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六零彪悍人生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吃醋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這個東西怎么賣?”馮華英指著一個烏漆墨黑,臟兮兮看不出任何美感的箱子問地攤老板。

    成功把已經再沒機會出來的程華濤給差點氣死之后,他們來了盤龍園,也沒跑太遠的地方,等過兩天再去長城、十三陵這些地方。

    瘦小的男人看了眼馮華英,再看看箱子,開始天花亂墜的吹捧:“您的眼光真好,這可是元代的好東西,保存完整,價值高……”

    當她打開妝奩門的時候,看見損壞的內部,看了眼攤主,結果人家半點不自在的神情也沒有,繼續夸大,什么古董,什么以后留著絕對能賣高價。

    馮華英不想聽他廢話:“你不用跟我說這些,我就是好奇,想拿回家玩玩,說這么多沒用,它是不是古董我不知道,但它就是一塊木頭,再古董也沒用,更何況就是個破的。”

    想忽悠她,做夢去吧,要不是看著它上面的銅合頁不錯,后來又看里面的雕刻不錯,只是可惜里面損壞程度不小,起碼有百分之三十的破損。

    要不是她自己能夠修復,不然她才不想買。

    這攤主一臉她是冤大頭的模樣,看著真煩人。

    攤主被噎住了,很快又伸出兩根手指:“這畢竟是古董,你要是誠心想買的話,給這個數就行,便宜你了。”

    “兩塊?”馮華英不懂行,但覺得花兩塊買這個壞了的舊妝奩還算可以,找紀維和掏錢。

    紀維和對于馮華英敗家買個壞了的東西沒有任何意見,當下就要掏錢。

    攤主就一臉震驚,趕緊否認:“什么兩塊錢,你懂不懂規矩,我說的是兩百,這可是元代的古董,就兩塊錢,哪有那么好的事?”

    這兩個人看著穿的還行,就是棉料衣服,但他們手上卻戴著幾百塊的手表,應該是不差錢的,就狠了狠心要了兩百的價。

    可沒成想人家直接給弄成兩塊。

    兩塊和兩百塊的落差,他怎么可能接受的了。

    而周圍的人被兩百這個數字給驚到了,這宰人也沒這個宰法,就那么個破東西也好意思要那么多?

    旁邊攤位的人對這人也知根知底的,誰還不知道誰,他那攤子上古董少的可憐,要是真是古董,那孫子能給你要個天價,吹捧到天上去。

    “老成,你可厚道點吧。”有人看不過去說了他一句。

    “哎哎哎,老關,你可別壞了規矩,我祖上傳下來的東西,雖然破損了些,但它可是古董,我可沒多要。”

    其他人也都知道規矩,也沒多說。

    馮華英合上柜門:“五塊,你要賣就賣,不賣的話就算了。”

    站起來后,馮華英拉著紀維和,腳尖朝著別的地方,隨時抬腳要走。

    攤主見馮華英真說走就走,趕緊招呼:“十塊,十塊就給你了,怎么樣?”

    他以為這人是個好騙的,看著不像懂古董的,能忽悠一些錢,哪想到人家根本就不上當。

    這個妝奩其實是他家老娘的,就上面的花紋挺好看,但其他裝飾都沒有,很是寡淡,不起眼,反正他是看不出哪好,也就上面的銅值點錢。

    和他媳婦兒吵架的時候不小心給摔了,結果壞的不成樣子,一直放在家里落灰,最近收拾家里發現了,就想著拿過來試試運氣,說不定還能賣出去幾塊錢。

    在發現兩個人可能身家不低的時候,才想著要兩百。

    要是能答應了更好,不答應講價,他們也不可能講的太狠,可操作余地很大。

    但人就要跑了,這么久第一個問價的人,下次還不知道有沒有哪個傻缺看上這個破妝奩,咬咬牙喊出十塊的價,能多一點是一點嘛。

    但人家毫不猶豫的走了,頭也不回,攤主急了“五塊,白菜價給你了。”

    拿著這個破損的妝奩,馮華英好奇的不得了,恨不得當場給拆開看看,但下一秒卻被紀維和給拿走了。

    “太臟了,你的傷口別感染了。”近距離看這個妝奩,紀維和才發現這東西是有多臟:“回去處理干凈了再看。”

    “你說了算。”馮華英扁嘴,幽怨地看了眼紀維和。

    盤龍園什么都有賣的,各種古董奇珍,紀維和也買了些。

    他買的是瑪瑙,一顆顆的十分好看,價格也不高。

    “這個給澤英做發卡吊墜什么的不錯。”紀維和看著五顏六色的寶石就覺得適合他閨女。

    馮華英耷拉下眼:“就記得你閨女了,還說我不管你,你不也是這樣,有好事都不記得我。”

    “……你不是不喜歡戴首飾,嫌麻煩。”紀維和表情微變。

    “我不喜歡你就不送了,這幾年也從來沒見你送過我什么東西。”馮華英郁悶。

    除了年節,幾個孩子過生日,她跟紀維和沒有什么儀式感,紀念日,對方生日這種東西都從來沒有過過,因為彼此之前的生命里都是那么過的,沒覺得有什么不對。

    但也許是想到姜峰今年四月份給羅秀君送的生日禮物,她就有這個意識了。

    以前都是能吃飽就不錯了,除了六十上的老人,誰也沒有過過生日,都習慣成自然,結婚這么多年也從來沒有人想過這個問題。

    但一旦有了這個意識,就深深的烙印在腦海,不定什么時候就會想起來。

    而現在紀維和竟然只想著給閨女買,從來沒有想過給她,這也太讓人氣憤了。

    “過年過節,還有結婚紀念日,你就知道你閨女。”馮華英意難平。

    “也不能這么說,我出差的時候不都給你帶了東西?”

    “那是我讓你帶的,不是你主動買給我的,那能一樣嗎。”

    紀維和解釋:“你這人真是,想要就跟我說,怎么還跟閨女吃醋。”

    “誰跟閨女吃醋了,你別胡說八道。”馮華英臉皮一抽,梗著脖子道:“而且跟你說那還有什么意思,我又不缺那點東西,你心里根本就沒我。”

    “這哪的話,別鬧。”紀維和頭疼。

    鬧?

    馮華英眼睛一瞪:“那以后我把時間精力都放在孩子身上,你也別怪我。”

    紀維和心頭一跳:“我什么時候說過怪你了,你這人。”

    “說過的話還不承認。”馮華英把他的原話復述一遍,抬著下巴問:“你要是覺得沒問題,那以后我們還那樣怎么樣?”

    紀維和遲疑了:“那還是算了,澤英他們已經慢慢長大,我們又不能一輩子在他們身邊,他們還是得學會獨立,我們適當的引導就行,沒必要時時刻刻把心思放到他們身上。”

    那一本正經的臉說著這種話讓馮華英差點笑噴:“果然是真心話,還說不是。”

    紀維和面不改色,然后拉著馮華英的手。

    他們夫妻才是一體的,孩子們總有一天會離開他們,之前那樣被忽略,經常被忘在一邊的情況還是沒有了的好。

    頂點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