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頁   夜間
思路客 > 暗影統領的公主妻 > 第七百六十二章 他可以不顧一切

第七百六十二章 他可以不顧一切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http://www.rzrasx.icu/最快更新!無廣告!

    蘇祁琰便是這樣的人,打著為她好的旗號囚禁了她十二年,讓她離開父母十二年。現在自己也是這樣嗎?

    穆天拓不知道穆凌繹和顏樂之間進行的計劃的細節是什么,也沒有猜透他們推進的方向。

    但如今聽著這些,他猜測應該是那些對涉及武家比較重的人之前都是由著武家丫頭在主導,他們之間沒有秘密,一同參與這些事。

    但現在繹兒直接把這些事情完結,沒有和武家丫頭商量。

    他想著,看著突然就生疏起來的兩人,無奈的走到自己的孫子身邊。

    他沒有任何的言語,而是示意他到安全的地道里去等他們。

    顏樂聽到動靜,看著穆爺爺走進去后把地道關閉了,現在就留下她和凌繹在這又是封閉起來的第五石室。

    她幾乎下意識的就望向自己的凌繹,想要他過來。

    穆凌繹的目光終于得到自己顏兒的回應,他的心狂跳了起來,那還在半空的手輕顫了下,終于垂落了下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顏兒是不是不生氣了,但是怎么可能,自己的顏兒受到了欺騙,剛才說想靜一靜,不想理自己了。

    顏樂一直看著穆凌繹,她是心疼他這個模樣的。

    自己的凌繹總是那么的膽小,自己才生氣一下下,才不理他一小下下,他就怕得好像在顫抖。

    穆凌繹看著顏樂在默然之間突然充盈起了淚水的眼睛,所有的遲疑都消散,極快的走了過去。

    “顏兒乖~別哭,是我的錯,你打我,罵我,不要生悶氣委屈自己。”

    他的聲音很是急切,舍不得她的淚水落下,他最受不了她哭的可憐模樣。

    但他話落,顏樂的淚水極快的掉落,瞬間傾濕了她的面頰和穆凌繹的手。

    穆凌繹徹底的慌了,自顧的解釋起來。

    “顏兒對不起,我不該瞞著你將這一切推向終結。我不知道你還想如何,但我怕的是你會不同意我將這些引想清荷宮,引到梁依凝的身上。我怕你不忍心,我更怕這些骯臟血腥的事情臟了你的眼睛,影響你好不容易平靜下來的心。”

    他真的怕,在她回想去小時候那些恐怖血腥的回憶之后,他便不想讓她再去接觸這些了。

    他害怕她會反感得更嚴重,怕她夜晚在陷在夢魘里。

    顏樂聽著穆凌繹的話,沒辦法開口回答他。

    她不想泄露了哭聲,她只是緊咬著牙,讓控制不住的淚水先落盡,這樣在說話才不會更加的失空。

    穆凌繹沒有看到顏樂和往時一樣發泄出來,害怕他這樣的解釋她接受不了,還是在抗拒著自己。

    他很傷心自己的顏兒這次是真的不想原諒自己,很自責自己一直不想讓別人來影響到自己顏兒的心,但到頭來自己傷害她最深。

    穆凌繹想著,那手驀然的收了回來,覺得自己不配碰可憐的顏兒。

    顏樂感覺到穆凌繹的小心翼翼,他一直緊張的看著自己,和自己解釋了很多很多,但他最怕的是被自己拒絕,最怕的是看到自己抗拒他。自己的凌繹很暖心,在擔心生氣的時候對自己太過強勢會刺激到自己,會把自己推得更遠。

    自己的凌繹應該不顧一切,自己應該告訴凌繹他可以不顧一切。

    顏樂想到了這,抬手自己幫自己抹掉了眼淚,而后朝著穆凌繹伸手。

    “凌繹~要抱~”她想自己的凌繹緊緊的抱住自己,然后堅定的告訴自己那個人是活該,她的下場是咎由自取。

    自己的仁慈是柔弱。

    那個蘭兒懷著多么齷齪的心,竟然想讓自己被那么多人,強,占,被凌繹之外的人擁有!

    用她的命來抵那些罪名,最為合適!

    穆凌繹的心緊張得不敢呼吸,他看著自己脆弱的顏兒,趕緊抱了上去,讓她依偎在自己的懷里。

    他都不敢相信她那么快就原諒了自己,就愿意自己,碰,她了!

    自己的顏兒真的是天底下最好最好的女子,她對自己的愛寬容大自己無法想象。

    他滿足的抱著她,深吸著她身上的清香,讓她坐到自己的懷里來。

    顏樂觸及到,穆凌繹的,身體,感覺到自己連此時都座在,他的腿上,很是緊張的推開了他,又是后退到石壁邊。

    穆凌繹的心一滯,狠狠的疼了下。

    “顏兒...我...”他的聲音有些顫抖,不知道自己的顏兒是不是以為自己要,占,有她。

    顏樂在穆凌繹的注視下搖了搖頭,胡亂的抹了自己已經沒有再滴落淚水的臉,牽住了穆凌繹那種又是頓在半空,不敢觸碰自己的手。

    “凌繹~顏兒是怕壓著你,顏兒還記得你的后背撞到了。”她害怕自己的身體待會又是習慣性的靠著凌繹,害他得坐直了身體來抱自己。

    穆凌繹聽到了顏樂的解釋,眼里瞬間充盈起愉悅,將顏樂拉進懷里。

    “顏兒很輕~我可以一直抱著顏兒。”他真的感覺自己是最為幸運的人,竟然可以得到這么好的顏兒。

    但穆凌繹的雀躍沒有維系多久,顏樂又是堅持的推開了他。

    “凌繹!重視你自己的身體!”

    穆凌繹很是委屈的看著不斷拒絕自己的顏樂。

    “但是不抱著生氣的顏兒,我怕顏兒越來越生氣,然后就不愛我了。”

    顏樂很是無奈,很是心疼自己膽小的凌繹!貼著巖石壁做好,然后敞開了懷抱。

    “換顏兒抱凌繹,凌繹靠顏兒,過來!”她很是霸道的說著,那緊貼石壁的姿勢是提醒凌繹不可以再用他的身體給自己靠!

    那背還要不要了!

    真是的!

    穆凌繹感覺到顏樂的用意,看著明明稚嫩的她反過來照顧自己,霸道的呵護自己,失笑著坐到她的身邊去。

    他覺得小顏兒霸氣過頭了,她可能忘記她的后背還有傷。

    但顏樂看著穆凌繹想獨自坐著,不舍得靠著自己,直接拍了拍裙子,站起身來。

    “凌繹不要顏兒了,顏兒也不要凌繹了,先離開一會。”

    她真的愛極自己凌繹無限呵護自己的樣子,但看著他又恢復了悠然寵著自己的一面,就想逗他。

    穆凌繹臉的笑驀然的一滯,感覺抬手去拉住起身的顏樂。

    “顏兒!”他叫得很是緊張和迫切。

    但顏樂猜到他會如此!

    躲得很快!

    直接避開了他。

    穆凌繹的心一滯,不甘心自己的顏兒離開自己!

    逃開自己!

    他起身上前,在她再次想躲,卻躲不及的時,準確無誤的抱住她。

    “不可以離開我!”他很是堅決的說著。

    顏樂被他和剛才截然相反的態度和做法惹笑,她看著他緊蹙著眉,十分認真的凝視著自己,抬手毫不留情的揉捏他的臉。

    “壞蛋凌繹!笨蛋凌繹!剛才你怎么不這樣呀!沒準顏兒被你逗笑了,就沒掉那些眼淚了呢!”她輕喊著,手上的動作其實沒有維系多久就停下了。

    她話落親了上去,使壞的舀了姚他的純。

    穆凌繹從未想到過還有這樣的???

    他有些木然的看著自己的顏兒,感覺著她綿綿細細的穩落下。

    顏樂笑完想抽身,想安撫他先松開,她要離開的意思是去第六石室看一看的。

    但穆凌繹感覺到她的穩停下,頓時收緊了雙手深深的穩住了她。

    他穩得很深,但維系得很短暫,他想和自己的顏兒說:“顏兒~不要再嚇我了。”

    他剛才不是不想抱上去,是自己的顏兒生氣的時候,自己真的害怕。

    顏樂聽得懂穆凌繹的意思,如常的哄他。

    “凌繹乖~顏兒道歉好不好~顏兒那么愛凌繹,就算生氣也想要凌繹親親和抱抱的。不過凌繹要知道,顏兒生氣是為什么,然后才可以抱顏兒。”她的聲音恢復了過來,充滿無限的柔情,充滿對他的愛意。

    穆凌繹的心徹底被顏樂的話撫慰著,包裹著,他極為滿足自己暖心的顏兒又回來了。自己的顏兒最喜歡這樣的哄著自己,驅散自己的不安。自己以后不可以再胡思亂想太多,自己的顏兒無論多么生氣,自己都要不顧一切的抱住她,和她道歉。

    “顏兒的話我都記住了,以后我會力求不讓顏兒生氣。”他領悟之后,頓悟的是這個道理!

    不可以讓小顏兒生氣,掉眼淚。

    顏樂非常欣慰自己的凌繹是孺子,孺子可教也~

    她很是滿意的點頭。

    “好~那凌繹乖哈~看看第六石室然后我們回去,剛才顏兒瞥過一眼,覺得與前五間雖然一樣,也昭示著是死路!但肯定有一個小密道是可以出去!因為穆爺爺就是從那進來的!”她說著,牽著自己的凌繹往那已經關閉的石門去,想要他重新打開。

    穆凌繹很樂意幫自己的顏兒做事,但他這次護著小顏兒躲在一側,拉開石門的機關之后也等待了很久之后才敢松開她,帶著她走進第六間石室。

    兩人觀察著,才發覺第六間石室比前五間相比很是寬敞,在剛才射出箭雨的方向上,還有著細小的小洞。

    穆凌繹不想讓自己的顏兒在隨時有箭射出的地方走著,將她護著,要她貼著墻面,避著那面墻走。
章節錯誤,點此報送(免注冊),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請耐心等待。
全民扑鱼赢话费