那他就是有再多的謀劃也是白瞎了!

    想到這,何皇后端著參湯,親切的來到劉宏面前。

    “盟主,這參湯臣妾可是熬了數個時辰才熬制好的,您還是趁熱趕緊喝了吧。有什么事咱們待會兒再也不遲!”

    “哦,這樣啊!那我就先把它喝了吧!”

    劉宏著,就要飲下手中的參湯。何皇后見此雙目不由得緊緊盯著劉宏,心中不斷催促著他快點喝下去。

    而就在參湯已經挨到劉宏嘴邊時,王越突然出現在劉宏面前,然后輕輕的在其耳邊了幾句,就見劉宏將手中的參湯放下。

    對著王越擺了擺手道:“嗯,朕知道了,你先安排他到會議室等下等下,朕隨后就到!”

    王越領命,身影消失不見,隨后就見劉宏對著何皇后道:“朕有事要去會議室處理一下,這湯就等朕回來以后在喝吧!”

    聽到這話,何皇后頓時有些著急道:“盟主,這湯涼了可就不好了。參湯還是趁熱喝的好,反正也就是幾口的事,盟主還是把這湯喝完了在去處理事情也不遲啊!”

    只是劉宏聽完卻眼神一變,突然瞪著何皇后道:“你今日為何如此迫切的希望朕喝下這湯,難不成這里面有什么其他佐料不成?”

    “唰”的一下,何皇后的臉色變了數遍,心臟都被嚇的停跳了一下。只是隨后她便間嚎啕大哭起來。

    “盟主,你這話實在太傷臣妾的心了!臣妾知道盟主這段時間一直身體不適,而盟主又多日不曾去臣妾那里。所以這才好心好意的熬制一碗參湯來看望盟主。

    可是盟主居然懷疑臣妾有不軌之心,既然臣妾在盟主心里是如此歹毒之人,那盟主就不要喝了,直接將臣妾處死得了!”

    眼看何皇后梨花帶雨的哭著,一旁的張讓急忙勸道:“盟主,何皇后和您可是夫妻,她怎么可能害您呢?

    我看何皇后的也對,一碗參湯而已,喝下去也要不了多長時間。盟主您就不要辜負皇后的一番心意了!”

    劉宏此時被何皇后哭的也有些心煩,見張讓勸自己,不由得接過參湯,一仰頭將其喝下。

    “好了,這下朕湯也喝了,皇后不會在阻攔朕了吧?”

    完不等何皇后回話,徑直離開書房,直奔會議室而去。

    而看著旁邊空空如也的碗,何皇后嫣然一笑道:“臣妾恭送盟主!”

    隨即默默在心里加了一句:祝您一路走好!

    ……

    會議室內,荀彧焦急的在里面來回踱步。而這時就聽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荀彧立刻躬身站在盟主的寶座前。

    等劉宏坐下后立刻單膝跪地道:“盟主,大事不好了!”

    只是不等荀彧把話完,劉宏就笑著道:“文若何事如此驚慌?讓朕想想,你身為學府的生活委員,可是學府里的經費又不夠了,所以王允就叫你過來索要經費了?”

    對于荀彧這個儒雅書生,劉宏很是喜歡,所以不由自主的就和他開起了玩笑。

    只是荀彧卻一臉焦急的道:“不是!盟主……”

    “不是啊,那就是學校里又有什么調皮搗蛋的學生王允管不了,所以讓你過來給朕道道?”

    “不是!盟主我……”

    “還不是啊,那你你來這里究竟有什么要事吧!”

    一連多次沒有猜中,劉宏突然感覺荀彧來找自己恐怕真的有什么大事,于是收起了玩鬧之心。

    而見劉宏終于肯聽自己把話完,荀彧當即大聲道:“盟主,大將軍他可能要謀反了!”

    沒想到荀彧一開口就是有關謀反的大事,而且這關聯的人居然是何進,劉宏當即面帶嚴肅的道:“什么!文若,你從哪里得到的消息?這種事情可不能隨便的!”

    “盟主,這一切都是學生的族侄,荀攸親眼所見。事情是這樣的……”

    荀彧緊接著將他和劉備被人監視,到從蜘蛛機器人里看到的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給劉宏了一遍。

    隨后又繼續道:“盟主,大將軍自從再次回到府里后就開始調集人手,聚集在他的將軍府里。

    如今咱們洛陽附近并無戰事,而大將軍卻突然召集如此多的兵力,這里面如果沒有不臣之心,學生是打死也不敢相信的!”

    “啪!”

    劉宏猛然間一拍桌案站了起來,然后神情激動的站起身來,而且因為生氣,他此刻的身軀都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可惡,可惡!大膽何進,居然敢聚眾謀反!我要殺了他,我要滅了他滿門!”

    只是劉宏著著突然間感覺肚腹一陣劇痛,然后猛然噴出一口鮮血,想起自己剛剛喝過何皇后的參湯,吐出了他生命中最后一句話。

    “賤人,安敢害我!”

    隨后“噗通”一聲摔倒在地,雙眼圓睜,眼神中似乎充滿了怨恨。

    這時候一直跟在劉宏身邊的張讓頓時嚇得六神無主,跪倒在劉宏身邊卻不知所措起來。

    而荀彧見此急忙對著門外大喊大叫起來:“快來人,盟主出事了,快來人!”

    隨即急忙來到劉宏身邊,輕輕試探了一下他的鼻息,然后同樣癱坐在霖上。

    “完了,洛陽果然要變了!”

    聽到這邊的動靜,王越突然閃身出現在荀彧身后,直接一把掐住他的脖子道:“這究竟是怎么回事?盟主剛才還好好的,怎么一見你就變成了這個樣子?莫不是你弒君謀反?”

    多年在戰場的廝殺,只一眼就可以看出劉宏的瞳孔已經放大,渙散,顯然是已經暴斃而亡。所以他直接把剛剛求見劉宏的荀彧當成了兇手!

    荀彧被王越掐住脖子,立刻掙扎道:“不是我,你可以問張公公,他可以給我作證。盟主是突然暴斃的!”

    聽到這話王越伸出另一只手,瞬間揪住張讓衣領道:“快,究竟是怎么回事,盟主他為什么會突然暴斃?”

    張讓直到這個時候仍然出在大腦當機的狀態,對于王越的問話毫無反應。顯然劉宏的突然暴斃,對他造成了很深的打擊。

    而這時荀彧想起劉宏臨死前的話,急忙對著張讓道:“張公公,盟主他之前是不是見過什么女的?張公公,你到是話啊!”

    聽到荀彧提到女的這兩個字,張讓瞬間有了反應,他離劉宏最近,因此劉宏臨死前的話他聽的是一清二楚。

    此刻經過荀彧提醒,一個十分大膽的想法突然出現在他的腦海里。那就是何皇后為了奪嫡之爭,不顧夫妻情分,將盟主給殺害了!

    在想起之前何皇后那副殷勤的模樣,張讓突然間對自己的老臉就是一巴掌。然后對著劉宏的尸體就是一頓嚎啕大哭!

    “盟主,老奴對不起你啊!如果不是老奴多嘴,盟主你也就不會有此大禍了!盟主,這全都是老奴的錯啊!”

    聽到張讓的話,王越突然松開荀彧,轉而掐住張讓的脖子道:“你什么?盟主是因你而死?

    可惡,你身為盟主的亞父,居然下此狠手,我殺了你!”

    王越著就準備手上用力將張讓掐死,只是一旁的荀彧卻突然按住王越的手道:“帝師,這里面一定有什么誤會。張公公身為盟主的寵臣,是不可能做出這樣的事的。

    而且盟主臨死前了一句:賤人安敢害我。證明他之前一定是見了什么人,而那個人才是害死盟主的真兇!”

    聽完荀彧的分析,王越突然松了松掐住張讓的手。然后立刻詢問張讓事情的經過,只是仍處于自責狀態的張讓,依舊是那副尋死的表情。

    “帝師,你殺了我吧,盟主全都是是因為我才死的,我對不起盟主啊!”

    荀彧見此急忙勸道:“張公公,你難道看盟主慘死,就不想為他報仇嗎?你難道就想眼睜睜的看著兇手逍遙法外,而你卻替她去死嗎?”

    就見張讓一陣苦笑,然后道:“沒用的,殺害盟主的人是你我惹不起的。因為她不是別人,正是當今的~皇后!”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 理财通怎么提现 深圳风采走势图表 体彩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 大乐透追加中九等奖 谁有pk10计划软件 广西快三开奖查询 证券投资基金配套习 贵州11选5前三直最大遗漏 澳门娱乐场城网址 11选5前三直选复式表 海南飞鱼游戏开奖结果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app 排列五和值走势图 p62开奖结果双今天 吉林快三预测神器 七乐彩软件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